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约电话:15855187095
  • 全文
  • 标题
您现在的位置是:合肥刑事律师网>刑事知识>

王志清等人合同诈骗一案一审刑事判决书

来源:合肥刑事律师网作者:苏义飞律师时间:2018-03-13 08:53:47

审理法院: 滦平县人民法院

案  号: (2016)冀0824刑初43号
案件类型: 刑事
案  由: 合同诈骗罪
裁判日期: 2016-05-24
合 议 庭 :  初伟李双利
审理程序: 一审
原  告: 滦平县人民检察院
被  告: 王某某 张某某 沈某甲 沈某乙 胡某某 陶某甲
被告代理律师: 王廷珍 [河北汇林律师事务所] 孙志伟 [河北汇林律师事务所]

公诉机关滦平县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王某某,出生于河北省滦平县,现住滦平县。2015年9月18日因涉嫌犯合同诈骗罪被滦平县公安局依法刑事拘留,同年9月26日被变更强制措施为取保候审,同年11月16日被执行逮捕,同日被变更强制措施为取保候审,同年12月21日经滦平县人民检察院决定被依法取保候审,2016年2月17日经本院决定被取保候审。现取保候审。

辩护人王廷珍,河北汇林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张某某,出生于河北省滦平县,中共党员,现住滦平县,2000年至2006年任滦平县小营乡哈叭沁村村民委员会主任。2015年9月18日因涉嫌犯合同诈骗罪被滦平县公安局依法刑事拘留,同年9月26日被变更强制措施为取保候审,同年11月16日被执行逮捕,同日被变更强制措施为取保候审,同年12月21日经滦平县人民检察院决定被依法取保候审,2016年2月17日经本院决定被取保候审。现取保候审。

被告人沈某甲,出生于河北省滦平县,现住滦平县。2015年9月18日因涉嫌犯合同诈骗罪被滦平县公安局依法刑事拘留,同年9月26日被变更强制措施为取保候审,同年11月16日被执行逮捕,同日被变更强制措施为取保候审,同年12月21日经滦平县人民检察院决定被依法取保候审,2016年2月17日经本院决定被取保候审。现取保候审。

被告人沈某乙,出生于河北省滦平县,中共党员,现住滦平县,1981年至1989年任滦平县小营乡哈叭沁村村民委员会主任,1990年至1999年任哈叭沁村党支部书记。2015年9月18日因涉嫌犯合同诈骗罪被滦平县公安局依法刑事拘留,同年9月22日被变更强制措施为取保候审,同年11月16日被执行逮捕,同日被变更强制措施为取保候审,同年12月21日经滦平县人民检察院决定被依法取保候审,2016年2月17日经本院决定被取保候审。现取保候审。

辩护人孙志伟,河北汇林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胡某某,出生于河北省滦平县,现住滦平县。2015年9月28日因涉嫌犯合同诈骗罪被滦平县公安局取保候审,同年11月16日被执行逮捕,同日被变更强制措施为取保候审,同年12月21日经滦平县人民检察院决定被依法取保候审,2016年2月17日经本院决定被取保候审。现取保候审。

被告人陶某甲,出生于河北省滦平县,现住滦平县。2015年9月30日因涉嫌犯合同诈骗罪被滦平县公安局取保候审,同年11月16日被执行逮捕,同日被变更强制措施为取保候审,同年12月21日经滦平县人民检察院决定被依法取保候审,2016年2月17日经本院决定被取保候审。现取保候审。

审理经过

滦平县人民检察院以滦检公诉刑诉(2016)8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王某某、张某某、沈某甲、沈某乙、胡某某、陶某甲犯合同诈骗罪,于2016年2月16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滦平县人民检察院指派代理检察员袁占良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王某某及其辩护人王廷珍、被告人张某某、被告人沈某甲、被告人沈某乙及其辩护人孙志伟、被告人胡某某、被告人陶某甲均到庭参加诉讼。2015年4月28日经承德市中级人民法院批准延长审限三个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请求情况

