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约电话:15855187095
  • 全文
  • 标题
您现在的位置是:合肥刑事律师网>刑事知识>

徐新宝、弓艳敏等犯诈骗罪一审刑事判决书

来源:合肥刑事律师网作者:苏义飞律师时间:2018-03-13 08:54:15

审理法院: 宁波市鄞州区人民法院

案  号: (2015)甬鄞刑初字第780号
案件类型: 刑事
案  由: 诈骗罪
裁判日期: 2015-08-14
法  官:  马晓
审理程序: 一审
原  告: 浙江省宁波市鄞州区人民检察院
被  告: 徐新宝 弓艳敏 何磊 张某丙 张某丁 张振彪 孙某甲 华某 吕某甲 张某甲 张某乙 黄某甲 许某 吕某乙 孙某乙 王某甲 奚某 杨某 章某 胡某甲
被告代理律师: 沙亮亮 [浙江亚辉律师事务所] 饶进平 [浙江亚辉律师事务所] 章学锋 [浙江京衡(宁波)律师事务所] 刘东民 [江苏和嘉律师事务所] 鲍民女 [浙江金昭律师事务所] 蔡纪平 [浙江大绅律师事务所] 王振勇 [浙江大绅律师事务所] 卓超 [浙江大绅律师事务所] 方宁 [浙江共业律师事务所] 慕琼 [安徽天静律师事务所] 杨珏敏 [浙江甬泰律师事务所] 林希晔 [浙江同舟律师事务所] 徐能 [浙江同舟律师事务所] 田虹 [浙江共业律师事务所] 杨磊 [浙江同舟律师事务所] 姚瑶 [浙江京衡(宁波)律师事务所] 徐新源 [浙江蓝泓律师事务所] 王萍 [浙江蓝泓律师事务所]

公诉机关浙江省宁波市鄞州区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徐新宝。因涉嫌犯诈骗罪于2014年8月8日被宁波市公安局鄞州分局传唤,次日被刑事拘留,同年9月12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宁波市鄞州区看守所。

辩护人沙亮亮,浙江亚辉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弓艳敏,公司总经理。因涉嫌犯诈骗罪于2014年8月8日被宁波市公安局鄞州分局传唤,次日被刑事拘留,同年9月12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宁波市鄞州区看守所。

辩护人饶进平,浙江亚辉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何磊,公司员工。因涉嫌犯诈骗罪于2014年8月8日被宁波市公安局鄞州分局传唤,次日被刑事拘留,同年9月12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宁波市鄞州区看守所。

辩护人章学锋,浙江京衡(宁波)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张某丙,公司员工。因涉嫌犯诈骗罪于2014年8月8日被宁波市公安局鄞州分局传唤,次日被刑事拘留,同年9月12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宁波市鄞州区看守所。

辩护人刘东民,江苏和嘉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张某丁,公司员工。因涉嫌犯诈骗罪于2014年8月8日被宁波市公安局鄞州分局传唤,次日被刑事拘留,同年9月12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宁波市鄞州区看守所。

辩护人鲍民女,浙江金昭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张振彪,公司员工。因涉嫌犯诈骗罪于2014年8月8日被宁波市公安局鄞州分局传唤,次日被刑事拘留,同年9月12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宁波市鄞州区看守所。

辩护人蔡纪平、王振勇,浙江大绅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孙某甲,公司员工。因涉嫌犯诈骗罪于2014年8月8日被宁波市公安局鄞州分局传唤,次日被刑事拘留,同年9月12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宁波市鄞州区看守所。

辩护人卓超,浙江大绅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华某,公司员工。因涉嫌犯诈骗罪于2014年8月8日被宁波市公安局鄞州分局传唤,次日被刑事拘留,同年9月12日被逮捕,同年10月11日被取保候审

辩护人方宁,浙江共业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吕某甲,公司员工。因涉嫌犯诈骗罪于2014年9月22日被宁波市公安局鄞州分局刑事拘留,同年10月25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宁波市鄞州区看守所。

辩护人慕琼,安徽天静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张某甲,公司员工。因涉嫌犯诈骗罪于2014年8月8日被宁波市公安局鄞州分局传唤,次日被刑事拘留,同年9月12日被逮捕,2015年1月4日被取保候审

辩护人杨珏敏,浙江甬泰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张某乙,公司员工。因涉嫌犯诈骗罪于2014年8月8日被宁波市公安局鄞州分局传唤,次日被刑事拘留,同年9月12日被逮捕,2015年1月4日被取保候审。

辩护人林希晔、徐能,浙江同舟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黄某甲,公司员工。因涉嫌犯诈骗罪于2014年8月8日被宁波市公安局鄞州分局传唤,次日被刑事拘留,同年9月12日被逮捕,2015年6月8日被本院取保候审。

被告人许某,公司员工。因涉嫌犯诈骗罪于2014年8月8日被宁波市公安局鄞州分局传唤,次日被刑事拘留,同年9月12日被逮捕,2015年6月8日被本院取保候审。

被告人吕某乙,公司员工。因涉嫌犯诈骗罪于2014年8月8日被宁波市公安局鄞州分局传唤,次日被刑事拘留,同年9月12日被逮捕,2015年6月8日被本院取保候审。

辩护人田虹,浙江共业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孙某乙,公司员工。因涉嫌犯诈骗罪于2014年8月8日被宁波市公安局鄞州分局传唤,次日被刑事拘留,同年9月12日被逮捕,2015年6月8日被本院取保候审。

辩护人杨磊,浙江同舟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王某甲,公司员工。因涉嫌犯诈骗罪于2014年8月8日被宁波市公安局鄞州分局传唤,次日被刑事拘留,同年9月1日被取保候审。

辩护人姚瑶,浙江京衡(宁波)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奚某,公司员工。因涉嫌犯诈骗罪于2014年8月8日被宁波市公安局鄞州分局传唤,次日被取保候审。

被告人杨某,公司员工。因涉嫌犯诈骗罪于2014年8月8日被宁波市公安局鄞州分局传唤,次日被取保候审。

辩护人徐新源、王萍,浙江蓝泓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章某,公司员工。因涉嫌犯诈骗罪于2014年9月5日被宁波市公安局鄞州分局取保候审。

被告人胡某甲,公司员工。因涉嫌犯诈骗罪于2014年9月22日被宁波市公安局鄞州分局取保候审。

审理经过

宁波市鄞州区人民检察院以甬鄞检刑诉(2015)663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徐新宝、弓艳敏、何磊、张某丙、张某丁、张振彪、孙某甲、华某、吕某甲、张某甲、张某乙、黄某甲、许某、吕某乙、孙某乙、王某甲、奚某、杨某、章某、胡某甲犯诈骗罪,于2015年5月15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于同日立案,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宁波市鄞州区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陈坚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徐新宝及其辩护人沙亮亮,被告人弓艳敏及其辩护人饶进平,被告人何磊及其辩护人章学锋,被告人张某丙及其辩护人张东民,被告人张某丁及其辩护人鲍明女,被告人张振彪及其辩护人蔡纪平、王振勇,被告人孙某甲及其辩护人卓超,被告人华某及其辩护人方宁,被告人吕某甲及其辩护人慕琼,被告人张某甲及其辩护人杨珏敏,被告人张某乙及其辩护人林希晔,被告人黄某甲、许某,被告人吕某乙及其辩护人田虹,被告人孙某乙及其辩护人杨磊,被告人王某甲及其辩护人姚瑶,被告人奚某,被告人杨某及其辩护人王萍,被告人章某、胡某甲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请求情况

公诉机关指控:

2014年5月底,被告人徐新宝、弓艳敏、何磊经商量为谋取非法利益,共同出资在宁波市鄞州区首南街道南部商务区豪如大厦21楼设立宁波景天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景天公司”,法定代表人徐新宝,总经理弓艳敏,两人系实际出资人,何磊为干股股东),召集被告人张某丙、张某丁、孙某甲、吕某甲、张振彪来担任公司骨干,同时以招工方式招收业务员,共同开展骗取网络关键词持有人钱财的“经营活动”。公司设三个商务部和一个人事部,由被告人徐新宝为董事长全权负责公司行政、后勤工作;被告人弓艳敏为总经理,全权负责公司行政、业务工作;被告人何磊为公司总监兼商务一部经理并占公司10%股份,全面负责公司业务管理及商务一部业务管理,被告人张某丁为商务一部业务指导;被告人张某丙为公司营销总监兼商务二部经理,全权负责商务二部业务管理,被告人孙某甲为商务二部业务指导;被告人吕某甲为商务三部经理,全权负责商务三部业务管理,被告人张振彪为商务三部业务指导;被告人华某为人事部主管,负责人事管理、人员招聘、账目统计以及复印相关文书等。被告人何磊、张某丙、张某丁、孙某甲、吕某甲、张振彪对应招录取的业务员进行“培训”。7月中旬被告人吕某甲辞职,商务三部撤销,原三部业务员分流到一部和二部,被告人张振彪、许某、胡某甲、黄某甲、孙某乙、王某甲为商务一部的业务员,被告人张某甲、吕某乙、奚某、杨某、张某乙、章某为商务二部业务员。担任业务员的众被告人各自通过网上查找、联系网络关键词持有人,向对方谎称有买家愿意以高价购买卖家持有的关键词,将对方骗到景天公司来洽谈转让事宜。随后在公司洽谈中,以办理关键词转让需要网络配套资源为由,利用卖家急于获取高额利益的心理,要求卖家办理关键词的网络配套资源。为取得卖家信任,被告人张振彪假扮买家用外地号码给卖家打电话,要求卖家按照景天公司员工所说的办理网络配套资源,被告人孙某甲制作假冒的银行汇款凭证出示给卖家,让卖家相信买家的真实存在,使卖家对关键词转让需要网络配套资源深信不疑,从中诱骗卖家请景天公司制作关键词的网络配套资源,从而骗取大额金钱。其中被告人张某甲参与诈骗2节,诈骗金额29000元;被告人张某乙参与诈骗1节,诈骗金额30000元;被告人黄某甲参与诈骗3节,诈骗金额42000元;被告人许某参与诈骗4节,诈骗金额44900元;被告人吕某乙参与诈骗3节,诈骗金额60000元;被告人孙某乙参与诈骗1节,诈骗金额35000元;被告人王某甲参与诈骗1节,诈骗金额10000元;被告人奚某参与诈骗2节,诈骗金额56500元;被告人杨某参与诈骗1节,诈骗金额34500元;被告人章某参与诈骗2节,诈骗金额31200元;被告人胡某甲参与诈骗2节,诈骗金额40000元;被告人张某丙、张某丁、孙某甲、张振彪、吕某甲作为部门经理或业务指导,对其自己参与及培训过或部门内的业务员的诈骗金额承担责任。

为证实以上指控事实,公诉机关向法庭提供了被害人冯某等人的陈述,证人何某甲等人的证言,辨认笔录,搜查笔录,扣押决定书,扣押清单及照片,暂扣款票据,冻结情况说明,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关于关键词转让有关问题的声明,电子证据检查工作记录,版权合同,银行卡交易单,收据,软件登记受理通知书,业务员业绩清单,收据,谅解书,立功认定呈报表等立功材料,到案经过,二十名被告人的户籍证明及供述等证据。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徐新宝、弓艳敏、何磊、张某丙、张某丁、张振彪、孙某甲、华某、吕某甲、张某甲、张某乙、黄某甲、许某、吕某乙、孙某乙、王某甲、奚某、杨某、章某、胡某甲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结伙使用虚构事实、隐瞒真相的方法骗取他人财物,其中被告人徐新宝、弓艳敏、何磊、张某丙、张某丁、张振彪、孙某甲、华某数额特别巨大,被告人吕某甲数额巨大,被告人张某甲、张某乙、黄某甲、许某、吕某乙、孙某乙、王某甲、奚某、杨某、章某、胡某甲数额较大,其行为均已构成诈骗罪。被告人孙某甲、吕某甲、华某在共同犯罪中系从犯,被告人章某、胡某甲有自首情节,被告人弓艳敏有立功情节,提请本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六十八条之规定予以判处。

一审答辩情况

被告人徐新宝及其辩护人对指控的罪名无异议,辩称及辩护称被告人徐新宝在公司成立一个半月后才了解公司在实施诈骗活动,其不应对之前的诈骗活动负责,其辩护人还提出其在共同犯罪中系从犯。

被告人何磊对指控的罪名无异议,辩称其没有参与指控的第3、5、7、12、13节,第6节仅参与后期骗取的80000元,第20节没有印象,第39节仅参与后期骗取的20000元。其辩护人提出其行为构成合同诈骗罪。

被告人张某丙对指控的罪名无异议,辩称其在指控的第6节仅参与前期骗取的20000元,第8节仅参与前期骗取的125660元,第14节没有参与,第18节仅参与前期骗取的35000元,第42节仅参与前期骗取的34500元,其辩护人提出其有立功情节。

被告人张某丁及其辩护人对指控的罪名无异议,辩称及辩护称被告人张某丁在指控的第18节仅参与前期骗取的35000元,第20节仅参与前期骗取的12000元,第38节仅参与前期骗取的10000元,第39节仅参与前期骗取的40000元,其辩护人还提出其在共同犯罪中系从犯。

被告人张振彪及其辩护人对指控的罪名无异议,辩称及辩护称被告人张振彪在指控的第8节中以买家的身份参与了后续骗取的100000余元,其不应对之前骗取的270000余元承担责任,被告人张振彪的行为未达到数额特别巨大。

被告人孙某甲及其辩护人对指控的罪名无异议,被告人孙某甲辩称其没有拿到第13节诈骗的分成,其辩护人提出被告人孙某甲的行为未达到数额特别巨大。

被告人华某及其辩护人对指控的罪名无异议,被告人华某辩称其在后期才知道系诈骗行为,其辩护人提出其犯罪金额以其获取的工资计算。

被告人吕某甲及其辩护人对指控的罪名无异议,辩称及辩护称被告人吕某甲的行为未达到数额巨大,其辩护人还提出其有自首情节。

被告人弓艳敏、张某甲、张某乙、黄某甲、许某、吕某乙、孙某乙、王某甲、奚某、杨某、章某、胡某甲对指控的罪名和事实均无异议。被告人张某乙、吕某乙、孙某乙的辩护人均辩称上述被告人在共同犯罪中系从犯。

本院查明

经审理查明:

2014年6月初,被告人徐新宝、弓艳敏在宁波市鄞州区首南街道南部商务区豪如大厦21楼设立景天公司(法定代表人被告人徐新宝,总经理被告人弓艳敏,被告人何磊为干股股东),召集被告人张某丙、张某丁、孙某甲、吕某甲、张振彪担任公司骨干,招收业务员共同骗取网络关键词持有人钱财。公司设三个商务部和一个人事部,由被告人徐新宝为董事长全权负责公司行政、后勤工作;被告人弓艳敏为总经理,全权负责公司行政、业务工作;被告人何磊为商务一部经理并占公司10%股份,全面负责商务一部业务管理,月薪6000元,并按照个人业绩的15%和商务一部总业绩的6%提成;被告人张某丁为商务一部业务指导,月薪3000元,以个人业绩的15%提成;被告人张某丙为商务二部经理,全面负责商务二部业务管理,月薪6000元,并按照个人业绩的15%和商务二部总业绩的6%提成;被告人孙某甲为商务二部业务指导,月薪3000元,以个人业绩的15%提成;被告人吕某甲为商务三部经理,全面负责商务三部业务管理,月薪6000元,并按照个人业绩的15%和商务三部总业绩的6%提成(吕某甲在职期间商务三部的业务员均无业绩);被告人张振彪为商务三部业务指导,月薪3000元,以个人业绩的约14%提成;被告人华某负责人事管理、人员招聘、账目统计以及复印相关文书等。被告人何磊、张某丙、张某丁、孙某甲、吕某甲、张振彪对招收的业务员进行培训。7月中旬被告人吕某甲辞职,商务三部撤销,原三部业务员分流到一部和二部,被告人张振彪、许某、胡某甲、黄某甲、孙某乙、王某甲为商务一部的业务员,被告人张某甲、吕某乙、奚某、杨某、张某乙、章某为商务二部的业务员。业务员各自通过网上查找、联系网络关键词持有人,向对方谎称有买家愿意以高价购买卖家持有的关键词,将对方骗到景天公司来洽谈转让事宜。在洽谈中以办理关键词转让需要网络配套资源为由,利用卖家急于获取高额利益的心理,要求卖家办理关键词的网络配套资源(可信网站、APP软件,TM商标、域名等)。为取得卖家信任,被告人张振彪假扮买家用外地号码给卖家打电话,要求卖家按照要求办理网络配套资源;被告人孙某甲制作假冒的银行汇款凭证出示给卖家(内容为假扮的买家已将购买关键词的定金汇入景天公司账户),让卖家相信买家的存在,使卖家对关键词转让需要网络配套资源深信不疑,从中诱骗卖家请景天公司制作关键词的网络配套资源,从而骗取大量钱款。

