预约电话:15855187095
  • 全文
  • 标题
您现在的位置是:合肥刑事律师网>刑事知识>

杨继荣等5人诈骗一审二审刑事判决书

来源:合肥刑事律师网作者:苏义飞律师时间:2018-03-13 08:56:02

审理法院: 延安市中级人民法院

案  号: (2016)陕06刑终125号
案件类型: 刑事
案  由: 诈骗罪
裁判日期: 2016-11-18
合 议 庭 :  刘生才梁懿申建理
审理程序: 二审
上 诉 人 : 李建柱 王家雄 李某某
上诉人代理律师: 许秀娥 [陕西行天律师事务所] 高哲 [陕西本康律师事务所] 井志友 [陕西嘉岭律师事务所]

原公诉机关陕西省宜川县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李建柱,男,1960年7月8日出生,汉族,初中文化。2015年9月28日因涉嫌诈骗被宜川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10月15日被宜川县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次日被宜川县公安局执行逮捕。现羁押于宜川县看守所。

辩护人许秀娥,陕西行天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王家雄,男,1981年5月19日出生,汉族,高中文化。2015年7月2日,因涉嫌诈骗被宜川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7月22日被宜川县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次日被宜川县公安局执行逮捕。现羁押于宜川县看守所。

辩护人高哲,陕西本康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李某某,又名李某甲,男,1971年6月12日出生,汉族,初中文化。2015年6月29日,因涉嫌诈骗罪被安塞县公安局取保候审;同年3月31日被宜川县人民法院决定逮捕。现羁押于宜川县看守所。

辩护人井志友,陕西嘉岭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被告人杨继荣,又名杨荣,男,1956年5月12日出生,汉族,初中文化。2015年6月17日,因涉嫌诈骗被宜川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7月22日因涉嫌诈骗罪经宜川县人民检察院批准,次日被宜川县公安局执行逮捕;现羁押于宜川县看守所。

被告人薛某某,男,1952年01月02日出生,汉族,初中文化。2015年8月21日,因涉嫌诈骗被宜川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9月11日因涉嫌诈骗罪经宜川县人民检察院批准,同日被宜川县公安局执行逮捕。现羁押于宜川县看守所。

审理经过

陕西省宜川县人民法院审理陕西省家具川县人民检察院指控的被告人杨继荣、李建柱、王家雄、李某某、薛某某犯诈骗罪,于二0一六年七月一日作出(2016)陕0630刑初23号刑事判决。原审被告人李建柱、王家雄、李某某不不服,分别提出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延安市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齐占兵出庭履行职务。上诉李建柱及其辩护人许秀娥、上诉人王家雄及其辩护人高哲、上诉人李某某及其辩护人井志友、原审被告人杨继荣、薛某某均到庭参加了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法院查明

原审判决认定,一、2012年7月份,刘某某和被告人杨继荣聊到自己孩子马锐即将毕业需要找份工作,杨继荣谎称自己有能力将人安排到延安事业单位工作,让刘某某多联系几个人一起安排。同年11月,杨继荣以安排工作为由通过刘某某骗取被害人马进、郝淑梅、白斌、刘辽四人共计66.5万元(除刘某某给刘辽垫付5000元外,其余三人每人22万元)。因杨继荣无实际能力为他人安排工作,就将此事交给谎称有办法能安排到延安事业单位的被告人王家雄,并转账给王家雄60万元,其余6.5万元自己留用。因为王家雄同样无实际能力安排工作,所以该事一直无果。在被害人及刘某某的催要下,2013年,王家雄向杨继荣退款38万元,杨继荣将其中20万元退给刘某某,剩余18万元留作己用。2014年9月,案发后,王家雄向刘某某退款22.4万元。

在宜川县,杨继荣涉嫌诈骗66.5万元;王家雄涉嫌诈骗60万元。

二、被告人李某某通过崔延军(在逃)给自己儿子李瑞安排工作认识了杨继荣。2012年8月,李某某女儿李艳琴毕业后需要一份工作,被告人杨继荣以有能力将李艳琴安排为延安地区农业银行正式工为由,骗取李某某30万元。同年9月,被害人韩某某听说此事后,想通过李某某给儿媳找工作,经李某某联系,杨继荣以有能力将韩某某儿媳妇安排到陕西信合为由,骗取被害人韩某某20万元。同年10月,被害人周某某、周丕开相继听说李某某有关系可以安排工作,也想通过李某某给自己儿媳妇、儿子安排工作。经李某某联系后,杨继荣谎称有能力给两人分别安排到金融系统和高速公路收费站工作,且都是长期合同工,通过李某某先后骗取被害人周某某30万元,周丕开20万元。因为杨继荣并实际能力安排工作,所以此事一直无果。

同年11月,杨继荣谎称自己有办法在延长石油公司安排正式工作,让李某某联系学生,每人收取25万元。李某某先后联系到被害人谭磊、姬东东、牛河、刘和、孟东跃五人,谎称每人需要32万元,随即向五名被害人共收取158万元(除牛河30万元,其他每人32万元),李某某将其中125万元通过杨继荣侄儿杨理斌账户转账给了杨继荣,剩余33万元自己留用。因杨继荣无实际能力为他人安排工作,就将谭磊等五人连同宜川县何某某(2011年8月,通过刘某某介绍,杨继荣以安排工作为由骗取杨何某某24万元,工作一直未得到解决)安排工作一事,交给谎称有能力在延安石油公司安排工作的被告人李建柱,李建柱以安排工作为由在杨继荣处骗取84万元,后又将安排工作一事交给谎称有能力安排工作的余隽(在逃)。2013年初,因杨继荣、李建柱、余隽均无能力为他人安排工作,各受害人安排工作一事一直无果,后在被害人及李某某的催要下,杨继荣先后向李某某退款30万元,李建柱退款7万元,余隽退款11万元。2013年5-6月,李某某先后向被害人刘和退款13.8万元、牛某某退款16万元、姬东东退款10万元、谭磊与孟东跃退款45.84万元。

在安塞县,杨继荣涉嫌诈骗249万元;李建柱涉嫌诈骗84万元;李某某涉嫌诈骗33万元。

另查明,2015年9月24日,被告人李建柱被兰州铁路公安局兰州公安处陇西车站派出所抓获,同年9月28日被宜川县公安局解回。

三、2015年3月3日,被告人杨继荣以有能力给被害人周某甲安排到西安市天然气总公司工作为由,骗取周某甲母亲高某某8万元现金,杨继荣因无实际能力为他人安排工作,就将此事交给被告人薛某某,薛某某谎称有能力将人安排成天然气公司长期合同工,向杨继荣索要6000元办事费。2015年6月,薛某某将安排工作一事交给石某某,石某某告知薛某某只可以安排成临时工。后薛某某谎称工作已经安排好,向杨继荣索要办事费。2015年6月17日,在西安市钟楼杨继荣以工作已经安排好为由再次骗取被害人4万元现金,将其中1万元交给薛某某,剩余3万元。当日杨继荣即被宜川县公安局抓获,被扣押随身3万元现金,现已退还被害人高某某。

在西安市,杨继荣涉嫌诈骗12万元,被扣押3万元已退还被害人;薛某某涉嫌诈骗1.6万元。

四、2013年,被害人张某某的儿子从杨继荣所办学校江汉油田职业技术学校毕业。2014年2月24日,被告人杨继荣以有能力帮张某某儿子安排正式工作为由,骗取被害人张某某15万元。因为杨继荣并没有能力帮他人安排工作,所以安排工作一事一直无果,同年5月,在被害人的追要下,杨继荣承诺在2014年6月20日退款,随后杨继荣关机失去联系。在富县,杨继荣涉嫌诈骗15万元。

综上,被告人杨继荣在宜川县、安塞县、富县、西安市涉嫌诈骗342.5万元;被告人李建柱在安塞县涉嫌诈骗84万元;被告人王家雄在宜川县涉嫌诈骗60万元;被告人李某某在安塞县涉嫌诈骗33万元;被告人薛某某在西安市涉嫌诈骗1.6万元。