滦平县人民检察院指控,2001年12月1日,被告人王某某、张某某、沈某甲、沈某乙、陶某甲、胡某某为了骗取荒山林木补偿款,合伙伪造了一份关于承包哈叭沁村驸马沟四岔的《承包荒山育林协议》,将该协议签订日期提前至“一九九六年十一月八日”,并由1996年任村书记兼村长的沈某乙签字,由2001年任村长的张某某加盖哈叭沁村委会公章,协议双方为王某某与哈叭沁村委会,承包期为1996年至2026年。随后,王某某与胡某某、沈某甲、陶某甲又签订了《合作协议书》,约定王某某获取荒山林木补偿款后,由王某某与胡某某、沈某甲、陶某甲按股分配,其中王某某、胡某某、陶某甲各占一股,沈某甲占三股(其中包括沈某乙、张某某各一股)。2011年4月14日,王某某利用伪造的《承包荒山育林协议》与承德天宝集团滦平铁马矿业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铁马矿业公司)签订两份《占用荒山补偿协议书》,共骗取铁马矿业公司荒山林木补偿款220万元,其中王某某、沈某甲分得16万元,胡某某、张某某、沈某乙、陶某甲每人分得14万元,根据二八分成给哈叭沁村44万元,剩余88万元由王某某给付现任村书记陶某乙作为协调补偿款的劳务费。案发后,上述六名被告人先后到公安机关自首,并将实际获得的176万元违法所得全部退回公安机关。

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王某某、胡某某、陶某甲、张某某、沈某乙、沈某甲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在签订、履行合同中,以虚构事实方式,骗取对方当事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二十四条之规定,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合同诈骗罪追究其刑事责任。被告人王某某、胡某某、陶某甲、张某某、沈某乙、沈某甲系自首,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六十七条第一款之规定,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公诉机关为证实自己的主张,向法庭提供了被告人的供述与辩解、证人证言、书证等证据材料。

六被告人均自愿认罪,对指控的犯罪事实无异议。

被告人王某某的辩护人王廷珍的辩护观点是,被告人王某某不构成合同诈骗罪。首先、被告人王某某不具有合同诈骗罪的主观故意。1、承包方和发包方主体真实存在;承包协议内容具体明确,具备合同成立的必备要件;2、针对征占承包荒山企业,被告人王某某不存在利用伪造合同,骗取铁马矿业公司林木补偿款220万元。2001年签订承包荒山合同时,铁马矿业公司尚未建矿,说明签订的荒山合同与铁马矿业公司没有任何关系。其次、本案被告人王某某,不具备合同诈骗罪的客观行为。签订合同没有采取虚构事实、隐瞒真相方式和行为。时任村主任张某某在合同上盖章并保管合同原件,是代表村委会对外行使职权的行为。2011年铁马矿业公司对盖有公章复印件的承包合同给予认可,铁马矿业公司给付荒山补偿是基于合同的实际履行,依据承包协议约定,按照220万元二八分成比例,将44万元如数给付村委会。另外,除了荒山地上附着物补偿之外,集体荒山土地补偿,铁马矿业公司已经给付哈叭沁村委会。

被告人沈某乙的辩护人孙志伟的辩护观点是,被告人王某某在《承包荒山育林协议》签订后存在实际履行合同的行为,该协议效力得到了哈叭沁村的追认。铁马矿业公司和王某某签订《占用荒山补偿协议书》后,村委会也按照协议约定收取了二八分成中20%的补偿金44万元。由此可见村委会和王某某在2001年之后,在事实上已经实际履行了该合同。1、沈某乙在《承包荒山育林协议》上签字时,并不存在明确的非法占有他人财产的犯罪目的。沈某乙在2001年协议书上签字时铁马矿业公司尚未成立。当时沈某乙及其他五名被告人都不可能事先知道此山场将要被铁马公司占用,也不知道具体的占用时间和范围,更不可能预知补偿款的数额。六被告人没有非法占有财产的犯罪目的和故意,也没有明确和具体的犯罪对象。2、公诉机关指控利用伪造的《承包荒山育林协议》与铁马公司签订2份协议的犯罪手段和行为方式根本就不存在,也不符合客观事实。被告人沈某乙和张某某仅实施了在《荒山育林合同书》上签字和盖章及在近10年后领取了其他被告人转付的补偿款和退款的行为。沈某乙、沈某甲、张某某均没有参与和铁马矿业公司的协商、谈判过程,也没有参与补偿款的最终确定。沈某乙、张某某、沈某甲对于铁马矿业公司和王某某签订《占用荒山补偿协议书》的过程和价款根本不知情,不存在共同犯罪的故意。3、通过中间人哈叭沁村书记陶某乙居中多次协调,铁马矿业公司与王某某就补偿问题达成协议,可见补偿价格是双方认可同意的,并未损害铁马矿业公司的利益,更不存在虚构事实骗取铁马矿业公司财物的行为。4、本案被告人犯罪预备时所准备和伪造的协议文本在2001年签字、盖章后就被张某某撕毁了,当时尚未发生被占用补偿的事实,没有造成任何损害后果。本案被告人张某某、沈某乙、沈某甲、胡某某和陶某甲也没有参与犯罪预备10年之后的占地协商、谈判和确定补偿款的过程。因此即使按照公诉机关指控罪名成立,本案被告人张某某撕毁原件合同的行为属于被告人自愿主动放弃犯罪,成立犯罪中止。依据刑法第24条之规定,对于中止犯,没有造成损害的,应当免除处罚。

