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约电话:15855187095
  • 全文
  • 标题
您现在的位置是:合肥刑事律师网>刑事知识>

石淑荣等合同诈骗罪一审刑事判决书

来源:合肥刑事律师网作者:苏义飞律师时间:2017-10-12 11:04:36

审理法院: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案  号: (2015)一中刑初字第2420号
案件类型: 刑事
案  由: 合同诈骗罪
裁判日期: 2016-06-14
合 议 庭 :  林辛建宋振宇鲍艳
审理程序: 一审
原  告: 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
被  告: 石淑荣 申岩(化名夏磊) 王超 韩美珍(化名韩洁) 任泽程(化名任松鸥 柏璐 张晶 王金涛(化名李阳) 吴腾(化名吴彤) 宋金飞(化名马超) 李英 郅良 王强(化名连盟 何春晓 张永北(化名张永柏 梁凤明(化名梁明) 张晓慧(化名张慧) 常开心 戚长合(化名陈强 李慧奇(化名李奇) 牛步琦(化名牛瑞博) 杜姗姗 王丽娜(化名王丽) 冯小晖(化名冯兵 王文龙(化名李尚波 刘鑫(化名汤大杰) 王利霞(化名王涵) 贾波琳(化名李莎) 宋轶群(化名宋崇) 牛步华(化名牛俊) 刘贺 蔺时兰(化名周慧) 王×甲(化名王杰) 李×甲(化名丁一) 王×乙(化名王浩) 赵×甲(化名赵鑫) 任×甲(化名任硕) 张×甲(化名马俊) 任×乙(化名王飞) 么×(化名王冰) 钱× 韦× 赵×乙(化名赵强) 蔡× 张×乙 王×丙(化名王前) 张×丙(化名张小楼) 王×丁(化名周文) 张×丁(化名张宇) 李×乙 张×戊(化名张阳) 贺× 何× 郅×(化名启航) 杨×甲 刘×甲(化名白雪) 李×丙(化名李园) 严×(化名宋庄) 张×己(化名张博) 朱×甲(化名李伟) 郝×甲(化名刘丹) 刘×乙(化名刘畅)
文书性质:判决
文书正文

当事人信息

公诉机关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

被告人石淑荣,女,34岁(1982年3月28日出生)。因涉嫌犯诈骗罪,于2014年6月17日被羁押,因涉嫌犯合同诈骗罪,于同年7月25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北京市第一看守所。

辩护人贺贝。

被告人申岩(化名夏磊),女,30岁(1985年7月7日生)。因涉嫌犯诈骗罪,于2014年7月1日被羁押,因涉嫌犯合同诈骗罪,于同年7月26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北京市第一看守所。

辩护人张成。

被告人王超,男,24岁(1991年8月17日出生)。因涉嫌犯诈骗罪,于2014年6月17日被羁押,因涉嫌犯合同诈骗罪,于同年7月26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北京市第一看守所。

辩护人陈佟亮。

辩护人郁淋。

被告人韩美珍(化名韩洁),女,23岁(1992年11月9日出生)。因涉嫌犯诈骗罪,于2014年6月17日被羁押,因涉嫌犯合同诈骗罪,于同年7月26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北京市第一看守所。

辩护人张卫华。

被告人任泽程(化名任松鸥、姚威),男,26岁(1989年10月24日出生)。因涉嫌犯诈骗罪,于2014年6月17日被羁押,因涉嫌犯合同诈骗罪,于同年7月26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北京市第一看守所。

辩护人高文。

被告人柏璐,女,25岁(1990年8月27日出生)。因涉嫌犯诈骗罪,于2014年6月17日羁押,因涉嫌犯合同诈骗罪,于同年7月25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北京市第一看守所。

辩护人叶庚清。

辩护人刘宇骁。

被告人张晶,女,24岁(1991年10月13日出生)。因涉嫌犯诈骗罪,于2014年6月17日被羁押,因涉嫌犯合同诈骗罪,于同年7月25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北京市第一看守所。

辩护人李伟。

被告人王金涛(化名李阳),男,27岁(1988年12月8日出生)。因涉嫌犯诈骗罪,于2014年6月17日被羁押,因涉嫌犯合同诈骗罪,于同年7月26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北京市第一看守所。

辩护人乐祥立。

被告人吴腾(化名吴彤),女,25岁(1991年2月3日出生)。因涉嫌犯诈骗罪,于2014年9月19日被羁押,因涉嫌犯合同诈骗罪,于同年10月21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北京市第一看守所。

辩护人王柱。

被告人宋金飞(化名马超),男,27岁(1988年8月22日出生)。因涉嫌犯诈骗罪,于2014年6月17日被羁押,因涉嫌犯合同诈骗罪,于同年7月26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北京市第一看守所。

被告人李英,女,26岁(1990年1月20日出生)。因涉嫌诈骗罪,于2015年11月12日被羁押,同年11月16日被取保候审;因涉嫌合同诈骗罪,于2016年2月16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北京市第一看守所。