上述事实,有公诉机关提交,并经法庭质证、认证的下列证据予以证明:(1)证人何某甲、曹某、陈某甲、娄某、胡某乙、叶某甲、毛某、卫某、李某甲、朱某甲、柯某、李树恒、徐某甲的证言,均证实其之前在景天公司上班,该公司谎称有买家愿意以高价购买卖家持有的关键词,后以办理关键词转让需要网络配套资源为由,诱骗卖家请景天公司制作关键词的网络配套资源,从而骗取款项的事实;(2)辨认笔录,证实被告人张某丁、何磊辨认出被告人章某、胡某甲、吕某甲;被害人李某乙辨认出被告人吕某乙;被害人边某辨认出被告人张某乙;被害人李某丙辨认出被告人孙某乙、华某;被害人宁某辨认出被告人奚某;被害人吴某甲辨认出被告人华某;被害人胡某丙辨认出被告人奚某;被害人孙某丙辨认出被告人吕某乙;被害人陆某辨认出被告人华某的事实;(3)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关于关键词转让有关问题的声明,证实手机关键词、网络关键词、无线网址等关键词转让属于市场行为,该部从未对关键词转让设立许可或备案条件,也不会对相关转让行为收取定金的事实;(4)电子证据检查工作记录,证实公安机关对被告人弓艳敏持有的ASUS牌笔记本电脑内的电子文档进行调取的事实;(5)二十名被告人的户籍证明,证实各被告人的身份情况;(6)二十名被告人的供述,证实其对上述事实供认不讳。

具体犯罪事实如下:

1、2014年6月16日,被告人吕某甲虚构买家要高价购买冯某持有的关键词“苏州汽修网”,将其骗到景天公司,后与被告人何磊一起以不做TM商标便无法交易关键词为由,骗取其12200元。

本节事实,被告人吕某甲、何磊在开庭审理过程中亦无异议,并有被害人冯某的陈述,业务员业绩清单等证据证实,足以认定。

2、2014年6月17日,被告人张某丙虚构买家要高价购买蒋某持有的关键词“久久鸭”、“东北菜”,将其骗到景天公司,后与被告人何磊一起以不做版权无法交易关键词为由,骗取其60000元。

本节事实,被告人张某丙、何磊在开庭审理过程中亦无异议,并有被害人蒋某的陈述,业务员业绩清单等证据证实,足以认定。

3、2014年6月19日,被告人张某丙虚构买家要高价购买朱某乙持有的关键词“上海建材行业平台”,将其骗到景天公司,后与被告人何磊一起以不做版权无法交易关键词为由,骗取其10000元。

本节事实,有公诉机关提交,并经法庭质证、认证的下列证据予以证明:(1)被害人朱某乙的陈述,证实2014年6月19日,其通过景天公司销售经理被告人张某丙的介绍,同意制作版权证书,并缴款10000元;期间被告人何磊打了一个电话,讲了版权证书制作方面情况的事实;(2)版权合同,证实2014年6月19日被告人张某丙代表景天公司与被害人朱某乙签订合同,接受其委托申请版权的事实;(3)银行卡交易单、收据,证实2014年6月19日被害人朱某乙向景天公司缴款10000元的事实;(4)软件登记受理通知书,证实被害人朱某乙收到一份“建筑行业平台网站”软件登记的事实;(5)业务员业绩清单,证实被告人张某丙从骗得的10000元中拿到提成的事实;(6)被告人张某丙的供述,证实其对上述事实供认不讳,并指认被告人何磊在被害人朱某乙要退款时负责后续协调工作的事实。

被告人何磊辩称其没有参与本节。经查,被告人何磊参与本节犯罪,有被害人朱某乙的陈述及同案犯张某丙的供述为证,且能相互印证,足以认定,故本院对该辩解不予采信。

4、2014年6月19日,被告人何磊虚构买家要高价购买严某持有的关键词“中国机械加工网”,将其骗到景天公司,后以不做可信APP无法交易关键词为由,骗取其25000元。

本节事实,被告人何磊在开庭审理过程中亦无异议,并有被害人严某的陈述,业务员业绩清单等证据证实,足以认定。

5、2014年6月20日,被告人张某丁虚构买家要高价购买徐某乙持有的关键词“中国工艺品饰品”,将其骗到景天公司后与被告人张某丙、何磊一起以不做网站无法交易关键词为由,骗取其10000元。

本节事实,有公诉机关提交,并经法庭质证、认证的下列证据予以证明:(1)被害人徐某乙的陈述,证实其通过景天公司员工被告人张某丁的介绍,于2014年6月20日至景天公司,由被告人张某丁、张某丙接待,其同意制作手机配套的网站,并缴款10000元,后被告人何磊打其电话,称再交钱办一个网站可信认证,其就没有付款的事实;(2)业务员业绩清单,证实被告人张某丙从骗得的10000元中拿到提成的事实;(3)被告人张某丁、张某丙的供述,证实其对上述事实供认不讳,被告人张某丙还指认被告人何磊在双方协商不下时,曾参与协商的事实。

被告人何磊辩称其没有参与本节。经查,被告人何磊参与本节犯罪,有被害人徐某乙的陈述及同案犯张某丙的供述为证,且能相互印证,足以认定,故本院对该辩解不予采信。

6、2014年6月22日,被告人张某丙虚构买家要高价购买李某丁持有的关键词“中国火车票”,将其骗到景天公司,后由被告人张振彪假扮买家,被告人张某丙、何磊以不做网络资源的相关配置无法交易关键词为由,骗取其100000元。

本节事实,有公诉机关提交,并经法庭质证、认证的下列证据予以证明:(1)被害人李某丁的陈述,证实其通过景天公司员工被告人张某丙的介绍,并接到姓“孙”的买家的电话,称要买其所有的“中国火车票”的关键词,且已把定金打入景天公司,其就于2014年6月22日至景天公司,被告人张某丙拿出一张银行汇款凭证,称买家已把保证金打入景天公司,其就同意制作版权,并缴款20000元,后被告人何磊打其电话,称再交钱做APP客户端和网站,其又先后汇款共计80000元的事实;(2)版权合同,证实2014年6月22日被告人张某丙代表景天公司与被害人李某丁签订合同,接受其委托申请版权的事实;(3)银行卡交易单、银行卡明细单,证实2014年6月22日被害人李某丁向景天公司缴款20000元,后又转账80000元的事实;(4)软件登记受理通知书、移动应用证书、APP排名证书、APP客户端所有权证书,证实被害人李某丁收到“中国火车票”APP管理系统软件登记等的事实;(5)业务员业绩清单,证实被告人何磊、张某丙、张振彪从骗得的款项中拿到提成的事实;(6)被告人张某丙、何磊、张振彪的供述,均证实其对上述事实供认不讳。

被告人张某丙辩称其对骗取的前期20000元承担责任,被告人何磊辩称其对骗取的后期80000元承担责任。经查,被告人何磊、张某丙作为部门经理,合伙以固定模式进行诈骗,对操作流程完全知晓,且并未退出,其均应对该被害人被骗的全部金额承担责任,故本院对该辩解均不予采纳。

7、2014年6月23日,被告人张某丁虚构买家要高价购买巫某持有的关键词“中国蒸汽机网”,将其骗到景天公司,后与被告人何磊一起以不做可信APP无法交易关键词为由,骗取其10000元。

本节事实,有公诉机关提交,并经法庭质证、认证的下列证据予以证明:(1)被害人巫某的陈述,证实其通过景天公司业务经理被告人张某丁的介绍,于2014年6月23日至景天公司,由被告人何磊、张某丁接待,其同意制作可信认证,并缴款10000元的事实;(2)银行卡客户交易查询单,证实2014年6月23日被害人巫某向景天公司缴款10000元的事实;(3)中国企业可信应用产业联盟授权证书,证实被害人巫某收到“中国蒸汽机网”官方认证证明的事实;(4)业务员业绩清单,证实被告人何磊从骗得的10000元中拿到提成的事实;(5)被告人张某丁的供述,证实其对上述事实供认不讳。

被告人何磊辩称其没有参与本节。经查,被告人何磊参与本节犯罪,有被害人巫某的陈述及业务员业绩清单为证,且能相互印证,足以认定,故本院对该辩解不予采信。

8、2014年6月23日,被告人张某丙虚构买家要高价购买余某持有的关键词“新农村”、“北海旅游”、“桂林旅游”,将其骗到景天公司,后由被告人张振彪假扮买家,被告人张某丙、何磊以不做网络资源的相关配置无法交易关键词为由,骗取其425660元。