一审法院认为

据此,原审法院认为,被告人杨继荣、李建柱、王家雄、李某某、薛某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用虚构为他人安排工作的手段,骗取他人钱款,其中,被告人杨继荣诈骗数额共计342.5万元、被告人李建柱诈骗数额共计84万元、被告人王家雄诈骗数额共计60万元、被告人李某某诈骗数额共计33万元、被告人薛某某诈骗数额共计1.6万元,被告人杨继荣、李建柱、王建雄的诈骗数额特别巨大,被告人李某某的诈骗数额巨大,被告人薛某某的诈骗数额较大,五被告人的行为均已构成诈骗罪,宜川县人民检察院指控五被告人犯诈骗罪罪名成立。被告人李建柱及其辩护人、被告人王家雄辩护人、被告人李某某辩护人认为李建柱、王家雄、李某某主观上无非法占有目的,客观上没有隐瞒真相、虚构诈骗事实的诈骗行为,该被告人不构成诈骗罪,但该被告人在客观方面虚构有能力为他人安排工作,取得被害人信任,骗取他人财物;在主观方面明知给被害人承诺安排工作的单位需要通过正式的招录程序,但却放任自己的行为,造成被害人财产损失。其行为符合诈骗罪的构成要件,故对该辩护人的辩护意见不予采纳。被告人李某某的辩护人认为李某某自动投案,如实供述构成自首,但李某某在开庭时当庭对诈骗的事实翻供,故对辩护人的辩护意见不予采纳。被告人杨继荣、李建柱、李某某已退还部分赃款,被告人王家雄已退还全部赃款,可酌情从轻处罚。被告人李某某取得部分被害人的谅解,当庭自愿认罪,可酌情从轻处罚。被告人杨继荣、王家雄、薛某某到案后,如实供述犯罪事实,应属坦白,可从轻处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条、第六十一条、第六十七条第三款之规定,以被告人杨继荣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并处罚金200000元。以被告人李建柱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又六个月,并处罚金100000元。以被告人王家雄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并处罚金60000元。以被告人李某某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又八个月,并处罚金40000元。以被告人薛某某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10000元。

二审请求情况

上诉人李建柱上诉称,原审法院适用法律、认定事实错误,上诉人没有实施诈骗行为,没有骗取被害人财物。且公安机关办案民警是公安局招聘的协警,主体资格不合法。请求对上诉人判处无罪。其辩护人认为,原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据以定案的证据不足,李建柱的行为不构成诈骗罪,且原审判决对两个被告人适用不同的定罪量刑标准,判决错误。

上诉人王家雄上诉称,其没有非法占有的目的,其行为不构成诈骗罪,应当以行贿罪定罪,又符合自首条件,构成自首。且在案发前已退回的38万元不应该计算在犯罪数额内。其辩护人认为,王家雄的行为不构成诈骗罪,并有自首情节,且认定犯罪数额错误。

上诉人李某某上诉称,认定其构成诈骗罪的证据不足,其行为不符合诈骗罪的构成要件,原审法院对有利于被告人的事实未予重视,有违司法公平,请求对其判处无罪。其辩护人认为,李某某主观上没有诈骗的犯意,客观上没有诈骗的行为,事实上没有诈骗分文钱财,不构成诈骗罪。李某某能主动投案,应以自首论处。

本院查明

经审理查明,一、2012年7月份,刘某某和被告人杨继荣聊到自己孩子马锐即将毕业需要找份工作,杨继荣谎称自己有能力将人安排到延安事业单位工作,并让刘某某多联系几个人一起安排。同年11月,杨继荣以安排工作为由通过刘某某骗取被害人马进、郝淑梅、白斌、刘辽四人共计66.5万元(除刘某某给刘辽垫付5000元外,其余三人每人22万元)。因杨继荣无实际能力为他人安排工作,就将此事交给谎称有办法能安排到延安事业单位的被告人王家雄,并转账给王家雄60万元,其余6.5万元自己留用。因为王家雄同样无实际能力安排工作,所以该事一直无果。在被害人及刘某某的催要下,2013年,王家雄向杨继荣退款38万元,杨继荣向刘某某退款40万元。2014年9月,案发后,王家雄向刘某某退款22.4万元。

上述事实经当庭举证、质证、认证,有下列证据证明:

1、受理案件登记表证明,2014年9月17日刘某某到宜川县公安局报案称,西安警察防卫学校校长杨继荣以能够安排工作为由,骗取他及他人钱财80.5万元。要求立案侦查。

2、立案决定书证明,宜川县公安局于2014年9月17日决定立案侦查。

3、被害人白某某陈述,2012年8月份的一天,他与刘某某闲聊的过程中,刘某某给他说有一位叫杨校长的朋友能给人解决公家单位工作的问题,但就是得花钱找人,当时他娃白斌大学毕业没有固定工作,他想给白斌找一份工作。他与刘某某商量后,他给了刘某某22万元,刘某某给一个账户上打了22万元钱。打了钱之后的一两个月,他去找刘某某,刘某某说杨校长快把白斌的工作安排好了。2014年年初,他再找到刘某某问安排工作的进展情况,刘某某说安排工作的事办不成了,西安的杨校长电话联系不上了,人也找不见了。他感觉被骗了,就到公安局报案了。他不认识杨校长这个人,他认识刘某某时间长了,安排工作的事都是他与刘某某联系,刘某某与杨校长联系。

4、被害人郝某某陈述,2012年10月份的一天,他听刘某某说能认识西安防卫技术学院的校长,能给他儿子在延安安排工作。他女儿郝淑梅毕业好几年了也没有个好工作,他想给他女儿安排工作,刘某某说可以,还说校长说需要花22万元。2012年10月26日,他把22万元给了刘某某,他俩到南关邮政储蓄所,刘某某把钱转到西安警察防卫技术学院校长卡上,说在2012年年底就能把他女儿工作的事安排好。2012年年底,刘某某把西安警察防卫技术学院校长写的收条让他看了一下,收条上面有他女儿郝淑梅的名字外还有三四个他不认识的名字。2013年年底,他去问刘某某安排工作的事情,刘某某说其联系一下。过了段时间,他又问刘某某,刘某某说西安警察防卫技术学院校长一直联系不上。他和刘某某感觉受骗了,随后就报案了。

5、上诉人(原审被告人)王家雄供述,2013年2月份的一天,杨继荣给他打电话说延安有几个学生看能不能在延安给安排工作,他说可以,他随后就联系了一个叫孙团长的,孙团长在电话上说他能给学生安排工作。他就带刘某某、杨继荣侄儿李军开车从西安到延安找孙团长安排工作,当时刘某某拿的是他孩子的资料。孙团长打电话给他说第二天早上在人事局门口见面,当晚他们就住在延安新闻宾馆。第二天早上,刘某某、李军和他在人事局门口见到孙团长、另外还有一个开车的、一个80多岁的老头。孙团长让这个老头带上刘某某到人事局去了,过了十几分钟刘某某出来了,刘某某说把娃资料放到桌子上了。他和李军回西安了,刘某某回宜川了。回到西安半个月左右,杨继荣说有五个学生需要安排工作让他办理个邮政储蓄卡,随后给他打过来60万,当天杨继荣给了他这五个学生的资料,并说他安排好这五个娃的工作后每个娃给他分2万元,他总共能得10万元。他第二天就在西安三桥车城附近见到孙团长,给了孙团长50万现金。三、四个月后,安排工作的事情没有音信,孙团长分几次给他退了40万,孙团长说把十万元花了。他把这40万元中的2万元自己用了,剩余的38万元,他分三次给屈亮账户打了18万,杨荣让他把这18万元打到屈亮账户;剩余的20万元,他分两次每次10万给了杨继荣。在给延安五个学生安排工作事情上他还差杨继荣22万元。杨继荣以前借过他10万元,他和杨继荣说抵账10万元,他还欠杨继荣12万元。2014年冬天,杨继荣跑了联系不上,刘某某多次催他要钱,宜川县公安局也多次打电话找他,他没有出面,他就把这12万元分多次转账给刘某某了。2015年,宜川县公安局多次打电话找他问杨继荣和他给别人安排工作的事情,他一直没有露面,他知道他和杨继荣说抵账的10万元怕杨继荣认账。2015年7月1日,宜川县公安局抓他的前几个小时,他转账给了刘某某10万元。刘某某说他没有吃饭钱,他就给刘某某分几次转账了4000元,后来分几次转账12万元;2015年7月1日,他转账给了刘某某10万元,总共给了刘某某22.4万元。他于2008年之后就没有职业,平时做一些古玩生意。他没有能力为别人安排工作,他就是想从中赚点钱。