辩护人汪游。

被告人郅良,男,25岁(1990年7月12日出生)。因涉嫌犯诈骗罪,于2014年6月17日被羁押,因涉嫌犯合同诈骗罪,于7月26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北京市第一看守所。

辩护人严青伍。

被告人王强(化名连盟、刘刚),男,24岁(1991年12月21日出生)。因涉嫌犯诈骗罪,于2014年6月17日被羁押,因涉嫌犯合同诈骗罪,于同年7月26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北京市第一看守所。

辩护人樊志勇。

被告人何春晓,女,28岁(1988年3月7日出生)。因涉嫌犯诈骗罪,于2014年6月17日被羁押,因涉嫌犯合同诈骗罪,于同年7月26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北京市第一看守所。

辩护人黄诠胜。

被告人张永北(化名张永柏、永北),男,29岁(1987年6月4日出生)。2009年3月27日因寻衅滋事被劳动教养一年;因涉嫌犯诈骗罪,于2014年6月17日被羁押,因涉嫌犯合同诈骗罪,于同年7月25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北京市第一看守所。

辩护人周长民。

被告人梁凤明(化名梁明),男,21岁(1995年6月5日出生)。因涉嫌犯诈骗罪,于2014年6月17日被羁押,因涉嫌犯合同诈骗罪,于同年7月26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北京市第一看守所。

辩护人李巍涛。

辩护人张韬。

被告人张晓慧(化名张慧),女,25岁(1990年11月9日出生)。因涉嫌犯诈骗罪,于2014年6月17日被羁押,因涉嫌犯合同诈骗罪,于同年7月25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北京市第一看守所。

辩护人郭金山。

被告人常开心,女,23岁(1992年7月1日出生)。因涉嫌犯诈骗罪,于2014年6月17日被羁押;因涉嫌犯合同诈骗罪,于同年7月26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北京市第一看守所。

辩护人杨宝泉。

被告人戚长合(化名陈强、孙新华),男,22岁(1993年9月5日出生)。因涉嫌犯诈骗罪,于2014年6月17日被羁押,因涉嫌犯合同诈骗罪,于同年7月26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北京市第一看守所。

辩护人王宇明。

被告人李慧奇(化名李奇),男,26岁(1989年9月2日出生)。因涉嫌犯诈骗罪,于2014年6月17日被羁押,因涉嫌犯合同诈骗罪,于同年7月26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北京市第一看守所。

辩护人赵亚丹。

辩护人邢中阁。

被告人牛步琦(化名牛瑞博),男,28岁(1987年10月5日出生)。因涉嫌犯诈骗罪,于2014年6月17日被羁押,因涉嫌犯合同诈骗罪,于同年7月26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北京市第一看守所。

被告人杜姗姗,女,23岁(1993年2月5日出生)。因涉嫌犯诈骗罪,于2014年6月17日被羁押,因涉嫌犯合同诈骗罪,于同年7月26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北京市第一看守所。

辩护人胡玉梅。

辩护人陈艳。

被告人王丽娜(化名王丽),女,31岁(1984年6月28日出生)。因涉嫌犯诈骗罪,于2014年6月17日被羁押,因涉嫌犯合同诈骗罪,于同年7月26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北京市第一看守所。

被告人冯小晖(化名冯兵、冯斌),男,25岁(1990年7月27日出生)。因涉嫌犯诈骗罪,于2014年6月17日被羁押,因涉嫌犯合同诈骗罪,于同年7月26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北京市第一看守所。

被告人王文龙(化名李尚波、李然),男,28岁(1988年5月3日出生)。因涉嫌犯诈骗罪,于2014年6月17日被羁押,因涉嫌犯合同诈骗罪,于同年7月26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北京市第一看守所。

辩护人朱挺。

辩护人王勋。

被告人刘鑫(化名汤大杰),男,25岁(1991年2月16日出生)。因涉嫌犯诈骗罪,于2014年6月17日被羁押,因涉嫌犯合同诈骗罪,于同年7月26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北京市第一看守所。

辩护人宋俊彦。

被告人王利霞(化名王涵),女,23岁(1993年1月19日出生)。因涉嫌犯诈骗罪,于2014年6月17日被羁押,因涉嫌犯合同诈骗罪,于同年7月26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北京市第一看守所。

被告人贾波琳(化名李莎),女,25岁(1990年10月28日出生)。因涉嫌犯诈骗罪,于2014年6月17日被羁押,因涉嫌犯合同诈骗罪,于同年7月26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北京市第一看守所。

被告人宋轶群(化名宋崇),男,24岁(1992年2月17日出生)。因涉嫌犯诈骗罪,于2014年6月17日被羁押,因涉嫌犯合同诈骗罪,于同年7月25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北京市第一看守所。

辩护人赵广新。

被告人牛步华(化名牛俊),男,22岁(1993年10月10日出生)。因涉嫌犯诈骗罪,于2014年6月17日被羁押,因涉嫌犯合同诈骗罪,于同年7月25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北京市第一看守所。