本节事实,有公诉机关提交,并经法庭质证、认证的下列证据予以证明:(1)被害人余某的陈述,证实其通过景天公司业务经理被告人张某丙的介绍,于2014年6月23日至景天公司,由被告人张某丙、何磊接待,其同意制作“新农村”关键词的版权、通用网址、TM商标等,并缴款65660元;同月25日,被告人何磊讲TM商标制作费要再加60000元,其就汇款60000元;同年7月8日,被告人何磊讲要制作“北海旅游”、“桂林旅游”关键词的版权、APP、信息名址等,其就汇款150000元;同月17日,被告人何磊讲“新农村”关键词版权制作费不够,有个叫“杨轶”的买家联系其讲东西做好后就会买,其就又汇款150000元的事实;(2)版权合同、协议书、求购合同、委托资源转让表,证实2014年6月23日被告人张某丙代表景天公司与被害人余某签订合同,接受其委托申请版权;后又于同年7月17日签订合同,接受其委托出售“新农村”等关键词的事实;(3)个人账户交易明细清单,证实被害人余某先后向景天公司缴款的情况;(4)资源信息证明表、软件登记受理通知书、APP客户端所有权证书、移动应用证书,APP排名证书、顶级国际域名证书、国际域名注册证书、通用网址注册证书,证实被害人余某收到“新农村”等关键词认证证明的事实;(5)业务员业绩清单,证实被告人何磊、张某丙、张振彪从骗得的款项中拿到提成的事实;(6)被告人何磊、张某丙、张振彪的供述,证实其对上述事实供认不讳。

被告人张某丙辩称其对骗取的前期125660元承担责任。经查,被告人张某丙作为部门经理,结伙以固定模式进行诈骗,对操作流程完全知晓,且并未退出,故其均应对该被害人被骗的全部金额承担责任,本院对该辩解不予采纳。

9、2014年6月24日,被告人张某丁虚构买家要高价购买顾某持有的关键词“上海票务”,将其骗到景天公司,后与被告人张某丙一起以不做TM商标无法交易关键词为由,骗取其24000元。

本节事实,被告人张某丁、张某丙在开庭审理过程中亦无异议,并有被害人顾某的陈述,TM商标注册协议,国际商标域名证书,收据,业务员业绩清单等证据证实,足以认定。

10、2014年6月17日,被告人张某丁虚构买家要高价购买任某持有的关键词“中国眼镜”,将其骗到景天公司,后与被告人何磊一起以不做域名无法交易关键词为由,骗取其52800元。

本节事实,被告人张某丁、何磊在开庭审理过程中亦无异议,并有被害人任某的陈述,域名合同,网银转账明细单,借记卡转账明细单,业务员业绩清单等证据证实,足以认定。

11、2014年7月1日,被告人张某丙虚构买家要高价购买王某乙持有的关键词“上海旅游景点”,将其骗到景天公司,后以不做版权无法交易关键词为由,骗取其30000元。

本节事实,被告人张某丙在开庭审理过程中亦无异议,并有被害人王某乙的陈述,版权合同,收据,业务员业绩清单等证据证实,足以认定。

12、2014年7月2日,被告人张某丁虚构买家要高价购买方某持有的关键词“汽车压缩机网”,将其骗到景天公司,后以不做可信认证无法交易关键词为由,骗取其15000元。

本节事实,有公诉机关提交,并经法庭质证、认证的下列证据予以证明:(1)被害人方某的陈述,证实其通过景天公司业务经理被告人张某丁的介绍,于2014年7月2日至景天公司,由被告人张某丁、何磊接待,其同意制作可信认证,并缴款15000元的事实;(2)网站服务合同,证实2014年7月2日被告人张某丁代表景天公司与被害人方某签订合同,接受其委托做可信认证事实;(3)收据,证实2014年7月2日被害人方某向景天公司缴款15000元的事实;(4)业务员业绩清单,证实被告人张某丁等人从骗得的款项中拿到提成的事实;(5)被告人张某丁的供述,证实其对上述事实供认不讳。

被告人何磊辩称其没有参与本节。经查,关于被告人何磊参与本节的指控,仅有被害人方某的陈述为证,没有其他证据予以印证,故本院对该辩解予以采纳。

13、2014年7月2日,被告人孙某甲虚构买家要高价购买吴某乙持有的关键词“家居装潢”,将其骗到景天公司,后与被告人何磊、张某丙一起以不做域名无法交易关键词为由,骗取其12000元。

本节事实,有公诉机关提交,并经法庭质证、认证的下列证据予以证明:(1)被害人吴某乙的陈述,证实其通过景天公司业务员的介绍,于2014年7月1日至景天公司,其同意委托代理注册域名,并缴款12000元的事实;(2)域名合同,证实2014年7月1日被告人孙某甲代表景天公司与被害人吴某乙签订合同,接受其委托注册域名的事实;(3)收据,证实2014年7月2日被害人吴某乙向景天公司缴款12000元的事实;(4)业务员业绩清单,证实被告人张某丙、何磊、孙某甲从骗得的款项中拿到提成的事实;(5)被告人张某丙、孙某甲的供述,证实其对上述事实供认不讳,被告人张某丙还指认被告人何磊后期参与骗取1000元的事实。

被告人何磊辩称其没有参与本节。经查,被告人何磊参与本节犯罪,有同案犯张某丙的指认及业务员业绩清单为证,且能相互印证,足以认定,故本院对该辩解不予采信。

被告人孙某甲辩称其没有拿到本节诈骗的分成。经查,被告人孙某甲参与本节犯罪,有其与被害人签订的合同及业务员业绩清单为证,且能相互印证,足以认定,其尚未拿到分成并不影响犯罪的成立,故本院对该辩解不予采纳。

14、2014年7月3日,被告人张某丙、张某丁虚构买家要高价购买陈某乙持有的关键词“中国节能设备网”,将其骗到景天公司,后以不做版权无法交易关键词为由,骗取其10000元。

本节事实,有公诉机关提交,并经法庭质证、认证的下列证据予以证明:(1)被害人陈某乙的陈述,证实其通过景天公司员工张某丙、张某丁的介绍,于2014年7月3日至景天公司,由被告人张某丁负责接待,给其看了一张买家汇款的单据,其就同意代理做版权,并缴款10000元的事实;(2)版权合同、协议书,证实2014年7月3日被告人张某丁代表景天公司与被害人陈某乙签订合同,接受其委托申请版权的事实;(3)收据,证实2014年7月3日被害人陈某乙向景天公司缴款10000元的事实;(4)软件登记受理通知书,证实被害人陈某乙收到“节能设备”关键词软件登记受理通知的事实;(5)业务员业绩清单,证实被告人张某丁等人从骗得的款项中拿到提成的事实;(6)被告人张某丁、张某丙的供述,证实被告人张某丁对上述事实供认不讳,被告人张某丙供述其在苏州联系过被害人陈某乙的事实。

被告人张某丙辩称其没有参与本节。经查,被告人张某丙参与本节犯罪,有其自己的供述及被害人陈某乙的陈述为证,且能相互印证,足以认定,故本院对该辩解不予采信。

15、2014年7月7日,被告人黄某甲虚构买家要高价购买卞某持有的关键词“中国医疗器械”,将其骗到景天公司,后与被告人张某丁、何磊一起以不做版权无法交易关键词为由,骗取其12000元。

本节事实,被告人黄某甲、张某丁、何磊在开庭审理过程中亦无异议,并有被害人卞某的陈述,业务员业绩清单等证据证实,足以认定。

16、2014年7月7日,被告人黄某甲虚构买家要高价购买赫铜玲持有的关键词“中国户外旅游行业门户”,将其骗到景天公司,后与被告人张某丁一起以不做版权无法交易关键词为由,骗取其15000元。

本节事实,被告人黄某甲、张某丁在开庭审理过程中亦无异议,并有被害人赫铜玲的陈述,证明,收据,软件登记受理通知书,业务员业绩清单等证据证实,足以认定。

17、2014年7月7日,被告人张某丙虚构买家要高价购买黄某乙持有的关键词“佛山房产”,将其骗到景天公司,后以不做版权无法交易关键词为由,骗取其30000元。

本节事实,被告人张某丙在开庭审理过程中亦无异议,并有被害人黄某乙的陈述,版权合同,银行卡交易单,结算业务委托书,收据,业务员业绩清单等证据证实,足以认定。

18、2014年7月10日,被告人张某丁虚构买家要高价购买卢某持有的关键词“南京装饰工程”,将其骗到景天公司,后与被告人张某丙一起以不做可信网站、可信APP等无法交易关键词为由,骗取其65000元。