6、原审被告人杨继荣供述,他以前在陕西警察防卫技术学校当校长,刘某某负责在宜川县给他招生,他每月给刘某某2000元工资。2012年6月份的一天,王家雄给他说在延安认识一个“老哥”能安排四个大学生在事业编制单位上班工作,年龄不超过25岁的应届大学生,看他有没有合适的人需要安排,每安排一个学生需要18万元,因为他办的学校里面没有大学生不符合条件,这事情就这样放下了。2012年7月份的一天,宜川县的刘某某来陕西警察防卫技术学校办理招生的事情,在聊天中说起刘某某孩子马上毕业没有工作,他就给刘某某说能帮忙安排四个学生到延安的事业单位工作(因为王家雄给他提到过这个信息),一个孩子也不好办理反正要花钱多联系几个孩子一起安排,他给刘某某说安排一个学生需要25万,刘某某说都是农村娃太高了,就说每个学生按22万元。随后,刘某某联系了四个学生分别是白斌、马进、刘辽、郝淑梅,最后刘某某给钱时候是按每个学生20万元给他的,本来每个学生22万元四个学生总共是88万元,刘某某给他是按80万给的,总共这80万元安排白斌、马进、刘辽、郝淑梅的工作,还有刘某某孩子总共是五个学生的工作。刘某某当时只给了他66.5万元,说剩下的13.5万元等给把工作安排好后再给他。刘某某每个学生抽2万元好处费,四个学生总共抽了8万元。2012年11月14日,刘某某来西安给了他66.5万元(一部分现金,一部分转账),还欠13.5万元,当时他就给刘某某打了一张收条。当天他就把这66.5万元给了王家雄60万元,他自己花了6.5万元。王家雄答应给这5个学生三个月内安排到延安事业单位工作。过了一个月没有动静,他每催王家雄一次王家雄就以领导不在等理由推脱。他给王家雄打电话说安排工作这个事情得赶紧去办,他就给刘某某打电话让刘某某和他侄子李军、王家雄一起去安排工作的事情。王家雄和他侄子还有刘某某一起去了延安,后来刘某某打电话说王家雄就没有带刘某某去组织部,安排工作的事情是假的就要退钱,他就向王家雄要钱,王家雄分两次给了他20万现金,他当时就给了刘某某,王家雄又给他儿子屈亮账上转了18万,他就再添了2万元共计20万给刘某某转账退了,总共给了刘某某40万。他让王家雄给刘某某把剩余的钱退了,也不知道王家雄退了没有。他没有能力,从来也没有给别人安排过工作,他是听王家雄说有认识人能帮人安排工作才让刘某某找几个需要安排工作的学生,本来想在安排工作的事情上赚点钱。

7、证人刘某某证言证明,2012年7月份的一天,他给杨继荣的陕西警察防卫技术学校办理招生事情中,他和杨继荣聊到他孩子马锐即将毕业需要找工作,杨继荣说有办法往延安安排工作。到了当年的8月份,他孩子马锐毕业后,他就去西安找到杨继荣商量给马锐安排工作的事,杨继荣说安排工作一个人不值得费事,能再介绍几个最好,他就回到宜川县联系了四个娃分别叫马进、郝淑梅、白斌、刘辽。杨继荣说每个人安排工作需要25万,他说太多了都是农村人没有那么多钱,他就按每人22万元收取,3个学生共收了66万元,因为刘辽没有钱,他就给垫付了5000元保证金,总共是66.5万元。到了当年11月份,他到西安见了杨继荣说都没有那么多钱,最后说好每个人20万元安排工作,四个学生总共80万元。他就给了杨继荣66.5万元(18.5万元是现金给的杨继荣,其余48万元杨继荣借了张卡他给转账),还欠13.5万元。第二天杨继荣说延安组织部卢部长的弟弟去延安,让带他去见延安组织部部长交这四个学生资料。当时车上有他、司机、王家雄(当时自称卢部长的弟弟)、杨继荣的侄儿李军。他在车上听他们谈话,卢部长的弟弟被称姓王,他就怀疑他们骗他。到了延安后,他给杨继荣打电话说这个人就不是卢部长的弟弟,杨继荣说这个人是省委组织部的能把工作安排了就行了,让他不要多问。2012年11月6日,王家雄、李军打发一个老头把他带到人事局副局长办公室,给他到了一杯茶,他刚喝了两口,那个老汉就让他出去了,从进门到出门前后不到3分钟。出来后,他给杨继荣打电话说没有见组织部卢部长,杨继荣说卢部长忙顾不上委托人事局副局长给安排工作。过了一会,那个老头和王家雄出来了,王家雄给他说安排工作的事情没有问题,年前就能办好。当天他就回宜川了。到了年底安排工作的事情还没有着落,马进和刘辽家里提出不安排工作了。他给杨继荣多次打电话,到西安找了几次杨继荣,杨继荣才给他退回来20万元(转账),他再填了2万元退给了马进家长。其他人的钱,他给杨继荣说安排不了就把钱退了,杨继荣说能安排工作,不要着急。到了2013年8月工作也没有安排好,杨继荣说没有钱退还就写了个保证。随后就再联系不上杨继荣了。他不认识王家雄、李军,在延安见的给他们办事的人只听王家雄把一个叫孙团长,另一个年龄更大的好像王家雄也不认识,他和这两个人没有直接说话。2013年正月份,他通过打听才知道杨继荣说的卢部长弟弟那个人,也就是王家雄。2013年,杨继荣才给他退回了20万元钱。2014年前半年,王家雄给了他4000元。后来,王家雄又分6次给他转账了12万元。王家雄后把他设置了黑名单。2015年7月1日下午5点,王家雄给他转账10万元。他共计给了杨继荣66.5万元,杨继荣退了40万,还有26.5万元没有退。

8、扣押、发还、移交物品清单证明,宜川县公安局扣押物品9张、发还物品清单1张、涉案财物移交清单6张,宜川县公安局将已经扣押的涉案财物随案移交;宜川县公安局扣押被告人杨继荣、王家雄物品明细,其中扣押杨继荣的3万元已发还被害人高某某。扣押刘某某涉案款10万元(已退还被害人白某某、郝某某)。

9、银行交易明细表证明,宜川公安局从邮政储蓄、农业银行、建设银行调取王家雄账户明细、白某某、马克武、郝某某提供的收条三份、刘某某提供的收条一份、账户交易明细一份、王家雄提供银行转账凭证10张证明本案的部分账务往来。

10、到案情况证明,被告人杨继荣为宜川县公安局在掌握其犯罪事实后首先对其网上追逃,后杨继荣在实施诈骗现场被抓获。被告人王家雄到案方式为宜川县公安局掌握其犯罪事实后,在多次电话联系不能到案的情况下,通过诱哄手段实施抓捕。

11、户籍证明,杨继荣生于1956年5月12日;王家雄,生于1981年5月19日。均达到刑事责任年龄,具有刑事责任能力。

以上证据能够相互印证、相互关联,证据确实充分,足以定案,本院予以确认。

二、被告人李某某通过崔延军(在逃)给自己儿子李瑞安排工作认识了杨继荣。2012年8月,李某某女儿李艳琴毕业后需要一份工作,被告人杨继荣以有能力将李艳琴安排为延安地区农业银行正式工为由,骗取李某某30万元。同年9月,被害人韩某某听说此事后,想通过李某某给儿媳找工作,经李某某联系,杨继荣以有能力将韩某某儿媳妇安排到陕西信合为由,骗取被害人韩某某20万元。同年10月,被害人周某某、周丕开相继听说李某某有关系可以安排工作,也想通过李某某给自己儿媳妇、儿子安排工作。经李某某联系后,杨继荣谎称有能力给两人分别安排到金融系统和高速公路收费站工作,且都是长期合同工,通过李某某先后骗取被害人周某某30万元,周丕开20万元。因为杨继荣并实际能力安排工作,所以此事一直无果。同年11月,杨继荣谎称自己有办法在延长石油公司安排正式工作,让李某某联系学生,每人收取25万元。李某某先后联系到被害人谭磊、姬东东、牛河、刘和、孟东跃五人,谎称每人需要32万元,随即向五名被害人共收取158万元(除牛河30万元,其他每人32万元),李某某将其中125万元通过杨继荣侄儿杨理斌账户转账给了杨继荣,剩余33万元自己留用。因杨继荣无实际能力为他人安排工作,便通过李建柱结识了自称有能力在延安石油公司安排工作的余隽(在逃),并将谭磊等五人连同宜川县何某某(2011年8月,通过刘某某介绍,杨继荣以安排工作为由骗取杨何某某24万元,工作一直未得到解决)安排工作一事,交给被告人李建柱,并给李建柱转款84万元,李建柱将其中的78万元转给余隽,给自己留下6万元。2013年初,因杨继荣、李建柱、余隽均无能力为他人安排工作,在被害人及李某某的催要下,杨继荣先后向李某某退款30万元,李建柱向李某某退款7万元,余隽向李某某退款11万元。2013年5-6月,李某某先后向被害人刘和退款13.8万元、牛某某退款16万元、姬东东退款10万元、谭磊与孟东跃退款45.84万元。后李某某向安塞县公安局报案。安塞县公安局于2015年8月5日将该案移交宜川县公安局。