被告人刘贺,男,22岁(1993年12月23日出生)。因涉嫌犯诈骗罪,于2014年6月17日被羁押,因涉嫌犯合同诈骗罪,于同年7月26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北京市第一看守所。

被告人蔺时兰(化名周慧),女,23岁(1992年9月3日出生)。因涉嫌犯诈骗罪,于2014年6月17日被羁押,因涉嫌犯合同诈骗罪,于同年7月26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北京市第一看守所。

辩护人周旭辉。

被告人王×甲(化名王杰),男,25岁(1991年2月24日出生)。因涉嫌犯诈骗罪,于2014年6月17日被羁押,因涉嫌犯合同诈骗罪,于同年7月26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北京市第一看守所。

辩护人焦洁。

被告人李×甲(化名丁一),男,24岁(1991年10月21日出生)。因涉嫌犯诈骗罪,于2014年6月17日被羁押,因涉嫌犯合同诈骗罪,于同年7月26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北京市第一看守所。

被告人王×乙(化名王浩),男,21岁(1994年6月20日出生)。因涉嫌犯诈骗罪,于2014年6月17日被羁押,因涉嫌犯合同诈骗罪,于同年7月25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北京市第一看守所。

被告人赵×甲(化名赵鑫),男,36岁(1979年9月10日出生)。因涉嫌犯诈骗罪,于2014年6月17日被羁押,因涉嫌犯合同诈骗罪,于同年7月26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北京市第一看守所。

辩护人李彩华。

被告人任×甲(化名任硕),男,31岁(1984年7月28日出生)。因涉嫌犯诈骗罪,于2014年6月17日被羁押,因涉嫌犯合同诈骗罪,于同年7月26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北京市第一看守所。

被告人张×甲(化名马俊),男,25岁(1991年2月9日出生)。因涉嫌犯诈骗罪,于2014年6月17日被羁押,因涉嫌犯合同诈骗罪,于同年7月26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北京市第一看守所。

辩护人李英杰。

辩护人吴子君。

被告人任×乙(化名王飞),男,21岁(1995年6月6日出生)。因涉嫌犯诈骗罪,于2014年6月17日被羁押,因涉嫌犯合同诈骗罪,于同年7月25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北京市第一看守所。

被告人么×(化名王冰),女,31岁(1984年10月26日出生)。因涉嫌犯诈骗罪,于2014年6月17日被羁押,于同年7月25日被取保候审

辩护人杨艳萍。

被告人钱×,男,21岁(1994年12月5日出生)。因涉嫌犯诈骗罪,于2014年6月17日被羁押,因涉嫌犯合同诈骗罪,于同年7月26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北京市第一看守所。

辩护人刘忠诚。

辩护人付作庄。

被告人韦×,女,22岁(1993年7月15日出生)。因涉嫌犯诈骗罪,于2014年6月17日被羁押,因涉嫌犯合同诈骗罪,于同年7月26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北京市第一看守所。

被告人赵×乙(化名赵强),男,28岁(1987年9月9日出生)。因涉嫌犯诈骗罪,于2014年6月17日被羁押,因涉嫌犯合同诈骗罪,于同年7月26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北京市第一看守所。

被告人蔡×,男,33岁(1982年6月28日出生)。因涉嫌犯诈骗罪,于2014年6月17日被羁押,因涉嫌犯合同诈骗罪,于同年7月25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北京市第一看守所。

被告人张×乙,男,24岁(1991年11月2日出生)。因涉嫌犯诈骗罪,于2014年6月17日被羁押,因涉嫌犯合同诈骗罪,于同年7月26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北京市第一看守所。

辩护人谌江涛。

被告人王×丙(化名王前),男,38岁(1977年9月12日出生)。因涉嫌犯诈骗罪,于2014年6月17日被羁押,因涉嫌犯合同诈骗罪,于同年7月26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北京市第一看守所。

被告人张×丙(化名张小楼),男,26岁(1989年9月6日出生)。因涉嫌犯诈骗罪,于2014年6月17日被羁押,因涉嫌犯合同诈骗罪,于同年7月25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北京市第一看守所。

被告人王×丁(化名周文),男,24岁(1991年10月3日出生)。因涉嫌犯诈骗罪,于2014年6月17日被羁押,因涉嫌犯合同诈骗罪,于同年7月25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北京市第一看守所。

辩护人周建军。

辩护人郭晓。

被告人张×丁(化名张宇),男,21岁(1995年5月8日出生)。因涉嫌犯诈骗罪,于2014年6月17日被羁押,因涉嫌犯合同诈骗罪,于同年7月26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北京市第一看守所。

辩护人程学波。

被告人李×乙,男,24岁(1991年10月20日出生)。因涉嫌犯诈骗罪,于2014年6月17日被羁押,因涉嫌犯合同诈骗罪,于同年7月25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北京市第一看守所。

辩护人达锋涛。

被告人张×戊(化名张阳),女,21岁(1994年10月10日出生)。因涉嫌犯诈骗罪,于2014年6月17日被羁押,因涉嫌犯合同诈骗罪,于同年7月26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北京市第一看守所。