本节事实,有公诉机关提交,并经法庭质证、认证的下列证据予以证明:(1)被害人卢某的陈述,证实其通过景天公司业务员被告人张某丁的介绍,于2014年7月10日至景天公司,由被告人张某丙接待,其同意制作“南京装饰工程”关键词的可信网站、可信APP及ICP备案,并缴款35000元;同月23日,被告人张某丙打电话称之前注册的“独立数据库”有问题,要支付费用来解决,其就联系了“副总”被告人张振彪,后其又汇款30000元的事实;(2)网站服务合同,APP服务合同,证实2014年7月10日被告人张某丙代表景天公司与被害人卢某签订合同,接受其委托制作可信网站、可信APP及ICP备案的事实;(3)收据、银行卡转账明细单,证实被害人卢某先后向景天公司缴款共计65000元的事实;(4)业务员业绩清单,证实被告人张某丙、张某丁等人从骗得的款项中拿到提成的事实;(5)被告人张某丙、张某丁的供述,证实其对上述事实供认不讳。

被告人张某丙、张某丁均辩称其对骗取的前期35000元承担责任。经查,被告人张某丙作为部门经理,被告人张某丁作为业务指导,合伙以固定模式进行诈骗,对操作流程完全知晓,且并未退出,故其均应对该被害人被骗的全部金额承担责任,本院对该辩解均不予采纳。

19、2014年7月10日,被告人黄某甲虚构买家要高价购买毕某持有的关键词“中国博雷阀门”,将其骗到景天公司,后与被告人张某丁一起以不做网站无法交易关键词为由,骗取其15000元。

本节事实,被告人黄某甲、张某丁在开庭审理过程中亦无异议,并有被害人毕某的陈述,收据,网站服务合同,业务员业绩清单等证据证实,足以认定。

20、2014年7月12日,被告人许某虚构买家要高价购买何某乙持有的关键词“中国婴童网”,将其骗到景天公司,后与被告人张某丁、何磊一起以不做可信网站无法交易关键词为由,骗取其32000元。

本节事实,有公诉机关提交,并经法庭质证、认证的下列证据予以证明:(1)被害人何某乙的陈述,证实其通过景天公司业务员被告人许某的介绍,于2014年7月12日至景天公司,由被告人张某丁接待,其同意制作“中国婴童网”的可信认证,并缴款12000元;同月底,其又接到电话称网站有问题,要重新做,其还接到被告人何磊的电话称正在办理转让关键词的事情,让其赶快汇款,其又汇款20000元的事实;(2)网站服务合同,证实2014年7月12日被告人张某丁代表景天公司与被害人何某乙签订合同,接受其委托制作可信网站的事实;(3)银行转账业务回单、收据,证实被害人何某乙先后向景天公司缴款共计32000元的事实;(4)业务员业绩清单,证实被告人张某丁、许某从骗得的款项中拿到提成的事实;(5)被告人张某丁、许某的供述,证实其对上述事实供认不讳。

被告人张某丁辩称其对骗取的前期12000元承担责任,被告人许某辩称其对后续骗取的20000元不知情。经查,被告人张某丁作为业务指导,被告人许某作为业务员,合伙以固定模式进行诈骗,对操作流程完全知晓,且并未退出,故均应对该被害人被骗的全部金额承担责任,本院对该辩解均不予采纳。

被告人何磊辩称其是否参与本节指控没有印象。经查,被告人何磊参与本节指控,有被害人何某乙的陈述及同案犯张某丁、许某的供述为证,且能相互印证,足以认定,故本院对该辩解不予采信。

21、2014年7月12日,被告人章某虚构买家要高价购买赵某持有的关键词“长三角人才网”,将其骗到景天公司,后与被告人张某丙一起以不做通用网址无法交易关键词为由,骗取其11200元。

本节事实,被告人章某、张某丙在开庭审理过程中亦无异议,并有被害人赵某的陈述,通用网址、无线网址合同,通用网址注册证书,无线网址注册证书,业务员业绩清单等证据证实,足以认定。

22、2014年7月14日,被告人奚某虚构买家要高价购买胡某丙持有的关键词“好123导航”,将其骗到景天公司,后与被告人孙某甲一起以不做通用网址无法交易关键词为由,骗取其2000元。

本节事实,被告人奚某、孙某甲在开庭审理过程中亦无异议,并有被害人胡某丙的陈述及辨认笔录,收据,业务员业绩清单等证据证实,足以认定。

23、2014年7月15日,被告人张某丁虚构买家要高价购买强某持有的关键词“中国养生健康网”,将其骗到景天公司,后与被告人何磊一起以不做版权无法交易关键词为由,骗取其50000元。

本节事实,被告人张某丁、何磊在开庭审理过程中亦无异议,并有被害人强某的陈述,网上银行电子回单,银行卡转账回单,过户代码证书,业务员业绩清单等证据证实,足以认定。

24、2014年7月16日,被告人张某丁虚构买家要高价购买过利伦持有的关键词“光伏焊带”,将其骗到景天公司,后以不做ICP备案无法交易关键词为由,骗取其15000元。

本节事实,被告人张某丁在开庭审理过程中亦无异议,并有被害人过利伦的陈述,业务员业绩清单等证据证实,足以认定。

25、2014年7月16日,被告人张某丙虚构买家要高价购买李某戊持有的关键词“招工网”,将其骗到景天公司,后以不做网站、ICP备案、可信网站无法交易关键词为由,骗取其34500元。

本节事实,被告人张某丙在开庭审理过程中亦无异议,并有被害人李某戊的陈述,收据,网站服务合同,业务员业绩清单等证据证实,足以认定。

26、2014年7月16日,被告人吕某乙虚构买家要高价购买孙某丙持有的关键词“中国养生网”,将其骗到景天公司,后与被告人孙某甲一起以不做ICP备案无法交易关键词为由,骗取其10000元。

本节事实,被告人吕某乙、孙某甲在开庭审理过程中亦无异议,并有被害人孙某丙的陈述及辨认笔录,存款凭条,业务员业绩清单等证据证实,足以认定。

27、2014年7月18日,被告人张某丙虚构买家要高价购买刘某持有的关键词“高端家政”、“珠宝行”,将其骗到景天公司,后以不做版权无法交易关键词为由,骗取其30000元。

本节事实,被告人张某丙在开庭审理过程中亦无异议,并有被害人刘某的陈述,版权合同,收据,业务员业绩清单等证据证实,足以认定。

28、2014年7月19日,被告人吕某乙虚构买家要高价购买李某乙持有的关键词“燕赵大律师”,将其骗到景天公司,后与被告人张某丙一起以不做版权无法交易关键词为由,骗取其30000元。

本节事实,被告人吕某乙、张某丙在开庭审理过程中亦无异议,并有被害人李某乙的陈述及辨认笔录,版权合同,业务员业绩清单等证据证实,足以认定。

29、2014年7月19日,被告人张某丙虚构买家要高价购买汤某持有的关键词“饮料行业平台”,将其骗到景天公司,后以不做可信网站无法交易关键词为由,骗取其15000元。

本节事实,被告人张某丙在开庭审理过程中亦无异议,并有被害人汤某的陈述,业务员业绩清单等证据证实,足以认定。

30、2014年7月19日,被告人张某丙虚构买家要高价购买邱某持有的关键词“中国彩印包装移动门户”,将其骗到景天公司,后以不做版权无法交易关键词为由,骗取其2000元。

本节事实,被告人张某丙在开庭审理过程中亦无异议,并有被害人邱某的陈述,业务员业绩清单等证据证实,足以认定。

31、2014年7月21日,被告人章某虚构买家要高价购买段某持有的关键词“中国水利门户”,将其骗到景天公司,后由张振彪扮演买家,并把被告人孙某甲制作的假冒汇款凭证给段某看,取得其的信任,被告人章某与被告人吕某乙一起以不做版权无法交易关键词为由,骗取其20000元。

本节事实,被告人章某、张振彪、孙某甲、吕某乙在开庭审理过程中亦无异议,并有被害人段某的陈述,收据,版权合同,银行汇款明细单,业务员业绩清单等证据证实,足以认定。

32、2014年7月21日,被告人张某丙虚构买家要高价购买何某丙持有的关键词“同仁堂麦尔海”,将其骗到景天公司,后以不做版权无法交易关键词为由,骗取其20000元。