2015年9月24日,被告人李建柱被兰州铁路公安局兰州公安处陇西车站派出所抓获,同年9月28日被宜川县公安局解回

上述事实经当庭举证、质证、认证,有下列证据证明:

1、受理案件登记表及立案决定书证明,2015年8月16日宜川县公安局受理了被害人刘某甲、周某某、周丕开等人被杨继荣以安排工作为由诈骗一案,并与当日立案侦查。

2、移送案件通知书证明,安塞县公安局2015年8月5日将李某某涉嫌诈骗案移交宜川县公安局。

3、被害人何某某陈述,2011年9月,他通过家人认识了叫刘某某,刘某某说认识一个叫杨继荣的人,杨继荣是江汉油田职业学校西北校区和陕西省警察防卫技术学校的校长,能认识延长石油的老总,可以把他安排到延长石油工作。2011年9月20日,他和他父亲一起到西安市未央区赵村的江汉油田职业学校内就给他安排工作一事进行协商。杨继荣承诺于2011年年底安排他到延长石油交口炼油厂工作,并提出要24万元的办事款,当日杨继荣安排人把他带到建设银行太华北路储蓄所,他通过转账给杨继荣转了10万元,又向杨继荣给的的银行卡内存入了14万,一共给了杨继荣24万元,杨继荣给他打了一张24万元收条。2012年1月2日,杨继荣又通过刘某某向他索要了办事款1.5万元,他当时把钱给了刘某某,刘某某给他打了收条,后杨继荣又以各种理由推脱,迟迟不给他办理工作的事情。2013年7月,他一直联系不上杨继荣,在学校里也找不到人,他就意识到上当了。

4、被害人韩某某陈述,2012年9月份的一天,他和李某某在聊天的过程中,他说他儿媳妇前段时间在招考陕西信合的考试中没有录取上,李某某说其西安有一个朋友在陕西省技术警察防卫学校当校长,可以帮他儿媳妇在安塞信合安排工作,但是需要30万。后来,他给李某某说能不能先给20万元,等事情办好了,再给剩下的10万元,李某某说可以。大概过了七八天的一天早上,他和他儿子韩某、李某某驾驶李某某的黑色起亚越野车从安塞直接到了西安凤城五路路口,李某某朋友驾驶一辆黑色现代轿车(陕AYD712)也到了凤城五路路口,当时李某某的朋友来的时候车上坐两个人,其中一个年龄小的是司机,年龄较大的李某某说就是办事的人,李某某朋友问了他儿媳妇的一些个人基本情况,他将他儿媳妇考陕西信合没有被录取的事情说了一下,并将他儿媳妇考信合的准考证给了李某某朋友,李某某的朋友说这件事情没问题,可以帮他儿媳妇在刚刚考完试的陕西信合的录取中将他儿媳妇补录上,并且说这事几个月就可以办好。他在凤城五路口给了李某某朋友20万元现金,李某某朋友给他打了一张收条,他将收条拿上后和韩某、李某某就离开了。回到安塞后过了几个月,安塞县又一批信合考试都招录结束了,他儿媳的工作还没着落,他就感觉上当受骗了。他让李某某朋友退钱,但李某某他朋友一直没有退。

5、被害人谭某陈述,2012年11月份的一天,他弟弟孟海峰给他打电话说其认识个人叫李某某,李某某能帮孟海峰侄子孟冬跃安排正式工作。过了几天,孟海峰来到他办公室又说起这个事并打电话把李某某叫来,李某某来了后说其有个西安姓杨的朋友能帮忙联系延长石油集团的正式工作,并说安排一个人需要32万元。他问李某某是否能帮他儿子谭磊安排工作,李某某说其问一下姓杨的朋友。第二天,李某某给他打电话说其问了姓杨的朋友,可以帮他儿子安排延长石油集团正式工作,但需要32万元。李某某让他先打款40万,等其到西安找朋友把事情说好后再把剩余的24万打过来,他说能行。李某某随后把工商银行卡号发在了他手机上,他当天让他哥谭智给李某某的工行卡上打了40万。2012年11月20日,李某某打电话说其和朋友把事情说好了,让他把剩余的24万元也过去,他当时又让他哥谭智给李某某的卡上再打了24万元。随后,李某某给他打一张收条。2012年年底时候,李某某给他打电话让谭磊和孟冬跃去西安面试了,在西安一块参加面试的还有四个小伙,谭磊和孟冬跃都顺利的通过了面试,随后面试的那些人让谭磊和孟冬跃连同那四个小伙一块到永坪炼油厂去报到。他们在永坪炼油厂问了一下,炼油厂说根本就没这回事,谭磊和孟冬跃当时就觉得受骗了。他们找李某某说这事,李某某说其找西安的朋友问问。又过了一段时间,李某某打电话说事情已经办好了,让谭磊和孟冬跃到永平炼油厂报到。他哥孟海彪和谭磊、孟冬跃一块去了永坪炼油厂,永坪炼油厂说根本没这回事。2013年2月份的一天,李某某让谭磊、孟冬跃到西安延长石油集团办手续,当时李某某也跟着他们一块到了西安,结果还是白跑一趟。他让李某某把其朋友叫来说这个事,李某某打了电话后其那个朋友就来了。那个来了后说让他们再等等,他们坚决不办这个事了,让姓杨的退钱。李某某说如果这个事情办不成,找他要钱。随后我们都回到了安塞。大约过了一个月,李某某给他说姓杨的朋友给退了40万。李某某给他两张卡每张卡打了10万。2013年7、8月份,李某某又给他的信合卡上打了10万元,之后他们一直催李某某,李某某说他姓杨的朋友他也找不到了。他分两次给李某某共计打款64万,李某某共计退了30万元了,还有34万没有给他们退。

6、被害人刘某甲陈述,2012年10月份的一天,他兄弟刘东给他说李某某认识一个西安人能在油矿上安排工作,但的要钱。大约过了几天,他给李某某打电话问其能不能给孩子安排工作,李某某给他说工作可以安排但需要32万元钱。大约过了几天,他见到李某某后说32万元太多了,李某某说必须要这么多,少了人家不给办。他当时有点担心就问李某某如果工作安排不成怎么办,李某某说如果办不成其把钱给他退了。随后李某某让他准备他儿子刘和的照片、身份证(复印件)、高中毕业证。他说刘和现在还没有大专毕业了,李某某说其西安有朋友,大专毕业证他不用要管。大约过了十几天,我给李某某说先打二十万,如果事情办好后将剩余的十二万打过去,李某某说可以。随后,他到了安塞县一道街农业银行给李某某卡上打了20万。大约过了几天,他给李某某把刘和的证据送了过去。大约又过了几天,李某某打电话说让他把剩下的12万打过去,他到农业银行把十二万打到了李某某的那张卡上。到了2012年年底,李某某给他打电话让他儿子刘和去西安面试,之后他就让刘和去西安面试了。大约又过了几天,李某某给他打电话让刘和到永坪炼油厂面试,之后他和他儿子刘和、李某某还有几个他不认识的人一起去了永平炼油厂,到了永平炼油厂之后等了好几个小时,最后来了三个男子给他儿子刘和发了一张纸让填表,填完后让他们回去等消息。在回去的路上,他感觉上当受骗了,他让李某某退钱,李某某说事情还没有完,让再等等。过了一段时间,李某某也觉得事情办不成了给他打电话说其现在也没有那么多钱,总之钱一定给他退回,最后陆续退给他125000元,还有195000元没有退。