被告人贺×,女,24岁(1992年3月9日出生)。因涉嫌犯诈骗罪,于2014年6月17日被羁押,因涉嫌犯合同诈骗罪,于同年7月25日被逮捕,于同年12月16日被取保候审。

辩护人尹昌友。

被告人何×,男,27岁(1989年2月26日出生)。因涉嫌犯诈骗罪,于2014年6月17日被羁押,因涉嫌犯合同诈骗罪,于同年7月26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北京市第一看守所。

被告人郅×(化名启航),男,29岁(1986年10月13日出生)。因涉嫌犯诈骗罪,于2014年6月17日被羁押,因涉嫌犯合同诈骗罪,于同年7月25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北京市第一看守所。

被告人杨×甲,男,22岁(1994年3月11日出生)。因涉嫌犯诈骗罪,于2014年6月17日被羁押,因涉嫌犯合同诈骗罪,于同年7月25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北京市第一看守所。

被告人刘×甲(化名白雪),女,26岁(1990年2月28日出生)。因涉嫌犯诈骗罪,于2014年6月17日被羁押,因涉嫌犯合同诈骗罪,于同年7月26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北京市第一看守所。

辩护人孙福环。

被告人李×丙(化名李园),女,26岁(1990年1月10日出生)。因涉嫌犯诈骗罪,于2014年6月17日被羁押,因涉嫌犯合同诈骗罪,于同年7月26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北京市第一看守所。

辩护人王晓乐。

被告人严×(化名宋庄),男,25岁(1990年6月20日出生)。因涉嫌犯诈骗罪,于2014年6月17日被羁押,因涉嫌犯合同诈骗罪,于同年7月26日被北京市公安局昌平分局逮捕。现羁押于北京市第一看守所。

辩护人王朝阳。

被告人张×己(化名张博),男,24岁(1992年5月23日出生)。因涉嫌犯诈骗罪,于2014年6月17日被羁押,因涉嫌犯合同诈骗罪,于同年7月25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北京市第一看守所。

辩护人毕凤英。

被告人朱×甲(化名李伟),男,29岁(1987年6月1日出生)。因涉嫌犯诈骗罪,于2014年6月17日被羁押,同年7月18日被取保候审,因涉嫌犯合同诈骗罪,于同年7月9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北京市第一看守所。

辩护人郭建平。

被告人郝×甲(化名刘丹),女,24岁(1992年4月2日出生)。因涉嫌犯诈骗罪,于2014年6月17日被羁押,因涉嫌犯合同诈骗罪,于同年7月25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北京市第一看守所。

被告人刘×乙(化名刘畅),男,29岁(1987年2月6日出生)。因涉嫌犯诈骗罪,于2014年6月17日被羁押,因涉嫌犯合同诈骗罪,于同年7月26日被北逮捕。现羁押于北京市第一看守所。

审理经过

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以京一分检公诉刑诉[2015]79号起诉书、京一分检公诉刑追诉[2016]1号追加起诉决定书指控被告人石淑荣、王超、柏璐、申岩、任泽程等62人犯合同诈骗罪,于2015年8月25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指派检察员赵鹏、代理检察员孙傲、李楠、张景研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石淑荣及其辩护人贺贝、被告人申岩及其辩护人张成、被告人王超及其辩护人陈佟亮、郁淋、被告人韩美珍及其辩护人张卫华、被告人任泽程及其辩护人高文、被告人柏璐及其辩护人叶庚清、刘宇骁、被告人王丽娜、被告人何春晓及其辩护人黄诠胜、被告人常开心及其辩护人杨宝泉、被告人张永北及其辩护人周长民、被告人郅良及其辩护人严青伍、被告人宋轶群及其辩护人赵广新、被告人张晶及其辩护人李×辛、被告人钱×及其辩护人刘忠诚、付作庄、被告人李慧奇及其辩护人赵亚丹、邢中阁、被告人韦×、被告人张晓慧及其辩护人郭金山、被告人贾波琳、被告人梁凤明、被告人张×丙、被告人蔺时兰及其辩护人周旭辉、被告人张×甲及其辩护人李英杰、吴子君、被告人刘×乙、被告人杨×甲、被告人张×丁及其辩护人程学波、被告人牛步华、被告人何×、被告人郅×、被告人王×甲及其辩护人焦洁、被告人郝×甲、被告人蔡×、被告人任×乙、被告人李×丙及其辩护人王晓乐、被告人张×戊、被告人王×丁及其辩护人周建军、郭晓、被告人朱×甲及其辩护人郭建平、被告人王×丙、被告人宋金飞、被告人刘×甲及其辩护人孙福环、被告人张×乙及其辩护人谌江涛、被告人王利霞、被告人王×乙、被告人李×乙及其辩护人达锋涛、被告人吴腾及其辩护人王柱、被告人赵×甲及其辩护人李彩华、被告人任×甲、被告人李×甲、被告人刘贺、被告人严×及其辩护人王朝阳、被告人张×己及其辩护人毕凤英、被告人王金涛及其辩护人乐祥立、被告人王强及其辩护人樊志勇、被告人牛步琦、被告人刘鑫及其辩护人宋俊彦、被告人赵×乙、被告人戚长合及其辩护人王宇明、被告人王文龙及其辩护人朱挺、王勋、被告人冯晓晖、被告人杜姗姗及其辩护人胡玉梅、陈艳、被告人贺×及其辩护人尹昌友、被告人么×及其辩护人杨艳萍、被告人李英及其辩护人汪游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请求情况