本院查明

经审理查明,2001年12月1日,被告人王某某、张某某、沈某甲、沈某乙、陶某甲、胡某某为了骗取荒山林木补偿款,合伙在陶某甲家伪造了一份承包哈叭沁村驸马沟四岔荒山育林协议,将该协议签订日期提前至1996年11月8日,王某某和哈叭沁村委会各为协议一方,并由1996年任村书记兼村主任的沈某乙签字,由2001年的村主任张某某加盖了哈叭沁村委会公章,协议约定承包期限为1996年至2026年,共计30年,并约定收益与村集体二八分成。为防止出现纠纷,随后,王某某与胡某某、沈某甲、陶某甲又签订了《合作协议书》,约定王某某获取荒山林木补偿款后,由王某某与胡某某、沈某甲、陶某甲按股分配,其中王某某、胡某某、陶某甲各占一股,沈某甲占三股(其中包括沈某乙、张某某各一股)。2011年4月14日,通过现任村书记陶某乙从中协调,王某某利用伪造的《承包荒山育林协议》复印件与铁马矿业公司(注:证实注册成立的时间为2002年10月29日)签订两份《占用荒山补偿协议书》,共获取铁马矿业公司荒山林木补偿款220万元。除按协议二八分成给哈叭沁村委会44万元,给陶某乙协调费88万元,剩余的88万元,王某某和沈某甲分别分得16万元,胡某某、张某某、沈某乙、陶某甲每人分得14万元。案发后,上述六名被告人先后到公安机关自首,并将实际获得的包括陶某乙的协调费在内的176万元,已全部退回公安机关。铁马矿业公司为建立和谐的民企关系,经慎重考虑后,于2016年2月18日出具了谅解书,自愿决定放弃追究六被告人任何法律责任的权利,并对六被告人的行为表示谅解。

上述事实,有下列证据材料予以证实:

一、被告人供述和辩解

1、被告人胡某某的供述与辩解,2001年村民得知滦平铁马矿业公司要占用我村荒山地,除以前承包的以外,村里就不再允许将荒山地承包出去了。2001年12月份,王某某找我到陶某甲家里,当时张某某、陶某甲、沈某甲、王某某、沈某乙都在。我们商量弄一份假的驸马沟四岔荒山承包协议,目的是要占地大伙能分点儿钱,12月1日晚上,陶某甲写了两份协议,第一份是《承包荒山育林协议》,承包时间写的是1996年11月8日。协议是王某某和1996年任村书记的沈某乙签的字,时任村长张某某盖的村委会公章。另一份合作协议的内容大概是:王某某自愿将他承包的哈叭沁村驸马沟四岔荒山地股份无偿分成六股,我和陶某甲各占一股,沈某甲顶名占三股(其中包含沈某乙和张某某各一股)。关于分股的《合作协议》原件在我手里,那份假的《承包荒山育林协议》原件被张某某拿走了,我手里只有一份复印件,后来原件再也没见过。做完两份假协议后,王某某向村里补缴了2000年至2008年的《承包荒山协议》承包款3600元,这钱是我和陶某甲、沈某甲我们三个均摊的,收据现在在我手里。王某某探矿和承包荒山育林协议没有关系。到了2011年4月14日,天宝矿业公司正式把驸马沟四岔的荒山地征用了,王某某用那份假的《承包荒山育林协议》从天宝矿业公司骗取补偿款220万元。王某某得到钱后分给陶某甲和我各14万元,剩下的钱王某某是怎么分配的我不知道,后来得知给了村集体44万元。驸马沟四岔荒山地是哈叭沁村集体的荒山地。我知道错了,愿意积极退赔违法所得,希望从轻处理。