7、被害人周某某陈述,2012年10月份的一天,他在安塞县谭家营管委会的山上遇到李某某,他们闲聊的过程中李某某告诉他其在西安找了个人花了二十八万元已经将他儿子的工作安排好了,还是正式工作,并说现在正在给其女儿联系工作。他问李某某能不能他儿媳妇也安排工作。李某某当时就给那个人打电话了,打完电话后,李某某给他说其朋友说能给他儿媳妇安排一个金融系统的正式工作,但安排工作需要30万元,他说能行。过了两、三天后,他到城北区的信合给李某某的卡上打了三十万元整。过了几天,他兄弟周丕开知道了这件事情后找到他说也想给儿子找工作了,他就又将李某某联系过来,他们三个人在一起说这件事情。李某某又给那个人打电话问能不能再给人安排工作,李某某打完电话后说其朋友说能给安排一份高速公路收费的正式工作,高速公路的工作不太好,但是需要20万元;他兄弟听了后就同意了。过了几天,他兄弟就给李某某打了20万元。2013年农历二、三月的时候,他们等的心理有些着急,他就联系李某某说要到西安见见李某某那个朋友。他和李某某到了西安见到李某某朋友后,李某某工作联系的怎么样了,李某某那个朋友说让他们放心,回去等消息,再过二十多天就能上班了。又过了几个月,他和周丕开、李某某三个人又到了西安,从安塞走的时候,他为了讨好李某某的朋友在安塞买了一部三星998智能翻盖手机。到了西安后,李某某朋友的给他们说让他们不要担心,这件事情就快安排好了,还说了很多让他们放心的话。他就将之前买好的手机送给了李某某朋友。之后,李某某给他联系不上其那个朋友了,他报案了。

8、被害人牛某某陈述,李某某和他媳妇是兄妹关系。2012年10月份的一天,李某某给他说其认识一个西安领导有两个名额能往延长油矿安排事业编制的正式工作,他问能不能给他儿子牛河安排工作,李某某说能行,但需要花32万元。他把安排工作的事情又给姬某某说了,姬某某也让李某某给他儿子安排工作。姬某某把钱给了李某某10天后,他就给了李某某30万元现金,李某某说剩余的2万元其先垫上,等工作安排了再给。2013年5月份,李某某、姬某某和他到西安找到杨继荣,杨继荣说明天安排面试,结果第二天杨继荣又说弄不成,杨继荣说事情办不成一周后把钱退回来。又过了一个多月,李某某给他退回来13万元,剩余的钱到现在一直没有退。他和姬某某还有李某某都是亲戚,不想把事情弄大了想着把钱要到手就算了,后来李某某说报案了,他们就没有报案。

9、被害人姬某某陈述,他媳妇和李某某是姑舅亲戚。2012年8月份的一天,牛某某说李某某通过别人能安排正式工作,他就问李某某是否真的能安排正式工作,李某某说保证没有问题,能给他儿子姬东东安排到延长油矿事业编制的正式工,李某某和他有亲戚他一听就相信了;李某某给他说安排工作需要30万元,请人吃饭送礼需要花2万元,总共需要32万元,两个月就能把工作安排好。过了四五天,他给了李某某32万元,其中22万元是信合转账,其余10万元是现金打款。2013年5月份,李某某就带他们去了西安找到杨继荣,杨继荣说明天安排面试,结果第二天杨继荣又说弄不成,他感觉杨继荣是在骗人就要求退钱,杨继荣答应一个礼拜把钱退清;过了一个多月,李某某给他退回10万元。

10、上诉人(原审被告人)李建柱供述,2013年,他朋友杨继荣在西安市有一个警察防卫技术学校,杨继荣任校长。他给杨继荣招学生,每招一个学生杨继荣给他3000元。有一天,杨继荣问他在延长石油集团公司有没有关系,其有几个娃要安排到那里去当工人。杨继荣当时明确提出安排的是正式工人,他说他没有这个能力。过了一段时间,他和朋友余隽聊天时余隽提到其在省政府有个关系,能给别人安排工作。他就想到杨继荣给他说过有几个娃要到延长石油集团公司上班,他就问余隽能不能在延长石油集团安排工人,并说要是国家正式工人,余隽说能办到。他还反复确认一定要是国家正式工人,余隽说没问题,但提出每安排一个娃要13万元钱。他就联系到杨继荣,并给杨继荣说他有个关系能把杨继荣说的那六个娃安排到延长石油集团公司去上班,但是每安排一个娃要14万元钱,他向每一个娃给他要了1万元的好处费,杨继荣说能行。他说那就一起见一下他的关系人,杨继荣说能行。杨继荣着急给这六个娃找工作就说其那里还有15万钱先拿上。他就带上杨继荣到余隽家对面的茶楼见了面,他当着杨继荣的面问余隽,余隽说可以安排这六个娃到延长石油集团公司上班,而且是国家正式工人,办理提档案,转户口等正式国家工人手续。杨继荣听了后就当他的面把15万元钱给了余隽,因为余隽是他的关系,余隽给他写了15万元的收条,他又给杨继荣写了15万元的收条。后来余隽给他说钱不够让赶紧弄钱,他就给杨继荣说让赶紧弄钱。杨继荣分多次给他转账69万,他给了余隽63万元,自己从中拿了6万元。过了一年左右,余隽没有把工作安排好,他和杨继荣感觉余隽安排不了工作,就开始向余隽要钱,余隽分几次转账给他退了30几万元(具体多少钱记不清了),他就把这些钱转账给杨继荣了,杨继荣给他提供的账号是李某某的,他再给李某某退了7万元。后来,他还多次找余隽要钱,但没要下。杨继荣催的他不行,他就给了杨继荣2万元现金,他还给了杨继荣娃2万元。因为余隽是他认识的,杨继荣并不认识余隽,介绍工作这件事情通过他才能联系上余隽,所以余隽不直接给杨继荣打条子。在安排工作的事情上他总共给了余隽78万元,余隽总共退回了30几万元(具体多少钱记不清楚了)。他在这次安排工作中每个娃给他抽1万元好处费。他没有能力给他人安排工作,余隽说有能力,具体又没有能力他也不知道。余隽是西安人,他不知道具体干什么工作。

11、上诉人(原审被告人)李某某供述,2007年3月份,他和朋友在延安认识了一个叫崔延军的延安人。7月份,崔延军给他打电话说其有个亲戚在省公安厅可以给他儿子联系一个学校,上完一年学后可以安排到延安公安系统上班,是事业编制的正式工作,安排这个工作需要7万元。过了几天,他把7万元现金给了崔延军。又过了几天,崔延军把他儿子带到西安杨荣(杨继荣)办的警察防卫技术学校上学了。过了半个月左右,崔延军又给他打电话说还需要5万元才能把他儿子在延安公安系统上班的事情办好,他又给了崔延军5万元现金。2008年,崔延军一直没有给他儿子安排好工作,崔延军便在西安一个派出所给他儿子联系了个临时工,一个月800元吃住什么也不管。他就一直催崔延军给他儿子安排工作的事情,到了2012年崔延军告诉他是找杨荣给他儿子安排工作。他让崔延军退钱,到了2014年崔延军给他退了5万元,以后就再也联系不上了。他儿子在杨荣学校上学时他认识了杨荣。他和杨荣熟悉后想通过杨荣给他女儿找份工作,杨荣说能在延安农行给他女儿安排工作,但需要30万元。他到西安在杨荣的办公室分两次给了杨荣30万元现金。周某某和他聊天时说想给其儿媳妇安排工作,他打电话问杨荣,杨荣回电话说可以,需要30万。他就给周某某说能安排工作,但是要30万元钱,周某某说能行。过了几天,周某某给了他30万元,他就把这30万元转账给了杨荣,杨荣在农行安排工作这件事情上总共收了50万元。他在安塞和韩某某聊天的过程中说起这件事情,韩某某也想通过他跟杨荣联系给其儿媳妇找份工作,他通过和杨荣联系后杨荣说需要30万,他领着韩某某和韩某某儿子到西安,韩某某当面给了杨荣现金20,杨荣给韩某某打了收条。杨荣向信合安排工作总共收了韩某某20万元之后。他给牛某某、周某某俩也说起他在西安帮女儿找工作的事情后,他们都让他和杨荣联系给他们子弟找工作,他每次都和杨荣联系后,杨荣都说可以帮别人安排工作。后来周丕开、刘某甲、谭某、姬某某相继来让他通过找杨荣给他们的子弟安排工作,他给杨荣打电话,杨荣每次都回话说可以帮忙找工作。杨荣说能往延长油矿安排5个人,每安排一个要25万元钱。他就联系了刘某甲的儿子刘和、谭某的儿子谭磊、谭某的侄儿孟东跃、牛某某的儿子牛河、姬某某的儿子姬东东。这五个学生中刘某甲的儿子刘和、谭某的儿子谭磊、谭某的侄儿孟东跃、姬某某的儿子姬东东他每人收了32万元,牛某某的儿子牛河收了30万元收的,因为牛河是他外甥,所以少收了2万元,总共收了158万元,他把其中的33万元留给自己了,其余的125万元分两次,第一次105万元,第二次20万元给杨荣以转账的形式给了杨继荣,当时杨荣让转账到其儿子杨理斌信合、工商银行卡上。周某某说把钱给了杨荣不太放心,想去西安见一下杨荣,周某某就给杨荣买了一部8000元的三星手机,他们到了西安以后在凤城二路南方大酒店见的面,周某某就把买的8000元三星手机在客房送给杨荣,他们请杨荣吃饭的时候,杨荣说能往高速路安排一个工作需要20几万,周某某就说其侄儿周丕开的儿子周某甲正好没有工作想安排。回到安塞以后周丕开给了他20万元,当时杨荣让把这20万元转账到杨理斌卡上了。