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起诉指控:

自2013年至2014年6月间,北京中网互赢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网互赢公司”)总经理刘晓强指使被告人石淑荣等62人,在本市海淀区、昌平区等地中网互赢公司内,以公司名义在签订、履行关键词网络服务合同的过程中,谎称中网互赢公司系工信部下属单位,虚构有他人抢注或有买家高价收购等事实,诱骗被害人王×戊等259人在该公司完善关键词网络资源,购买付费业务,以此骗取钱款共计人民币8442.905万元。其中,被告人石淑荣作为全国行政总监,参与合同诈骗数额为人民币8415.905万元;被告人王超作为销售部经理,参与合同诈骗数额为人民币2567.864万元;被告人柏璐作为行政部经理,参与合同诈骗数额为人民币8415.905万元;被告人申岩作为财务部经理,参与合同诈骗数额为人民币8442.905万元;被告人任泽程作为销售部员工,参与合同诈骗数额为人民币320.5万元;被告人王丽娜作为销售部员工,参与合同诈骗数额为人民币83.768万元;被告人何春晓作为销售部员工,参与合同诈骗数额为人民币257.16万元;被告人常开心作为销售部员工,参与合同诈骗数额为人民币302.62万元;被告人张永北作为销售部员工,参与合同诈骗数额为人民币218.78万元;被告人郅良作为销售部员工,参与合同诈骗数额为人民币364.874万元;被告人宋轶群作为销售部员工,参与合同诈骗数额为人民币56.82万元;被告人张晶作为销售部员工,参与合同诈骗数额为人民币1088.84万元;被告人钱×作为销售部员工,参与合同诈骗数额为人民币40.17万元;被告人李慧奇作为销售部员工,参与合同诈骗数额为人民币204.55万元;被告人韦×作为销售部员工,参与合同诈骗数额为人民币35.7万元;被告人张晓慧作为销售部员工,参与合同诈骗数额为人民币317.4万元;被告人贾波琳作为销售部员工,参与合同诈骗数额为人民币64.48万元;被告人梁凤明作为销售部员工,参与合同诈骗数额为人民币193.21万元;被告人张×丙作为销售部员工,参与合同诈骗数额为人民币23.02万元;被告人蔺时兰作为销售部员工,参与合同诈骗数额为人民币100.15万元;被告人张×甲作为销售部员工,参与合同诈骗数额为人民币57.8万元;被告人韩美珍作为销售部员工,参与合同诈骗数额为人民币72.0404万元;被告人刘×乙作为销售部员工,参与合同诈骗数额为人民币3万元;被告人杨×甲作为销售部员工,参与合同诈骗数额为人民币10.38万元;被告人张×丁作为销售部员工,参与合同诈骗数额为人民币23万元;被告人牛步华作为销售部员工,参与合同诈骗数额为人民币149万元;被告人何×作为销售部员工,参与合同诈骗数额为人民币12.8万元;被告人郅×作为销售部员工,参与合同诈骗数额为人民币11.8万元;被告人王×甲作为销售部员工,参与合同诈骗数额为人民币86.548万元;被告人郝×甲作为销售部员工,参与合同诈骗数额为人民币3.62万元;被告人蔡×作为销售部员工,参与合同诈骗数额为人民币46.42万元;被告人任×乙作为销售部员工,参与合同诈骗数额为人民币54.8万元;被告人李×丙作为销售部员工,参与合同诈骗数额为人民币9.8万元;被告人张×戊作为销售部员工,参与合同诈骗数额为人民币15.24万元;被告人王×丁作为销售部员工,参与合同诈骗数额为人民币24万元;被告人朱×甲作为销售部员工,参与合同诈骗数额为人民币3.8万元;被告人王×丙作为销售部员工,参与合同诈骗数额为人民币28.2万元;被告人宋金飞作为销售部员工,参与合同诈骗数额为人民币411.08万元;被告人刘×甲作为销售部员工,参与合同诈骗数额为人民币10万元;被告人张×乙作为销售部员工,参与合同诈骗数额为人民币38.93万元;被告人王利霞作为销售部员工,参与合同诈骗数额为人民币172.95万元;被告人王×乙作为销售部员工,参与合同诈骗数额为人民币80.2万元;被告人李×乙作为销售部员工,参与合同诈骗数额为人民币21.4万元;被告人吴腾作为销售部员工,参与合同诈骗数额为人民币469.4万元;被告人赵×甲作为销售部员工,参与合同诈骗数额为人民币67.16万元;被告人任×甲作为销售部员工,参与合同诈骗数额为人民币86.7万元;被告人李×甲作为销售部员工,参与合同诈骗数额为人民币84.16万元;被告人刘贺作为销售部员工,参与合同诈骗数额为人民币130.3万元;被告人严×作为销售部员工,参与合同诈骗数额为人民币9.72万元;被告人张×己作为销售部员工,参与合同诈骗数额为人民币5万元;被告人王金涛作为销售部员工,参与合同诈骗数额为人民币656.1万元;被告人王强作为销售部员工,参与合同诈骗数额为人民币355.48万元;被告人牛步琦作为销售部员工,参与合同诈骗数额为人民币148.36万元;被告人刘鑫作为销售部员工,参与合同诈骗数额为人民币111万元;被告人赵×乙作为销售部员工,参与合同诈骗数额为人民币29.9万元;被告人戚长合作为销售部员工,参与合同诈骗数额为人民币166.7万元;被告人王文龙作为销售部员工,参与合同诈骗数额为人民币120.63万元;被告人冯晓晖作为销售部员工,参与合同诈骗数额为人民币127.4006万元;被告人杜姗姗作为行政部员工,参与合同诈骗数额为人民币158万元;被告人李英作为销售部员工,参与合同诈骗数额为人民币396.68万元;被告人贺×作为技术部经理,参与合同诈骗数额为人民币8162.3526万元;被告人么×作为行政部员工,参与合同诈骗数额为人民币8002.7426万元。