2、被告人陶某甲的供述与辩解,2001年12月份,王某某、张某某、胡某某、沈某甲、沈某乙来到我家,找我商量说想弄一份假的承包荒山协议,把驸马沟四岔的荒山地承包过来,这样以后铁马矿业公司占地能弄点儿钱,大家都能分点儿,当晚由我写了两份协议,一份是《承包荒山育林协议》,因当时村里已经不允许往外承包荒山地了,所以将承包时间写到了1996年11月8日,时任村长张某某盖的村公章,协议双方是王某某和1996年的村书记沈某乙签的字,这也是王某某要拉张某某和沈某乙一起合伙的原因。另一份协议是《合作协议书》,内容大概是:甲方王某某自愿将他承包的哈叭沁村驸马沟四岔荒山地各项收益无偿分成六股,我和胡某某各占一股,沈某甲顶名占三股(其中包含沈某乙和张某某各一股)。因为张某某当时是村长,不好出面,沈某乙是1996年的村书记,怕出面别人起疑,所以他们俩的股份都算在沈某甲的股里了。签这份协议的目的,主要是怕以后拿到补偿款,大伙分钱的时候起争议。做好这两份协议以后,原件都被他们拿走了,后来我也没见过原件。到了2011年4月14日,铁马矿业公司正式把驸马沟四岔的荒山地征用了,王某某用那份伪造的《承包荒山育林协议》从铁马矿业公司骗取了补偿款220万元。王某某拿到钱以后,给了我和胡某某每人14万元,除了这28万元以外的钱王某某干什么了我不知道,后来通过查账得知给了村集体44万元。他们之所以找我商量伪造《承包荒山育林协议》的事,是因为2001年以前,我和沈某甲、胡某某合伙在驸马沟四岔荒山地搞过探矿,我们四个都出钱出力了,估计这个原因,伪造协议时王某某他们也想到了我。伪造《承包荒山育林协议》骗钱不知是谁的主意,事先也没人跟我说过。探矿跟承包荒山育林协议没有关系。我现在认识到自己的违法行为了,我很后悔,希望宽大处理。

3、被告人沈某甲的供述与辩解,2001年王某某和村里有驸马沟四岔的探矿协议,我和胡某某、陶某甲一起想找王某某入股,结果铁马矿业有限公司成立了,小营乡政府就不允许探矿了,当时王某某驸马沟四岔荒山探矿手续也到期了。我们一看,探矿也不让了,我们三人把王某某找到陶某甲家合计弄个假的《承包荒山育林协议》,到时候矿上占用能分得钱,大家都同意了。但需把这个协议的时间往前写,因为村里2000年以后就不允许个人承包荒山地了,再者,伪造协议需要盖村公章,还得有1996年的村干部签字。于是,我们四个人又找1996年的书记沈某乙和2001年村长张某某商量这事,他俩也都同意了。后来在陶某甲家里,由陶某甲书写了一份承包荒山育林协议,把日期写到了1996年,我哥哥沈某乙在协议书落款处签了字,并且让当时的村长张某某给盖上了村公章。因为这份伪造的协议是以王某某的个人身份和村里签订的协议,我们怕将来矿上给了补偿款,王某某耍赖,我和胡某某、陶某甲又与王某某签订了一份合作协议,我们四个人占荒山承包的股份,其中胡某某、陶某甲各占一股,我占三股,我的股份中有张某某和沈某乙各一股。目的是怕引起怀疑,就把张某某和沈某乙这两股写在了我的名下。签完以后,荒山的承包协议原件被张某某拿走了,胡某某手里有《承包荒山育林协议》复印件,我们六个人占股的合作协议原件也在胡某某手里。之后我和胡某某、陶某甲因为分钱的事发生了纠纷,我们申请了劳动仲裁,结果是我们与王某某签订的合作协议是无效的。驸马沟四岔的荒山地的所有权属于哈叭沁村集体,我们一共骗取铁马矿业公司220万元补偿款。胡某某、陶某甲、张某某、沈某乙各分得14万元,我和王某某得款各16万元,给了时任村长陶某乙协调费88万元,给了村集体44万元。我现在很后悔,为了减轻罪过,我愿意主动向公安机关退回我的违法所得。