本节事实,被告人张某丙在开庭审理过程中亦无异议,并有被害人何某丙的陈述,版权合同,收据APP注册认证证明书,业务员业绩清单等证据证实,足以认定。

33、2014年7月21日,被告人胡某甲虚构买家要高价购买于某持有的关键词“中国电缆门户”,将其骗到景天公司,后与被告人张某丁一起以不做可信网站无法交易关键词为由,骗取其20000元。

本节事实,被告人胡某甲、张某丁在开庭审理过程中亦无异议,并有被害人于某的陈述,业务员业绩清单等证据证实,足以认定。

34、2014年7月22日,被告人张某乙虚构买家要高价购买边某持有的关键词“酒业行业平台”,将其骗到景天公司,后与被告人张某丙一起以不做版权无法交易关键词为由,骗取其30000元。

本节事实,被告人张某乙、张某丙在开庭审理过程中亦无异议,并有被害人边某的陈述及辨认笔录,版权合同,收据,业务员业绩清单等证据证实,足以认定。

35、2014年7月22日,被告人张某甲虚构买家要高价购买董某甲持有的关键词“象棋行业平台”,将其骗到景天公司,后与被告人张某丙一起以不做版权无法交易关键词为由,骗取其20000元。

本节事实,被告人张某甲、张某丙在开庭审理过程中亦无异议,并有被害人董某甲的陈述,版权合同,银行汇款明细单,业务员业绩清单等证据证实,足以认定。

36、2014年7月22日,被告人张某甲虚构买家要高价购买周某持有的关键词“针织衫”,将其骗到景天公司,后与被告人孙某甲一起以不做无线无法交易关键词为由,骗取其9000元。

本节事实,被告人张某甲、孙某甲在开庭审理过程中亦无异议,并有被害人周某的陈述,银行卡存款业务回单,业务员业绩清单等证据证实,足以认定。

37、2014年7月23日,被告人张某丙虚构买家要高价购买董某乙持有的关键词“模具行业平台”,将其骗到景天公司,后以不做版权无法交易关键词为由,骗取其20000元。

本节事实,被告人张某丙在开庭审理过程中亦无异议,并有被害人董某乙的陈述,版权合同,收据,业务员业绩清单等证据证实,足以认定。

38、2014年7月25日,被告人张某丁虚构买家要高价购买张某戊持有的关键词“购物导航”,将其骗到景天公司,后以不做ICP备案、可信网站无法交易关键词为由,骗取其50000元。

本节事实,有公诉机关提交,并经法庭质证、认证的下列证据予以证明:(1)被害人张某戊的陈述,证实其通过景天公司业务员被告人张某丁的介绍,于2014年7月25日至景天公司,由被告人张某丁接待,其同意制作“购物导航”的可信认证和ICP备案,并缴款12000元;同年8月7日,其又接到被告人张某丁的电话称要做诚信认证,其又汇款40000元的事实;(2)网站服务合同,证实2014年7月25日被告人张某丁代表景天公司与被害人张某戊签订合同,接受其委托制作可信网站及ICP备案的事实;(3)银行卡交易明细单,证实被害人张某戊向景天公司缴款的事实;(4)业务员业绩清单,证实被告人张某丁等人从骗得的款项中拿到提成的事实;(5)被告人张某丁的供述,证实其对上述事实供认不讳。

被告人张某丁辩称其对骗取的前期10000元承担责任。经查,被告人张某丁作为业务指导,结伙以固定模式进行诈骗,对操作流程完全知晓,且并未退出,故应对该被害人被骗的全部金额承担责任,本院对该辩解不予采纳。

39、2014年7月25日,被告人张某丁虚构买家要高价购买张某己持有的关键词“民族服饰网”,将其骗到景天公司,后与被告人何磊一起以不做可信APP无法交易关键词为由,骗取其60000元。

本节事实,有公诉机关提交,并经法庭质证、认证的下列证据予以证明:(1)被害人张某己的陈述,证实其通过景天公司业务员被告人张某丁的介绍,于2014年7月24日至景天公司,由被告人张某丁、何磊接待,其同意制作“民族服饰网”的APP可信认证,并缴款40000元;同年8月7日,其又接到被告人张某丁的电话称APP安装包版本太低,被告人何磊也催其快点办,其又汇款20000元的事实;(2)APP服务合同,证实2014年7月25日被告人张某丁代表景天公司与被害人张某己签订合同,接受其委托制作可信APP的事实;(3)收据、银行存款凭条,证实被害人张某己向景天公司先后缴款共计60000元的事实;(4)业务员业绩清单,证实被告人何磊、张某丁等人从骗得的款项中拿到提成的事实;(5)被告人张某丁、何磊的供述,证实其均对上述事实供认不讳。

被告人张某丁辩称其对骗取的前期40000元承担责任,被告人何磊辩称其对骗取的后期20000元承担责任。经查,被告人何磊作为部门经理,被告人张某丁作为业务指导,结伙以固定模式进行诈骗,对操作流程完全知晓,且并未退出,故均应对该被害人被骗的全部金额承担责任,本院对该辩解均不予采纳。

40、2014年7月26日,被告人许某虚构买家要高价购买王某丙持有的关键词“中国气弹簧门户网”,将其骗到景天公司,后以不做可信网站无法交易关键词为由,骗取其1500元。

本节事实,被告人许某在开庭审理过程中亦无异议,并有被害人王某丙的陈述,业务员业绩清单等证据证实,足以认定。

41、2014年7月27日,被告人张某丙虚构买家要高价购买叶某乙持有的关键词“中国茶门户”,将其骗到景天公司,后与被告人何磊一起以不做可信APP无法交易关键词为由,骗取其10000元。

本节事实,被告人张某丙、何磊在开庭审理过程中亦无异议,并有被害人叶某乙的陈述,业务员业绩清单等证据证实,足以认定。

42、2014年7月28日,被告人奚某虚构买家要高价购买宁某持有的关键词“中国矿泉水网”,将其骗到景天公司,后与被告人张某丙一起以不做可信网站无法交易关键词为由,骗取其54500元。

本节事实,有公诉机关提交,并经法庭质证、认证的下列证据予以证明:(1)被害人宁某的陈述,证实其通过景天公司业务员被告人奚某的介绍,于2014年7月27日至景天公司,由被告人张某丙、奚某接待,其同意制作“中国矿泉水网”的可信网站,并缴款34500元;同月29日,其又接到被告人张某丙的电话称要重新做一个网站,其又汇款20000元的事实;(2)网站服务合同,证实2014年7月27日被告人张某丙代表景天公司与被害人宁某签订合同,接受其委托制作可信网站及ICP备案的事实;(3)银行账户历史明细清单,证实被害人宁某向景天公司先后缴款共计54500元的事实;(4)业务员业绩清单,证实被告人张某丙、奚某从骗得的款项中拿到提成的事实;(5)被告人张某丙、奚某的供述,证实其均对上述事实供认不讳。

被告人张某丙辩称其对被害人被骗取的前期34500元承担责任。经查,被告人张某丙作为部门经理,结伙以固定模式进行诈骗,对操作流程完全知晓,且并未退出,故均应对该被害人被骗的全部金额承担责任,本院对该辩解不予采纳。

43、2014年7月28日,被告人张某丁虚构买家要高价购买叶某丙持有的关键词“汽修”,将其骗到景天公司,后与被告人何磊一起以不做版权无法交易关键词为由,骗取其500元。

本节事实,被告人张某丁、何磊在开庭审理过程中亦无异议,并有被害人叶某丙的陈述,版权合同,业务员业绩清单等证据证实,足以认定。

44、2014年7月28日,被告人杨某虚构买家要高价购买张某庚持有的关键词“畜牧养殖”,将其骗到景天公司,后与被告人张某丙一起以不做可信网站无法交易关键词为由,骗取其34500元。

本节事实,被告人杨某、张某丙在开庭审理过程中亦无异议,并有被害人张某庚的陈述,网站服务合同,银行业务凭证,业务员业绩清单等证据证实,足以认定。

45、2014年7月29日,被告人张某丙虚构买家要高价购买陆某持有的关键词“节能灯照明”、“眼镜”,将其骗到景天公司,后以不做版权无法交易关键词为由,骗取其40000元。

本节事实,被告人张某丙在开庭审理过程中亦无异议,并有被害人陆某的陈述及辨认笔录,版权合同,协议书,业务员业绩清单等证据证实,足以认定。

46、2014年7月29日,被告人许某虚构买家要高价购买邢某持有的关键词“金刚石制品”,将其骗到景天公司,后与被告人张某丁、何磊一起以不做域名无法交易关键词为由,骗取其3400元。