被告人石淑荣等59人于2014年6月17日被民警抓获,被告人申岩于2014年7月1日被民警抓获,被告人吴腾于2014年9月20日被民警抓获,被告人李英于2015年11月12日被民警抓获。

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向本院移送了指控被告人石淑荣等人犯合同诈骗罪的被害人陈×、证人证言、书证、电子证据、鉴定意见、被告人的供述和辩解等证据,认为中网互赢公司在签订、履行合同过程中,虚构事实骗取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被告人石淑荣作为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被告人王超、柏璐、申岩、任泽程、王丽娜、何春晓、常开心、张永北、郅良、宋轶群、张晶、李慧奇、张晓慧、贾波琳、梁凤明、蔺时兰、张×甲、韩美珍、牛步华、王×甲、任×乙、宋金飞、王利霞、王×乙、吴腾、赵×甲、任×甲、李×甲、刘贺、王金涛、王强、牛步琦、刘鑫、戚长合、王文龙、冯晓晖、杜姗姗、李英、贺×、么×作为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参与合同诈骗数额特别巨大;被告人钱×、韦×、张×丙、杨×甲、张×丁、何×、郅×、蔡×、王×丁、王×丙、刘×甲、张×乙、李×乙、赵×乙、张×戊作为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参与合同诈骗数额巨大;被告人刘×乙、郝×甲、李×丙、朱×甲、严×、张×己作为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参与合同诈骗数额较大;该62人的行为均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十五条、第三十条、第三十一条、第二百二十四条第(五)项、第二百三十一条,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合同诈骗罪追究其刑事责任。提请本院依法惩处。

一审答辩情况

被告人石淑荣当庭辩称,其对于中网互赢公司的销售模式并不知情,且其作为行政人员未参与销售,故不构成犯罪。

被告人石淑荣的辩护人的主要辩护意见是:石淑荣不知中网互赢公司存在诈骗行为;石淑荣仅负责行政工作,除工资外未获其他利益,不属于单位犯罪中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石淑荣有揭发检举的行为。

被告人王超对起诉书指控其犯合同诈骗罪不持异议,但辩称其仅是挂名销售总监,不应对其未直接参与的犯罪金额承担责任。

被告人王超的辩护人的主要辩护意见是:王超所担任的销售总监一职无实际管理职责,其作为直接责任人员仅应就实际参与的业务承担责任;中网互赢公司提供了具有一定价值的服务和产品,应当将产品的市场价值从犯罪数额中予以扣除;王超在单位犯罪中起次要、辅助作用。