4、被告人沈某乙(1996年任村书记兼村长)的供述与辩解,2001年的时候,具体时间我记不清了,陶某甲让胡某某找我去他家一趟,到了陶某甲家里,我弟弟沈某甲、胡某某、陶某甲、张某某都在。陶某甲和我说驸马沟四岔荒山不错,他们和王某某之前在那探过矿,现在探矿手续到期了,想伪造一份《承包荒山育林协议》,将来矿占用了,弄一些补偿款,到时候也分我点儿钱。我说为什么让我签字,我又不是村干部,陶某甲说得把这个协议的时间往前写,因为村里2000年以后就不允许个人承包荒山地了,伪造协议需要盖村公章和1996年的村干部签字。我在1996年是村书记兼任村长,所以得找我签字。我在那份伪造的承包荒山育林协议落款签的字,村长张某某给盖上了村公章。签完以后,我还有事就先走了。后来我听我弟弟沈某甲说怕以后得到补偿款王某某耍赖,他和胡某某、陶某甲、王某某签订了一份合作协议,大概内容是胡某某、陶某甲、王某某各占一股,我弟弟沈某甲占三股,沈某甲这三股里面包括我和张某某每人一股。因为我和张某某一个是村长、一个是书记,会引起其他人怀疑,才把我和张某某的股份放到了我弟弟名下。后来铁马矿业公司占用了驸马沟四岔荒山地,并且给了王某某一些补偿款,具体多少不清楚。因为分钱发生纠纷,王某某说我们虽然有股,但是荒山育林种树我们都没投入,最后申请了劳动仲裁,结果我们与王某某签订的合作协议是无效的。驸马沟四岔的荒山地实际上是属于村集体的。王某某将我们一起在铁马矿业公司骗取的补偿款领回后,当时我就知道沈某甲给了我14万元,案发后才知道,胡某某、陶某甲、张某某各得款14万元,王某某和沈某甲各得款16万元,给了村集体44万元,给陶某乙多少钱不清楚。假的《承包荒山育林协议》是我们六个人参与的,但我不知道是谁写的假协议,因为我去陶某甲家的时候,这份协议已经写好了,我只负责签字。我现在很后悔,认识到了错误,愿意向公安机关退回违法所得。

5、被告人王某某的供述与辩解,1996年,我与村里签过一份关于驸马沟四岔的探矿协议,我只负责探矿,如果发现矿石我能进行买卖,探矿期间不允许出矿石。驸马沟四岔的所有权是村集体的,当时我用的是乡里的探矿证。到了2000年左右,胡某某、陶某甲、沈某甲找我想入股,我也同意了。但2001年左右,小营乡政府要征地建矿,就不让个人再探矿了,所以我们四个人也没弄成探矿这事。2001年1月,胡某某把我找到陶某甲家里,当时有陶某甲、沈某甲、胡某某我们四个人,胡某某说探矿这事弄不成了,不如弄个假的承包荒山育林协议,把驸马沟四岔的荒山所有权弄到手,搞点绿化,将来矿上征地大伙能弄点儿钱,我们都同意。胡某某又说,把这个《承包荒山育林协议》时间写到1996年,名字写成我,这样看着真实,与我探矿的时间相符。因为协议需要盖村公章和1996年的村干部签字,于是,我们四个人又找1996年的书记沈某乙和2001年村长张某某商量这事,他俩也都同意了。于是,就由陶某甲写了一份《承包荒山育林协议》,把日期写到了1996年,我和沈某乙在协议书上签了字,让当时的村长张某某给盖的村公章。签完以后,他们怕将来钱都被我个人得了,我们就又签了一份合作协议,内容是胡某某、陶某甲、沈某甲我们四个人占荒山承包的股份,其中胡某某、陶某甲我们三个人各占一股,沈某甲占三股,其中有张某某和沈某乙各一股。签完以后,荒山的承包协议原件被张某某拿走了,我手里有一份复印件,我们六个人占股的协议在胡某某手里。《承包荒山育林协议》的内容大概是由我承包驸马沟四岔的荒山,并负责绿化,承包期从1996年开始,一共三十年,如果这个荒山有收益了,我和村里二八分成。我们做《承包荒山育林协议》的时候没有经村民代表同意,村民代表也不知道。签完协议以后,我个人出钱又在驸马沟四岔山上和河套栽了不少杏树和杨树,因为我们做的《荒山承包协议》中有规定,必须得绿化,要是不绿化,让村里人知道了,这荒山就不包给我们了。到了2011年,铁马矿业公司要把驸马沟四岔地征用了,开始铁马矿业公司想给我们120万补偿款,他们都同意了,我当时不同意,因为我出钱栽了不少树,于是我跟矿上又要了100万元补偿款。2011年4月14日,我和铁马矿业公司正式签了《占用荒山补偿协议》,一共签了二份,一份是100万元的,一份是120万元的,我共得补偿款220万元。我领完钱以后,给了胡某某、陶某甲、张某某、沈某乙各14万元,沈某甲和我各得款16万元,给了陶某乙协调费88万元,给了村集体44万元。