他们陆续将钱给了他,他交给了杨荣。随后工作一直安排不了,杨荣也推脱不见面,条子也不给打了,只能打电话联系上,他去西安找了多次让杨荣退钱找不到杨荣,后来听说杨荣是找李建柱给别人安排工作,李建柱找余隽、余隽又不知道找的谁。2013年4月份,他到西安找到杨荣、杨荣找到李建柱、李建柱找到余隽,他们四个在一起吃了顿饭,他们三个说工作安排不成,在近几天给他把钱退完。随后,杨荣分两次一次10万、一次20万元总共给他退回来30万元;李建柱给他退回来7万元,余隽给他退回来11万元。杨荣总共在找工作这个件事情上收了205万元,其中143万杨继荣给他打了收条,再有62万是他转账到杨继荣提供的银行卡号上了,杨继荣给他提供的银行卡是一个叫杨里斌的,杨继荣说杨里斌是他侄子。杨继荣、余隽、李建柱他们三个总共退回来48万元,还有177万元没有退。

他总共收了7个人的钱,其中收了周某某30万、周丕开20万、谭某32万、孟海峰32万、刘某甲32万、牛某某30万、姬某某32万,总共208万元。这7个人的208万元钱,他实际给了杨继荣175万,他从中拿了33万元好处费。韩某某的钱是韩某某亲自给的杨继荣,是20万。他总共向被害人退了856400元钱,其中给姬某某退10万,给谭某退了458400元,给牛某某退了16万,给柳树清退了13.8万。

12、原审被告人杨继荣供述,2011年,他通过渭南的一个朋友认识李建柱。2012年的一天,李建柱开车到他学校办公室找到他说有没有学生到延安永平石油、洛川炼油厂工作,每安排一个学生需要15万元。后来,他和给他负责招生的刘某某说起这个安排工作的事情,刘某某说有个亲戚大学刚毕业叫何某某没有工作能不能安排,他收了何某某24万元,何某某分两次转账到他儿子屈亮的卡上,他把其中的15万元和何某某的个人资料拿上给了李建柱,但是他不放心就让李建柱带他一块去见一见办事的人,李建柱说带他去石油公司见安排工作的领导,结果把他带到西安市凤城五路的一个茶社,见到是一个女的,他当时就很怀疑李建柱骗他,他就问李建柱这就是领导,那个女的说领导不在,委托其来的,李建柱也说领导不在,那个女的是领导安排的一个人不存在问题。那个女的就给一个称呼(魏领导)的打电话,并说可以转户口提档案给办理一切相关手续,形象好的还可以安排到办公室工作。刘某某后来向何某某要的那1.5万元钱的事他不知道,他也没有收到那1.5万元钱。

2010年,他朋友李海东说李瑞是他朋友的娃能不能给找个工作,他说可以在派出所找个临时工,李海东说是能行,并给了他5000元。他把李瑞介绍到西安的一个派出所工作,但李瑞不好好上班,后来李瑞爸李某某就找到他问能不能给李瑞换个工作,他又通过人把李瑞安排到西安高新分局的防暴队工作,就这样他和李某某就熟悉了。过了几年,李某某就让他给其女儿李艳琴安排个工作,他就说每安排一个人要30万元钱,后来李某某分两次,一次给了他18万元钱,一次12万,总共30。到了2012年,李某某又给他介绍来三个娃让他给安排工作,其中给张婕安排到农行上班,收取了30万;给谢婧安排到信合上班,收了20万,总共50万;给周某甲安排到高速路上班,收了20万,这四个娃他总共收了100万元,他把这100万元都装进两个黑色塑料袋子,他提着这些钱到了省政府一个二楼门朝西的房间,也就是金胜贤办公的地方,他把这100万元都给金某某了,当时金胜贤说不便打收条就也就没有给他打条子。

李某某儿子李瑞的5000元钱是李海东给他的。周某某儿媳的30万、周丕开儿子周某甲的20万、李某某女儿李艳琴的30万均是李某某统一收起来给他的,其中有些是现金,有些是转账。韩某某儿媳谢婧的20万是韩某某当着李某某的面给他的。

2012年,李某某给他介绍过安塞五个娃,是往延安炼油厂安排过工作,每人收25万,这些钱都是由李某某负责统一收的,李某某每给他一个娃的资料,他就给李某某打一个收条,但是收条上的钱要比25万少,因为李某某要从中转好处费,具体条子上写多少钱他记不清了,他是每个娃收25万元。这五个娃总共收了125万元,李某某通过转账或现金的方式给的他。还有一个是宜川县的何某某是刘某某给他介绍的,他收了24万元,何某某分两次转账到他儿子屈亮的卡上的;他收了安塞五个娃共125万,宜川县的何某某24万,这六个娃共计149万元。他安排炼油厂工作找的是李建柱,总共给了李建柱90万元钱,按每个娃15万给的,他自己留了59万。李建柱把钱又给了余隽(具体给了多少他不知道),听李建柱说是余隽负责具体给这几个娃安排工作。李建柱是他2011年通过渭南的一个朋友徐浩成认识的。李建柱给他说其是通过一个领导能安排到石油工作,他让李建柱带他见领导,李建柱带他见的是一个女的后来知道叫余隽。他始终没有见到李建柱和余隽说的魏领导。

几年前,他办警察防卫技术学校的时候,金胜贤开个没有挂牌子的警车来说要几个学生配合派出所搞活动,他问金胜贤在哪里上班,金胜贤说在省政府上班,就这样认识金某某。后来,他跟着金某某到过其在省政府的办公室,见过金胜贤的政府工作证,他当时就相信金胜贤是省政府工作人员了。金胜贤说其认识信合的领导能安排几个娃在信合上班,还能安排有四个娃在高速公路上班。

李某某给他打电话让帮忙给别人找工作,然后他就给金某某或者李建柱打电话,他们说能安排什么工作,然后他就给李某某回电话。李某某让他帮忙给别人找工作,他当时承诺给他们找的是那种可以干到退休年龄的工作,长期合同工。他没有能力向炼油厂安排工作,都是李建柱说其在延长石油公司认识大领导,能在洛川炼油厂和永平炼油厂安排正式的干部身份的工作,让他联系大专以上学历的大学毕业生,如果个人形象好还可以给安排到办公室当管理干部。李建柱多次联系他,给他发短信让他联系学生。李建柱给了他这个消息后他为了赚钱,他就给李某某打电话,让李某某联系。最后李某某联系到五个学生,他每个娃安25万收的钱,因为以前收了何某某24万一直没有给安排工作,就一起给李建柱介绍去了。后来事情没有办好,李某某向他要钱,他就追着李建柱要钱,李建柱说其把钱给余隽了。2013年,李建柱还没有给这六个娃安排好工作,李某某就带上安塞的人来向他要钱,我就给李某某退了20万,他向李建柱和余隽要钱,他两个一直拖得没有给他,至于他们两个给李某某退钱了没有,他就不知道了。

13、证人金某某证言证明,他于2014年7月17日被汉中市西乡县公安局因涉嫌诈骗罪被刑事拘留,2015年12月8日被汉中市西乡县人民法院因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13年。他认识杨继荣,杨继荣在西安办了一个警察防卫技术学校,他给杨继荣招过学生,他在陕西省政府有一个办公室;他于2008年在陕西财富发展战略委员会陕西社会发展调查部驻咸阳办事处任主任。他和杨继荣没有发生过给别人安排工作的事情,更没有收过钱。

14、证人刘某某证言证明,2011年8、9月份的一天,杨小平找到他说是不是能给人安排到洛川炼油厂工作,他说西安警察防卫技术学校的校长杨继荣有关系能安排工作。杨小平就让他联系一下杨继荣,他当时就当着杨小平的面给杨继荣打了电话,杨继荣说能安排到洛川炼油厂工作。杨小平说有一个亲戚叫何某某,刚毕业让他引荐给杨继荣,让杨继荣把工作安排了,他说是能行。过了几天,他就带上何某某到了西安警察防卫技术学校校杨继荣的办公室,杨继荣和何某某说事,他就到外面转去了;过了一会,他就和何某某走了。到了11、12月份的一天,杨继荣给他打电话说给何某某办事的钱不够,让他问何某某再要3万元,他就通过杨小平说杨继荣再要3万元,何某某父亲和杨小平到他家里送来15000元,后来他到西安办事时给了杨继荣。