被告人柏璐对起诉书指控其犯合同诈骗罪不持异议,但辩称其仅是行政人员,与销售工作无关,不应对全部犯罪数额承担责任。

被告人柏璐的辩护人的主要辩护意见是,柏璐不知中网互赢公司存在诈骗行为,且行政人员与销售行为无关,故柏璐不构成犯罪。

被告人么×对起诉书指控其犯合同诈骗罪不持异议,但辩称其仅负责招聘等行政工作,作用较轻。

被告人么×的辩护人的主要辩护意见是,么×在单位犯罪中并非未积极参与,亦未起主要作用。

被告人申岩对起诉书指控其犯合同诈骗罪不持异议,但辩称其作为财务人员,仅负责简单的财务工作,不应对全部犯罪数额承担责任。

被告人申岩的辩护人的主要辩护意见是,申岩的工作职责与销售工作无关,且不知中网互赢公司存在诈骗行为,故申岩不构成犯罪。

被告人贺×对起诉书指控其犯合同诈骗罪不持异议,但辩称其作为技术部工作人员,不应对其入职以来公司的全部犯罪数额承担责任,其所起作用较轻。

被告人贺×的辩护人的主要辩护意见是,贺×不知中网互赢公司存在诈骗行为,其作为技术部工作人员亦未参与犯罪,故不构成犯罪。

被告人任泽程当庭辩称,其没有直接实施诈骗行为,其业绩中有一部分系正常业务,应从犯罪数额中扣除。

被告人任泽程的辩护人的主要辩护意见是,任泽程不知中网互赢公司存在诈骗行为,亦未参与其中,故不构成犯罪。

被告人王丽娜对起诉书指控其犯合同诈骗罪不持异议,但辩称其通过正规途径应聘至公司,按公司规定的销售模式进行销售,对此种销售方式的犯罪性质认识不足。

被告人何春晓对起诉书指控其犯合同诈骗罪不持异议,但辩称其通过正规途径应聘至公司,其业绩中有部分业务系正常业务,应从犯罪数额中扣除。

被告人何春晓的辩护人的主要辩护意见是,何春晓无非法占有的目的,未实施诈骗行为,涉案钱款亦未被何春晓占有,故何春晓不构成犯罪。

被告人常开心对起诉书指控其犯合同诈骗罪不持异议,但辩称被害人主动找其所办理的业务应当从其犯罪数额中予以扣除。

被告人常开心的辩护人的主要辩护意见是:中网互赢公司为部分被害人提供了网络服务,相关事实不应认定为诈骗;被害人李×丁、张×庚、陈×甲、黄×甲被骗事实与常开心无关,应将相关犯罪数额扣除;常开心系初犯。

被告人张永北对起诉书指控其犯合同诈骗罪不持异议,但辩称被害人主动找其所办理的业务应当从其犯罪数额中扣除。

被告人张永北的辩护人的主要辩护意见是:应将被害人郝×乙、汪×的被骗金额从张永北的犯罪数额中扣除;张永北在单位犯罪中起次要、辅助作用;涉案赃款全部追回,被害人损失能够得到弥补。

被告人郅良对起诉书指控其犯合同诈骗罪不持异议。

被告人郅良的辩护人的主要辩护意见是,郅良不知中网互赢公司存在诈骗行为,亦无直接证据证明郅良实施了诈骗行为,故郅良不构成犯罪。

被告人宋轶群对起诉书指控其犯合同诈骗罪不持异议,但辩称其对公司销售模式的性质认识不清,且有部分被害人找其所作业务系正常业务。

被告人宋轶群的辩护人的主要辩护意见是:被害人赵×丙、段×、郑×被骗的事实属公司正常业务,应从宋轶群的犯罪金额中予以扣除;宋轶群在单位犯罪中起次要、辅助作用。

被告人张晶对起诉书指控其犯合同诈骗罪不持异议,但辩称有部分诈骗事实与其无关,有部分被害人所作业务系正常业务,有部分被害人为其出具了谅解书。

被告人张晶的辩护人的主要辩护意见是:被害人王×己、尹×、林×、范×、黄×乙、梁×、贾×、喻×、王×庚被骗的事实与张晶无关,在被害人徐×甲、郭×、王×辛、庄×、方×、陶×、陈×乙、白×甲被骗的事实中,张晶未实施犯罪行为,上述金额应予扣除;张晶在单位犯罪中起次要、辅助作用;部分被害人对张晶的行为表示谅解。

被告人钱×对起诉书指控其犯合同诈骗罪不持异议。

被告人钱×的辩护人的主要辩护意见是:在被害人白×乙、王×壬、陈×丙被骗的事实中,钱×本人并未实施诈骗行为,相关数额应予扣除;钱×在单位犯罪中起次要、辅助作用。

被告人李慧奇对起诉书指控其犯合同诈骗罪不持异议,但辩称其通过正规渠道到中网互赢公司工作,对公司销售模式的性质认识不清,其有劝阻被害人购买关键词的行为,且被害人出具了谅解书。

被告人李慧奇的辩护人的主要辩护意见是,李慧奇在单位犯罪中起次要、辅助作用;被害人付×、胡×、杨×甲、夏×与李慧奇所作业务系正常业务;李慧奇获得部分被害人的谅解,应对其从轻或减轻处罚。

被告人韦×对起诉书指控其犯合同诈骗罪不持异议,但辩称其通过正规渠道到中网互赢公司工作,其作用较轻;有部分被害人找其所作业务系正常业务,应从其犯罪金额中扣除。

被告人张晓慧对起诉书指控其犯合同诈骗罪不持异议,但辩称其通过正规渠道到中网互赢公司工作,作用较轻;部分被害人与其所作业务系正常业务。

被告人张晓慧的辩护人的主要辩护意见是:被害人潘×、杨×丁、史×系主动联系张晓慧做业务,被害人李×戊被骗的事实与张晓慧无关,应将上述金额从张晓慧的犯罪数额中予以扣除;张晓慧在犯罪中起次要、辅助作用;张晓慧到案后如实供述犯罪事实;主观恶性较小。张晓慧有揭发检举的行为。