6、被告人张某某(2001年任村长)的供述与辩解,2001年,具体时间记不清了,胡某某、陶某甲、王某某、沈某甲四人把我找到陶某甲家里,当时还有原村书记沈某乙在场,他们跟我商量,想弄一份假的承包驸马沟四岔的荒山协议,让我给盖个公章,将来矿上占用这块荒山地能分点儿钱,到时候算我一股,我也同意了。因为当时乡里规定不允许个人再承包荒山了,于是他们把协议的时间写到了1996年,1996年的村书记正好是沈某乙,于是沈某乙代表村给签的字,因为王某某在驸马沟四岔弄过探矿,所以,承包荒山的协议也写的王某某的名字,算王某某承包的。这份假的《承包荒山育林协议》是陶某甲写的,王某某和沈某乙分别签的字,我给盖的公章。弄完这份协议以后,我们复印了几份,我把原件拿走了,其他人手里都应该有复印件。后来我怕出事,就把原件撕掉扔了。协议的大概内容是,王某某从1996年开始承包驸马沟四岔的荒山地,承包期是30年,收益的钱跟村里二八分成。做好这份协议后,我们怕王某某将来把钱独吞了,又做了一份合作协议,协议内容是胡某某、陶某甲、王某某、沈某甲占荒山承包的六股,其中沈某甲占三股,这三股里有我和沈某乙各一股,因为我俩都干过村干部,怕占股别人怀疑,所以入到沈某甲的股里,算是暗股,这份协议签完以后,原件就由胡某某保存。到了2011年,铁马矿业公司正式征用驸马沟四岔的荒山,当时是谁去谈的补偿款的事我不清楚,我也没有参与要钱这事。要回钱之后,沈某甲给我20万元现金。过了一段时间,沈某甲又要回了6万元。之后,我听说他们往村里又交了44万元。我们一共跟铁马矿业公司要了多少补偿款不清楚,要钱的时候我没参与,就分了14万元钱。驸马沟四岔荒山的所有权是村里的。以前我存有侥幸心理,认为不说就没事了,这次说的都是实话,我愿意积极退赔我所得的14万元现金。

二、证人证言

1、证人李某甲(时任铁马矿业公司总经理)、夏某某(铁马矿业公司外事经理)的证言证实,2011年由于发展需要,铁马矿业公司想征用叭沁村驸马沟四岔的荒山,该村王某某拿来一份《承包荒山育林协议》复印件,说驸马沟的荒山是他承包的。经多次协商,集团领导同意王某某提出的220万元请求。签协议前,公司要求王某某拿出承包协议原件,王某某说原件丢失了,只拿出复印件,并且有哈叭沁村盖的公章,证明原件丢失,公司就认可了这份复印件。2011年4月14日公司和王某某签订了两份补偿款共计为220万元的《占用荒山育林补偿协议》,期限为直至铁马矿不再生产使用,同时按照协议支付给王某某220万元。