本节事实,被告人许某、张某丁、何磊在开庭审理过程中亦无异议,并有被害人邢某的陈述,域名合同,收据,顶级国际域名证书,CN域名注册证书,中文域名注册证书,业务员业绩清单等证据证实,足以认定。

47、2014年7月30日,被告人胡某甲虚构买家要高价购买陈某丙持有的关键词“服装供应商”、“化妆品供应商”,将其骗到景天公司,后与被告人张某丁一起以不做版权无法交易关键词为由,骗取其20000元。

本节事实,被告人胡某甲、张某丁在开庭审理过程中亦无异议,并有被害人陈某丙的陈述,银行卡交易单,版权合同,业务员业绩清单等证据证实,足以认定。

48、2014年7月30日,被告人张某丙虚构买家要高价购买吴某丙持有的关键词“建筑防水行业平台”,将其骗到景天公司,后以不做版权无法交易关键词为由,骗取其30000元。

本节事实,被告人张某丙在开庭审理过程中亦无异议,并有被害人吴某丙的陈述,银行卡转账明细单,版权合同,业务员业绩清单等证据证实,足以认定。

49、2014年7月31日,被告人王某甲虚构买家要高价购买吴某丁持有的关键词“电梯行业物联网”,将其骗到景天公司,后与被告人张某丁一起以不做版权无法交易关键词为由,骗取其10000元。

本节事实,被告人王某甲、张某丁在开庭审理过程中亦无异议,并有被害人吴某丁的陈述,业务员业绩清单等证据证实,足以认定。

50、2014年7月31日,被告人张某丙虚构买家要高价购买王某丁持有的关键词“保健品行业电商城”,将其骗到景天公司,后以不做版权无法交易关键词为由,骗取其20000元。

本节事实,被告人张某丙在开庭审理过程中亦无异议,并有被害人王某丁的陈述,版权合同,银行卡交易单,业务员业绩清单等证据证实,足以认定。

51、2014年8月6日,被告人孙某乙虚构买家要高价购买李某丙持有的关键词“中国泡沫制品网”,将其骗到景天公司,后与被告人张某丁一起以不做可信APP无法交易关键词为由,骗取其35000元。

本节事实,被告人孙某乙、张某丁在开庭审理过程中亦无异议,并有被害人李某丙的陈述及辨认笔录,APP服务合同,银行卡交易单,收据,短信截图,业务员业绩清单等证据证实,足以认定。

52、2014年8月7日,被告人许某虚构买家要高价购买吴某甲持有的关键词“劳务公司”,将其骗到景天公司,后与被告人张某丙一起以不做网站无法交易关键词为由,骗取其8000元。

本节事实,被告人许某、张某丙在开庭审理过程中亦无异议,并有被害人吴某甲的陈述及辨认笔录,通用网址合同,银行卡交易单,业务员业绩清单等证据证实,足以认定。

53、2014年8月7日,被告人张某丁虚构买家要高价购买张某辛持有的关键词“中国机械推焦杆”,将其骗到景天公司,后以不做可信网站无法交易关键词为由,骗取其34500元。

本节事实,被告人张某丁在开庭审理过程中亦无异议,并有被害人张某辛的陈述,网站服务合同,收据,业务员业绩清单等证据证实,足以认定。

54、2014年8月2日,被告人张某丁虚构买家要高价购买朱某丙持有的关键词“中国外贸网”,将其骗到景天公司,后以不做可信网站无法交易关键词为由,骗取其2000元。

本节事实,被告人张某丁在开庭审理过程中亦无异议,并有被害人朱某丙的陈述,业务员业绩清单等证据证实,足以认定。

55、2014年5月底,被告人何磊虚构买家要高价购买蔡某持有的关键词“塑料管”,后以不做TT域名无法交易关键词为由,骗取其11000元。

本节事实,被告人何磊在开庭审理过程中亦无异议,并有被害人蔡某的陈述,银行账户历史明细清单,国际域名注册证书,业务员业绩清单等证据证实,足以认定。

2014年8月8日上午8时40分许,被告人何磊、张某丙、张某丁、张振彪、孙某甲、华某、张某甲、张某乙、黄某甲、许某、吕某乙、孙某乙、王某甲、奚某、杨某在宁波市鄞州区首南街道南部商务区豪如大厦21楼景天公司内被抓获。同日上午,被告人徐新宝、弓艳敏在鄞州区钟公庙街道钟盈新村37幢405室门口被抓获。同年9月5日14时30分许,被告人章某经公安机关电话通知后主动至宁波市公安局鄞州分局首南派出所投案,并如实供述了上述事实。同年9月21日15时许,被告人胡某甲主动向安徽省肥西县公安局紫蓬山派出所投案,并如实供述了上述事实。同年9月22日中午12时许,被告人吕某甲经公安机关电话通知后主动至江苏省苏州市相城区万达广场投案。公安机关从被告人徐新宝处扣押322555元、银行卡五张、手机一部、笔记本电脑一台;从被告人弓艳敏人处扣押银行卡一张、手机三部、笔记本三本、文件夹八个、透明文件袋三个、笔记本电脑一台、印章三枚、印章盒一个,从其银行账户内冻结资金100万元;从被告人何磊等人处扣押打印机、塑封机、笔记本电脑、手机、笔记本、文件夹等物品。

案发后,被告人张某丁退赃3000元;被告人吕某甲退赃12200元;被告人张某甲退赃29000元,并取得被害人周某、董某甲的谅解;被告人张某乙退赃30000元,并取得被害人边某的谅解;被告人黄某甲退赃20000元;被告人吕某乙退赃20000元;被告人孙某乙退赃35000元,并取得被害人李某丙的谅解;被告人王某甲退赃10000元,取得被害人吴某丁的谅解;被告人奚某退赃25000元;被告人杨某退赃34500元;被告人章某退赃15000元;被告人胡某甲退赃20000元。

案发后,被告人弓艳敏检举揭发另一起多名犯罪嫌疑人的诈骗犯罪事实,现已查证属实。

上述事实,各被告人在开庭审理过程中亦无异议,并有搜查笔录,扣押决定书,扣押清单及照片,暂扣款票据,冻结情况说明,收据,谅解书,立功认定呈报表、立案决定书、被告人弓艳敏的检举笔录、同案犯张某丙的供述、犯罪嫌疑人彭某某等人的逮捕证、起诉意见书等立功材料,到案经过,归案经过,抓获经过等证据证实,足以认定。

被告人何磊的辩护人提出被告人何磊的行为构成合同诈骗罪。经查,本案中签订的所谓合同并不存在真实买家,而是由被告人虚构买家,或者由被告人张振彪等人冒充买家,假意与被害人签订转让协议,从中骗取钱财,该协议是不可能履行的。各被告人犯罪的主要目的是骗取被害人的钱财,侵犯的主要客体是公民的财产权,并非是市场交易秩序,故对该辩护意见不予采纳。

被告人徐新宝辩称及其辩护人辩护称,被告人徐新宝在公司成立一个半月后才了解公司在实施诈骗活动,其不应对之前的诈骗活动负责,且其在共同犯罪中系从犯。经查,公诉机关的指控有被告人何磊、张某丙、张某丁等多人的供述为证,且能相互印证,足以证实被告人徐新宝在景天公司成立之时就参与了公司的各项活动,其对公司的运作完全知情,另外被告人徐新宝作为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及公司另一股东被告人弓艳敏的未婚夫,所骗赃款均汇入其的银行卡内,其也应当知道公司存在上述诈骗活动,其该辩解明显违背常理,故其应当对公司的全部诈骗活动承担责任,不能认定为从犯,本院对该辩解及辩护意见均不予采信。

被告人张某丁、张某乙、吕某乙、孙某乙的辩护人均辩护称上述被告人在共同犯罪中系从犯。经查,众被告人分工合作,共同促成犯罪成功,参与每一节诈骗的被告人只是分工不同,其在每一笔诈骗过程中的地位和作用相当,不能认定为从犯,故本院对于该辩护意见不予采纳。

被告人张振彪辩称及其辩护人辩护称,被告人张振彪在指控的第8节中以买家的身份参与了后续骗取的10余万元,其不应对之前骗取的27余万元承担责任。经查,指控的第8节中被告人张振彪确未参与之前骗取的27余万元,其也并非部门的经理或业务指导,仅以买家的身份参与后续的行骗,故其在该节中仅应对后续骗取的15万元承担责任,本院对该辩解及辩护意见予以采纳。