15、韩某、韩某某辨认笔录各一份、李某某辨认笔录三份证明,韩某和韩某某分别辨认出了杨荣(杨继荣)。李某某辨认出了杨继荣、余隽、李建柱、崔延军。

16、宜川县公安局扣押物品清单9张、发还清单1张、宜川县公安局涉案财物移交清单6张证明,宜川县公安局将已经扣押的涉案财物随案移交;宜川县公安局扣押被告人杨继荣、李建柱物品明细,其中扣押杨继荣的3万元已发还被害人高某某。

17、安塞县公安局调取李某某建设银行账户交易明细、宜川公安局从邮政储蓄、农业银行、建设银行调取李某某、余隽账户明细、何某某提供银行凭证、收条、李某某提供的转账凭据、收条15张、受害人韩荣生提供的收条一张、李某某提供的承诺一份、李某某提供的收条4张证明,本案部分账务往来。

18、安塞县公安局移送案件通知书一份及随案移交物品、文件清单一份证明,安塞县公安局将被告人李某某诈骗一案移交宜川县公安局。

19、谅解书三份证明,李某某已经取得受害人姬战前、牛河、刘某甲、刘和的谅解。

20、常住人口信息表证明,杨继荣生于1956年5月12日,李建柱生于1960年7月8日,李某某生于1971年6月12日,均已达到刑事责任年龄,具有刑事责任能力。

以上证据能够相互印证、相互关联,证据确实充分,足以定案,本院予以确认。

三、2015年3月3日,被告人杨继荣以有能力给被害人周某甲安排到西安市天然气总公司工作为由,骗取周某甲母亲高某某8万元现金,杨继荣因无实际能力为他人安排工作,就将此事交给被告人薛某某,薛某某谎称有能力将人安排成天然气公司长期合同工,向杨继荣索要6000元办事费。2015年6月,薛某某将安排工作一事交给石某某,石某某告知薛某某只可以安排成临时工。后薛某某谎称工作已经安排好,向杨继荣索要办事费。2015年6月17日,在西安市钟楼杨继荣以工作已经安排好为由再次骗取被害人4万元现金,将其中1万元交给薛某某,剩余3万元。当日杨继荣即被宜川县公安局抓获,被扣押随身3万元现金,现已退还被害人高某某。

上述事实经当庭举证、质证、认证,有下列证据证明:

1、受理案件登记表及立案决定书证明,2015年7月24日宜川县公安局受理被害人高某某报案称,杨继荣以能为其子安排工作为由,骗取其12万元,并于当日立案侦查。

2、被害人高某某陈述,2015年3月3日,通过一个亲戚在吃饭的时候认识王某某和杨荣,王某某介绍说杨荣与其是战友,杨荣是西安石油学院的院长。杨荣说其能办理大专、本科的毕业证,并说其有关系能给她儿子周某甲安排到西安市天然气总公司办公室工作。杨荣说西安市天然气总公司办公室有个空缺,其有关系能安排他儿子到西安市天然气总公司办公室工作。平时给别人安排需要20万,现在是亲戚关系介绍的最少12万就能安排好。当时杨荣说的很急立马要给领导送钱,送完钱20天就能上班。她就相信了,当时给了杨荣8万元现金,说好剩下的4万元安排好工作后再给杨荣。随后,杨荣换了三次手机号,每次以各种借口推脱安排工作的事情。2015年6月16日,王某某给他打电话说明天把剩余的4万元钱送到西安钟楼饭店,当天下午就可以到单位报到了。6月17日中午,她在西安钟楼饭店门口把4万元现金给了杨荣,当时王某某也在场。杨荣进去西安钟楼饭店,王某某和她们一起在外面等着,过了20几分钟后,杨荣出来说安排工作事情办好了。她们刚到西安钟楼饭店西侧的位置,杨荣就被公安机关抓走了。她给过杨荣两次钱,总共给了12万元。第一次给了8万元现金,杨荣给他打了个收条,上面签的杨荣的名字,当时姓王的也在场。第二次在钟楼饭店门口给了4万元,杨荣没有给打任何收条。

3、被害人周某甲陈述,2015年3月份,他妈高某某通过熟人认识一个叫杨荣的人说能为他安排到西安市天然气总公司上班,杨荣收了他妈8万元现金,说半个月就能上班,但每次杨荣都以领导出差、开会、住院等推脱。到了五月份的时候,有一个自称薛领导的给他打电话说其是省公安厅的退休干部,还说自己孩子也在西安天然气公司上班,并说有他的简历,让他考虑,如果他愿意就让他去西安市天然气总公司报到,地址是西安市南二环十字路口,当时他去了后,大门都不让进。他给杨荣打电话,杨荣说和领导沟通一下,一推就是半个月。在这之前杨荣还把他带着去了一下省政府就业指导办的地方,还要交钱培训,当时杨荣没有进去,他去看着就不是给安排工作就出来了。到了六月份,杨荣打电话说明天让他报到把剩余的4万元现金交了,第二天,他在钟楼地下通道口把钱给了杨荣后,杨荣进了钟楼饭店,过了一会出来在钟楼饭店附近被公安机关抓获。被抓时杨荣让他们和姓薛的联系工作的事情,当天他们和姓薛的联系,姓薛的说让他第二天去报到,到了第二天姓薛的说工作的事情安排不了,以后也不让和他在联系了。

4、原审被告人杨继荣供述,他是通过王某某介绍给周某甲安排工作认识周某甲及其母亲的。他总共拿了高某某12万,第一次是8万元,第二次是4万元。第一次的8万元,他给了薛某某6千元,其余的7.4万元钱他花了。第二次是2015年6月17日在钟楼饭店门口通过王某某高某某给了他4万元现金,他拿到这4万元以后进钟楼饭店给了薛某某1万元。他当时答应给周某甲在西安市天然气总公司安排工作,但他没有能力安排周某甲往西安市天然气总公司工作,薛某某说自己是政府退休的有能力,具体有没有能力给别人安排工作他也不知道。

5、原审被告人薛某某供述,杨荣打电话给他说其战友的儿子叫周某甲要找工作,让他给帮个忙,他一直没有答应,但杨荣一直纠缠着让他给周某甲在西安市天然气公司找个合适的工作。他就通过西安市雁塔区人力资源部(在明德门)的石永宾给周某甲联系到西安市雁塔区天然气公司工作。条件是给周某甲安排好工作后,周某甲报到时给天然气公司办事人30000元钱。到了6月份,他给杨荣说周某甲在西安市雁塔区天然气公司把工作联系好了,就通知杨荣带上周某甲和30000元钱去西安市雁塔区天然气公司报到。杨荣让在钟楼饭店见面,他问杨荣把钱和周某甲带来没,杨荣说是钱周某甲妈拿着,但是周某甲还没有到,他就说是他先去单位给领导打招呼。他就到石永宾处看给周某甲找工作的是办的怎么样了,石永宾说事已经办好了,让把人带来办事交钱。他就联系杨荣,但是杨荣的电话已经打不通了。到了当天下午的六点多,周某甲给他打电话说是杨荣被公安抓了。在给周某甲安排工作这件事情上他总共拿了1.6万元。他和杨荣都没有能力为别人安排工作,他也是找石某某。他从杨荣给他的钱中给过石某某5000元,后石某某给他退了4000元,并说1000元给周某甲安排工作花了。

6、证人王某某证言证明,周某甲娶的是他亲戚的女子。杨荣是二十年前来他村招保安认识。2011年,杨荣给他打电话说办了个汉江石油职业技术学校,可以给油田上安排工作。2014年,杨荣又给他打电话说西安长安区检察院有个空缺能安排工作,问他有没有人需要安排工作,需要18万元。随后周某甲问他是不是有人能安排工作,他说他问一下。他给杨荣打电话,杨荣说西安天然气办公室要人,但需要12万元。