2、证人王某甲(1989年至1998年任哈叭沁村会计)的证言证实,我任哈叭沁村会计时,负责账目、村公章、资料保存管理,期间王某某没有承包过村里的荒山。(辨认王某某《承包荒山育林协议》复印件)没见过这份协议,更没见过原件,如果有这事,原件应该在村里保存,这份协议肯定不是1996年签的。1996年时承包荒山的,只要村书记或村长同意,拟出协议,签字盖章就行了,当时对荒山的事管的比较松,也不用开村民代表会议。

3、证人李某乙(1998年至2012年任哈叭沁村会计)的证言证实,2007年左右,当时的村主任王某乙给我一份落款时间为1996年的王某某与村里签订的《承包荒山育林协议》复印件,上面还有王某乙证明“原件丢失此复印件有效”的签字,还有当时任村长的沈某乙亲笔签字。后来王某某找的村书记陶某乙帮忙和铁马矿业公司谈的补偿事宜,最终铁马矿业公司给王某某补偿220万元,签订协议和领取补偿款我都在场。铁马矿业公司给王某某的是驸马沟荒山地的林木补偿款,关于驸马沟四岔荒山地的补偿款铁马矿业公司已经给村里了。220万元分配完后,因有人告状,后王某某又向村里交了44万元,我给入的村帐,其中陶某乙退了12万元,沈某乙、张某某、胡某某、陶某甲各退了6万元,沈某甲和王某某各退了4万元。

4、证人王某乙(2006年至2008年任村长)的证言证实,大概是2007年4月份,王某某拿来一份协议复印件找我说,原件找不到了,现在铁马要占他承包的这块荒地,他去要补偿款,要到补偿款按照协议给村里一部分,让我给他出个证明。我与沈某乙核实,沈某乙说确有此事,我想要回钱来村还得一部分,也是好事,就在那份儿协议复印件写上“原件已丢失,经与原村干部证明,此合同有效”,签上了我的名字,盖上了村公章。

5、证人陶某乙(现任哈叭沁村书记)的证言证实,2011年王某某找到我说,驸马沟四岔的荒山是他1996年承包的,并拿出他与村里的协议复印件,协议约定承包期是30年,承包期间的收益和村里二八分成,村里占二成,落款日期是1996年,还有当时村书记沈某乙的亲笔签字。王某某现在要向铁马矿业公司要绿化的补偿款,但几次都没有协商下来,让我给跑跑腿,多弄点儿补偿款,事成后给我点儿劳务费,我就答应了。经协商最终铁马矿业公司给了王某某220万元补偿款。因为这部分钱还有村里二八分成的收益,我安排村会计李某乙和王某某一起去签订补偿协议,一起领的220万元现金支票。村里的二八分成收益共44万元都入村账了。现在时间太长,我记不清得了多少劳务费。王某某当时向我出示过他和村里的《承包荒山育林协议》复印件挺清楚的,也没有原件,复印件有村里公章,村书记沈某乙本人签字,落款是1996年,我就以为是真的,现在才知道是他们伪造的。铁马矿业公司给王某某的是驸马沟四岔林木补偿款,驸马沟荒山的钱铁马矿业公司已经给村里单独补偿了。

6、证人王某丙(沈某乙之妻)、崔某某(张某某之妻)、王某丁(沈某甲之妻)的证言证实,沈某乙、张某某、沈某甲各自分得数额及款项支出情况。

三、书证

1、受案登记表和到案经过证实,被告人胡某某、王某某、陶某甲、张某某、沈某乙、沈某甲均系投案自首。

2、承包荒山育林协议复印件证实,六被告人2001年12月1日伪造协议的时间是1996年11月8日,承包期限为1996年至2026年,共计30年,协议双方是哈叭沁村委会与王某某,约定收益与村集体二八分成。

3、王某某作为甲方与胡某某、陶某甲、沈某甲作为乙方于2001年12月1日签订的合作协议书证实,王某某自愿与胡某某、陶某甲、沈某甲将补偿款按股分配,其中王某某、胡某某、陶某甲各占一股,沈某甲占三股。

4、2011年1月17日滦平县农村土地承包仲裁委员会裁定书证实,王某某在申请仲裁时只提供了协议书复印件,无法认定该承包协议的真实性和合法性,为此撤销了仲裁委员会2010年12月24日作出的(2010)滦仲字第37号仲裁决定书。