本院认为

被告人张振彪、孙某甲辩称及其各自辩护人辩护称,被告人张振彪、孙某甲的诈骗行为未达到数额特别巨大;被告人吕某甲辩称及其辩护人辩护称,被告人吕某甲的诈骗行为未达到数额巨大。经查,公诉机关的指控是基于上述三被告人对相关业务员进行了业务培训,且被告人孙某甲、吕某甲制作的假银行汇款凭证用于公司业务员进行诈骗活动。本院认为,公诉机关的上述指控并不能明确上述三被告人培训的哪些业务员实施了诈骗行为,也不能明确制作的假银行汇款凭证用于哪几节诈骗行为,且上述三被告人并非从部门业绩中得到提成,故本院依据上述三被告人实际参与的诈骗行为确定其犯罪金额,对该辩解及辩护意见予以采纳。

被告人华某辩称其在后期才知道系诈骗行为,其辩护人辩护称被告人华某的犯罪金额以其获取的工资计算。经查,被告人华某在知晓景天公司从事诈骗活动后,仍从事公司的人员招聘、账目统计等工作,为其他被告人的犯罪活动提供帮助,其犯罪金额应以该时间段内公司的诈骗总金额计算,故本院对该辩解予以采信,对该辩护意见不予采纳。

被告人张某丙的辩护人辩护称被告人张某丙有立功情节。经查,被告人张某丙在案发后确也检举他人犯罪,但其和被告人弓艳敏检举系同一犯罪,被告人弓艳敏检举在前,且明确了被检举对象及主要涉嫌的犯罪事实,故对被告人张某丙的检举行为不能认定为立功,但在量刑时可予以考虑,本院对该辩护意见不予采纳。

被告人吕某甲的辩护人辩护称被告人吕某甲有自首行为。经查,被告人吕某甲虽主动投案,但在庭审中供述其在实施指控的第1节犯罪后才知道自己的行为是诈骗,其在公安侦查阶段的供述证实其来景天公司上班时就明知公司实施诈骗行为,且其作为商务三部的总监,对新业务员进行过培训,其应当知道公司在实施诈骗行为,故本院认为其未如实供述自己的主要犯罪事实,不能认定为自首,对该辩护意见不予采纳。

本院认为,被告人徐新宝、弓艳敏、何磊、张某丙、张某丁、张振彪、孙某甲、华某、吕某甲、张某甲、张某乙、黄某甲、许某、吕某乙、孙某乙、王某甲、奚某、杨某、章某、胡某甲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用虚构事实、隐瞒真相的方法,结伙骗取他人财物,其中被告人徐新宝、弓艳敏、何磊、张某丙、张某丁、华某属于诈骗数额特别巨大,被告人张振彪属于诈骗数额巨大,被告人孙某甲、吕某甲、张某甲、张某乙、黄某甲、许某、吕某乙、孙某乙、王某甲、奚某、杨某、章某、胡某甲属于诈骗数额较大,其行为均已构成诈骗罪。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成立。被告人徐新宝、弓艳敏、何磊、张某丙、张某丁、张振彪、孙某甲、吕某甲、张某甲、张某乙、黄某甲、许某、吕某乙、孙某乙、王某甲、奚某、杨某、章某、胡某甲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是主犯,应当按照其所参与的全部犯罪处罚。被告人华某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系从犯,依法应当减轻处罚。被告人章某、胡某甲能主动向公安机关投案,并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是自首,依法均可以从轻处罚。被告人弓艳敏检举揭发他人犯罪,经查证属实,有立功表现,依法可以减轻处罚。被告人张某丙、张某丁、张振彪、孙某甲、华某、张某甲、张某乙、黄某甲、许某、吕某乙、孙某乙、王某甲、奚某、杨某到案后能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依法均可以从轻处罚。被告人弓艳敏、张某丁、吕某甲、张某甲、张某乙、黄某甲、吕某乙、孙某乙、王某甲、奚某、杨某、章某、胡某甲能积极退赃,均可酌情从轻处罚。被告人华某、张某甲、张某乙、黄某甲、许某、吕某乙、孙某乙、王某甲、奚某、杨某、章某、胡某甲认罪、悔罪态度好,又均可酌情从轻处罚并可适用缓刑。各被告人的辩护人对此提出的辩护意见,本院均予以采纳。综上,根据各被告人犯罪的事实、犯罪的性质、情节和对于社会的危害程度,对二十被告人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六十一条,对被告人徐新宝、何磊、吕某甲还应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十六条第一款、第四款、第六十四条,对被告人张某丙、张某丁、张振彪、孙某甲还应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十六条第一款、第四款、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六十四条,对被告人弓艳敏还应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十六条第一款、第四款、第六十八条、第六十四条,对被告人华某还应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十七条、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七十二条第一款、第三款、第七十三条第二款、第三款、第六十四条,对被告人章某、胡某甲还应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十六条第一款、第四款、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七十二条第一款、第三款、第七十三条第二款、第三款、第六十四条,对被告人张某甲、张某乙、孙某乙、杨某还应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十六条第一款、第四款、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七十二条第一款、第三款、第七十三条第二款、第三款;对被告人黄某甲、许某、吕某乙、奚某还应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十六条第一款、第四款、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七十二条第一款、第三款、第七十三条第二款、第三款、第六十四条;对被告人王某甲还应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十六条第一款、第四款、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七十二条第一款、第三款、第七十三条第一款、第三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被告人徐新宝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4年8月8日起至2025年8月7日止。罚金限判决生效后一个月内向本院缴纳);

二、被告人弓艳敏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八万元(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4年8月8日起至2022年8月7日止。罚金限判决生效后一个月内向本院缴纳);

三、被告人何磊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八万元(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4年8月8日起至2025年2月7日止。罚金限判决生效后一个月内向本院缴纳);

四、被告人张犇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三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八万元(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4年8月8日起至2024年11月7日止。罚金限判决生效后一个月内向本院缴纳);

五、被告人张磊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六万元(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4年8月8日起至2024年8月7日止。罚金限判决生效后一个月内向本院缴纳);

六、被告人张振彪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三万元(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4年8月8日起至2019年2月7日止。罚金限判决生效后一个月内向本院缴纳);

七、被告人孙某甲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元(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4年8月8日起至2016年8月7日止。罚金限判决生效后一个月内向本院缴纳);

八、被告人华某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元(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罚金限判决生效后一个月内向本院缴纳);

九、被告人吕某甲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4年9月22日起至2016年3月21日止。罚金限判决生效后一个月内向本院缴纳。罚金限判决生效后一个月内向本院缴纳);

十、被告人张某甲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千元(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罚金限判决生效后一个月内向本院缴纳);

十一、被告人张某乙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千元(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罚金限判决生效后一个月内向本院缴纳);

十二、被告人黄某甲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四千元(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罚金限判决生效后一个月内向本院缴纳);

十三、被告人许某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四千元(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罚金限判决生效后一个月内向本院缴纳);

十四、被告人吕某乙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三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千元(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罚金限判决生效后一个月内向本院缴纳);

十五、被告人孙某乙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四千元(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罚金限判决生效后一个月内向本院缴纳);

十六、被告人王某甲犯诈骗罪,判处拘役四个月,缓刑五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千元(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罚金限判决生效后一个月内向本院缴纳);

十七、被告人奚某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三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千元(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罚金限判决生效后一个月内向本院缴纳);

十八、被告人杨某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八个月,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千元(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罚金限判决生效后一个月内向本院缴纳);

十九、被告人章某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千元(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罚金限判决生效后一个月内向本院缴纳);

二十、被告人胡某甲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八个月,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千元(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罚金限判决生效后一个月内向本院缴纳);

二十一、责令被告人徐新宝、弓艳敏、何磊、张犇、张磊、张振彪、孙某甲、华某、吕某甲、黄某甲、许某、吕某乙、奚某、章某、胡某甲继续退赔相关被害人的经济损失;

二十二、涉案的作案工具银行卡、印章、笔记本电脑、打印机、塑封机、手机、笔记本、文件夹均予以没收。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浙江省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审判人员

审判长马晓

人民陪审员朱占年

人民陪审员王锡莉

裁判日期

二〇一五年八月十四日

书记员

代书记员阮雪蕾

分享到:
上一篇:王志清等人合同诈骗一案一审刑事判决书 下一篇:最后一页

合肥刑事律师网

QQ在线

在线咨询

15855187095

添加微信

扫描添加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