2015年3月3日,高某某来村里问安排工作的事情,他就打电话问杨荣,杨荣说让他们在西安红庙坡一个骨头莊见面吃饭。当时吃饭时有他、周某甲他妈高某某、杨荣、周某甲岳母,还有司机。杨荣说20天内就能给周某甲安排好工作。周某甲妈就取了8万元给了杨荣。剩余的4万元说好工作安排好后再给。过了20天工作还没有安排好,他给杨荣打电话,杨荣说领导在开会。杨荣让他把周某甲带上到省政府报到,然后省政府院出来个女人把周某甲带进去了。他和杨荣在门口等着,周某甲出来后说里面是个大学生培训,需要交2000元钱还不给安排工作。他当时就问杨荣是怎么回事,杨荣就说领导没有把话说清楚。2015年6月16日,杨荣给他打电话说让他把周某甲带来报到,并把4万元现金带上。第二天,他就和周某甲、周某甲他妈在钟楼饭店门口等杨荣,杨荣从钟楼饭店门口出来说把钱给了领导后就去公司报到。周某甲妈给了杨荣4万元现金后,杨荣说领导在楼上要去送钱。过了十几分钟,我打电话问杨荣怎么回事,杨荣说领导正上网着呢让等一会。过了一会,杨荣出来说领导还上网着呢让等电话。杨荣要买烟,他说有烟,又要买水借口溜走。他们跟着买水、烟的时候杨荣就被公安局抓了。

7、证人石某某证言证明,薛某某多次打电话找他让给一个叫周某甲的娃安排到西安市天然气公司,他就答应帮忙打听下。他打听到雁塔区附近天然气公司能安排临时工,不签合同,他给薛某某说了此事,薛某某说可以只要能让上班,临时工不签合同都可以。帮他打听的人说需要一万元,薛某某说人家愿意花钱就给他拿来一万元,他听说此事与一个叫杨荣的有关,杨荣在社会上的名声不太好,他就第三天在明德门附近把一万元给薛某某退了。

8、宜川县公安局扣押物品清单9张、发还清单1张、宜川县公安局涉案财物移交清单6张证明,宜川县公安局将已经扣押的涉案财物随案移交;宜川县公安局扣押被告人杨继荣、薛某某物品明细,其中扣押杨继荣的3万元已发还被害人高某某。

9、高某某提供的收条一份证明,被告人杨继荣收到被害人高某某现金8万元。

10、归案情况说明,宜川县公安局在掌握被告人杨继荣犯罪事实后对其网上追逃,后杨继荣在实施诈骗现场被抓获。被告人薛某某在宜川县公安局掌握犯罪事实后,多次电话联系不能到案的情况下,后通过诱哄手段实施抓捕。

11、常住人口信息表证明,杨继荣生于1956年5月12日,薛某某生于1952年1月2日。均已到刑事责任年龄,具有刑事责任能力。

以上证据能够相互印证、相互关联,证据确实充分,足以定案,本院予以确认。

四、2013年,被害人张某某的儿子从杨继荣所办学校江汉油田职业技术学校毕业。2014年2月24日,被告人杨继荣以有能力帮张某某儿子安排正式工作为由,骗取被害人张某某15万元。因为杨继荣并没有能力帮他人安排工作,所以安排工作一事一直无果,同年5月,在被害人的追要下,杨继荣承诺在2014年6月20日退款,随后杨继荣关机失去联系。

上述事实经当庭举证、质证、认证,有下列证据证明:

1、受理案件登记表及立案决定书证明,2015年12月10日被害人张某某报案称,杨继荣以能给其儿子安排工作为由,骗取其15万元。,并于同月11日立案侦查。

2、被害人张某某陈述,2013年,他儿子从杨继荣办的江汉油田职业技术学校西北校区西安北校区毕业,杨继荣给他打电话说能给他儿子在延安市城建局下属单位找个正式工作需要26万。他们就在西安北郊的聚泽酒店茶楼见面,当时他给了杨继荣15万现金,杨继荣说剩余的钱等事情办成后再给,杨继荣就给他打了一张15万的元的借条。2014年5月28日,他找到杨继荣,杨继荣说事情没有办成,他就让退钱,杨继荣说没有钱就给他打了一张承诺条子,承诺15万元于2014年6月20号还清,上面还盖了学校的章子,随后杨继荣就联系不上了电话也关机了。

3、原审被告人杨继荣供述,2013年,张某某儿子从他学校毕业了,但是毕业证一直没有发。张某某让他其儿子安排一个长期工作的单位,他说需要26万元。后来,张某某给了他15万元,并说等毕业证拿到手、工作安排好后再给剩余的11万元。张某某儿子的工作一直没有给安排好,随后他就被抓了,钱也没有给张某某退。

4、承诺一份证明,杨继荣欠张某某15万元,杨继荣承诺于2014年6月20日前还清。

以上证据能够相互印证、相互关联,证据确实充分,足以定案,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原审被告人杨继荣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虚构能为他人安排工作为手段,骗取他人钱财,其行为已构成诈骗罪,且数额特别巨大,应依法严惩。被告人杨继荣多次诈骗他人钱财302.5万元,在诈骗过程中起主要作用,系本案主犯,其归案后能如实供述其犯罪事实,且在案发前退回被害人部分赃款,可酌情从轻处罚。上诉人王家雄以有能力通过他人安排工作为由,骗取他人钱财,其行为已构成诈骗罪,且数额巨大,应依法严惩。上诉人王家雄归案后能如实供述其犯罪事实,在案发前已退回被害人赃款38万元,案发后又全部退还赃款,可对其从轻处罚。上诉人王家雄在公安机关已掌握其犯罪事实后,在多次电话联系不能到案的情况下,通过诱哄手段到案,故其辩护人认为王家雄不构成诈骗罪及王家雄有自首情节的辩护意见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上诉人李建柱、李某某身为成年人,具有完全刑事责任能力,明知国家招录行政机关及国营企、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必须按照严格国家相关规定程序进行招录,仍然虚构有能力通过关系为他人安排工作,取得他人信任,骗取钱财,其行为符合诈骗罪的构成要件,已构成诈骗罪。上诉人李建柱明知在逃人员余隽不具备为他人安排工作的能力,将被害人为安排工作的钱财78万元交给余隽,并给自己截留6万元,诈骗数额特别巨大。上诉人李建柱归案后能如实供述其犯罪事实,案发前已退回赃款7万元,且在犯罪过程中起次要作用,系从犯,可对其减轻处罚。其辩护人认为本案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不构成诈骗罪的辩护意见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上诉人李某某明知原审被告人杨继荣不具备为他人安排工作的能力,将自己及其他被害人的巨额钱财交付给杨继荣,给自己及其他被害人造成巨大损失,其归案后能如实供述其主要犯罪事实,案发前主动追要赃款,并能积极退赔被害人款项,取得部分被害人谅解,又主动到公安机关报案,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系从犯,可对其减轻处罚。其辩护认为李某某的行为不构成诈骗罪的辩护意见本院不予支持。请求对李某某减轻处罚的意见予以采纳。原审被告人薛某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诈骗他人钱财1.6万元,其行为已构成诈骗罪,且数额较大,应依法惩处,其在犯罪中起次要作用,系从犯。原审判决认定上诉人李建柱、王家雄、李某某及原审被告人杨继荣、薛某某构成诈骗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但对各被告人在共同犯罪中的作用未作区分及在量刑时对各被告人在案发前已退还的款项也计算在犯罪数额内有误,应予纠正。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二)项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二十六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一款、第二十七条、第六十七条第三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二审裁判结果

一、维持陕西省宜川县人民法院(2016)陕0630刑初23号刑事判决第五项,即被告人薛某某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10000元。

二、撤销陕西省宜川县人民法院(2016)陕0630刑初23号刑事判决第一、二、三、四项,即被告人杨继荣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并处罚金200000元;被告人李建柱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又六个月,并处罚金100000元;被告人王家雄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并处罚金60000元;被告人李某某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又八个月,并处罚金40000元。

三、上诉人(原审被告人)杨继荣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5年6月17日至2027年6月16日止),并处罚金100000元,(罚金在本判决生效后10日内缴纳)。

四、上诉人(原审被告人)李建柱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5年9月24日至2020年9月23日止),并处罚金50000元(罚金在本判决生效后10日内缴纳)。

五、上诉人(原审被告人)王家雄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又六个月(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5年7月2日至2019年1月1日止)。并处罚金30000元(罚金在本判决生效后10日内缴纳)。

六、上诉人(原审被告人)李某某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宣告缓刑,缓刑考验期四年(缓刑考验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并处罚金20000元(罚金在本判决生效后10日内缴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人员

审判长申建理

审判员梁懿

代理审判员刘生才

裁判日期

二〇一六年十一月十八日

书记员

书记员高娜

分享到:
上一篇:郑某甲等保险诈骗罪、诈骗罪一审刑事判决书 下一篇:最后一页

合肥刑事律师网

QQ在线

在线咨询

15855187095

添加微信

扫描添加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