5、2012年12月24日滦平县农村土地承包仲裁委员会做出的(2012)滦农仲裁字第41号仲裁决定书,证实2001年12月1日王某某与胡某某、陶某甲、沈某甲签订的《合作协议书》无效。

6、哈叭沁村委会的收据六张证实,王某某向哈叭沁村缴纳承包驸马沟四岔荒山的承包款共3600元。

7、王某某与铁马矿业公司签订的占用荒山补偿协议书、记账凭证、收据证实,铁马矿业公司占用驸马沟荒山后,已支付给王某某补偿款220万元。

8、哈叭沁村委会的记账凭证证实,王某某根据二八分成交付给哈叭沁村44万元的支出情况。

9、银行存款凭证证实,王某某等人将实际获得的176万元全部退还公安机关。

10、被告人王某某、胡某某、陶某甲、张某某、沈某乙、沈某甲的常住人口基本信息证实,六被告人系完全刑事责任能力人。

被告人沈某乙的辩护人当庭提交的证据材料有:

1、内资企业登记基本情况表证实,滦平铁马矿业公司成立的时间为2002年10月29日,被告人之间签订协议时,公司尚未成立。

2、铁马矿业公司出具的谅解书证实,为建立和谐的民企关系,公司经慎重考虑后自愿决定放弃追究六被告人任何法律责任的权利,并对六被告人的行为表示谅解。

上述证据,经庭审质证,结合被告人的供述与辩解,能够证实本案事实,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被告人王某某、张某某、沈某甲、沈某乙、胡某某、陶某甲共同伪造《承包荒山育林协议》,王某某利用伪造的承包荒山育林协议与铁马矿业公司签订占用荒山补偿协议,六被告人共骗取补偿款176万元,其行为已构成合同诈骗罪,系共同犯罪。滦平县人民检察院指控六被告人犯合同诈骗罪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指控罪名成立,本院予以支持。被告人王某某的辩护人和被告人沈某乙的辩护人提出的无罪辩护意见,无法律和事实依据,本院不予采纳。被告人王某某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系主犯,应当按照非法占有的总数额处罚,被告人张某某、沈某甲、沈某乙、胡某某、陶某甲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系从犯,应当按照其实际非法占有的数额处罚。被告人王某某犯合同诈骗罪,数额特别巨大,应在“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的法定刑幅度内处以适当刑罚。在对被告人王某某量刑时,应考虑以下量刑情节:1、被告人王某某犯罪后自首,依法可以减轻处罚;2、案发后,被告人王某某将非法所得全部上缴,未给国家和集体造成经济损失,并取得被害单位的谅解,依法可以从轻处罚。被告人张某某、沈某甲、沈某乙、胡某某、陶某甲犯合同诈骗罪,数额巨大,应在“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的法定刑幅度内处以适当刑罚。在对五被告人量刑时,应考虑以下量刑情节:1、五被告人犯罪后自首,依法可以减轻处罚;2、五被告人系从犯,依法应当从轻处罚;3、案发后,五被告人将非法所得全部上缴,未给国家和集体造成经济损失,并取得被害单位的谅解,依法可以从轻处罚。经查,对被告人王某某适用缓刑,不至于再发生社会危害,依法可以适用缓刑予以考查。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二十四条、第二十五条、第二十六条、第二十七条、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五十二条、第七十二条、第七十三条之规定,经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被告人王某某犯合同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

(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二、被告人张某某犯合同诈骗罪,单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

三、被告人沈某甲犯合同诈骗罪,单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

四、被告人沈某乙犯合同诈骗罪,单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

五、被告人胡某某犯合同诈骗罪,单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

六、被告人陶某甲犯合同诈骗罪,单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

以上罚金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缴纳。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承德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三份。

审判人员

审判长李双利

审判员初伟

人民陪审员张友军

人民陪审员刘永兰

人民陪审员范金伟

裁判日期

二〇一六年五月二十四日

书记员

书记员刘艳楠

分享到:
上一篇:被告人武德虎等人犯诈骗罪一审刑事判决书 下一篇:最后一页

合肥刑事律师网

QQ在线

在线咨询

15855187095

添加微信

扫描添加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