被告人贾波林对起诉书指控其犯合同诈骗罪不持异议,但辩称其通过正规渠道到中网互赢公司工作,作用较轻;被害人黄×甲与其所作业务系正常业务。

被告人梁凤明对起诉书指控其犯合同诈骗罪不持异议。

被告人梁凤明的辩护人的主要辩护意见是,梁凤明在单位犯罪中起次要、辅助作用;梁凤明的认罪态度好;梁凤明的家庭困难。

被告人张×丙对起诉书指控其犯合同诈骗罪不持异议,但辩称被害人杨×戊、辛×、张×辛被骗的事实与其无关。

被告人蔺时兰对起诉书指控其犯合同诈骗罪不持异议,但辩称被害人孙×甲的事实与其无关。

被告人蔺时兰的辩护人的主要辩护意见是,蔺时兰主观上不知中网互赢公司存在诈骗行为,亦未实施具体犯罪行为,故蔺时兰不构成犯罪。

被告人张×甲对起诉书指控其犯合同诈骗罪不持异议,但辩称被害人徐×乙被骗的事实与其无关,被害人马×被骗的人民币3万元与其无关。

被告人张×甲的辩护人的主要辩护意见是:被害人徐×乙被骗的数额以及被害人马×被骗的人民币3万元不应计入张×甲的犯罪数额;张×甲在犯罪中作用较轻,其主观恶性小、社会危害性不大。

被告人韩美珍当庭辩称,其对中网互赢公司的销售模式的性质认识不明。

被告人韩美珍的辩护人的主要辩护意见是,韩美珍在与被害人联系时并未实施诈骗行为,且部分被害人主动联系韩美珍做业务,相关被害人陈×丁、王×癸、邱×、黄×丙、张×壬、袁×、李×戊、陈永刚的被骗金额应予扣除。

被告人刘×乙对起诉书指控其犯合同诈骗罪不持异议。

被告人杨×甲对起诉书指控其犯合同诈骗罪不持异议,但辩称部分被害人被骗的事实与其无关。

被告人张×丁对起诉书指控其犯合同诈骗罪不持异议。

被告人张×丁的辩护人的主要辩护意见是,张×丁在单位犯罪中起次要、辅助作用。

被告人牛步华对起诉书指控其犯合同诈骗罪不持异议。

被告人何×对起诉书指控其犯合同诈骗罪不持异议。

被告人郅×对起诉书指控其犯合同诈骗罪不持异议。

被告人王×甲对起诉书指控其犯合同诈骗罪不持异议,但辩称部分被害人主动与其联系做业务。

被告人王×甲的辩护人的主要辩护意见是,王×甲按照中网互赢公司的要求工作,作用较轻,主观恶性较小;涉案赃款已全部追缴。

被告人郝×甲对起诉书指控其犯合同诈骗罪不持异议。

被告人蔡×对起诉书指控其犯合同诈骗罪不持异议。

被告人任×乙对起诉书指控其犯合同诈骗罪不持异议,但辩称其对公司销售模式的性质认识不清。

被告人李×丙对起诉书指控其犯合同诈骗罪不持异议。

被告人李×丙的辩护人的主要辩护意见是,证明李×丙参与犯罪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李×丙主观恶性小,对自己的行为性质没有清晰明确的认识,社会危害性不大。

被告人张×戊对起诉书指控其犯合同诈骗罪不持异议。

被告人王×丁对起诉书指控其犯合同诈骗罪不持异议。

被告人王×丁的辩护人的主要辩护意见是:王×丁在单位犯罪中起次要、辅助作用;王×丁自愿认罪且系初犯、偶犯,主观恶性较小,社会危害性不大。

被告人朱×甲对起诉书指控其犯合同诈骗罪不持异议。

被告人朱×甲的辩护人的主要辩护意见是:朱×甲不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无证据证明朱×甲实施了诈骗行为,朱×甲不构成犯罪。

被告人王×丙对起诉书指控其犯合同诈骗罪不持异议。

被告人宋金飞对起诉书指控其犯合同诈骗罪不持异议,但辩称有部分被害人主动与其联系做业务。

被告人刘×甲对起诉书指控其犯合同诈骗罪不持异议。

被告人刘×甲的辩护人的主要辩护意见是:刘×甲在单位犯罪中起次要、辅助作用;到案后能够如实供述犯罪事实,积极配合公安机关的工作。

被告人张×乙对起诉书指控其犯合同诈骗罪不持异议,但辩称对公司销售模式的性质认识不清;有部分被害人对其表示谅解。

被告人张×乙的辩护人的主要辩护意见是:张×乙向被害人孟×、卜×推销网络关键词服务时并未采取欺诈手段,不应计入张×乙的犯罪数额;张×乙在单位犯罪中起次要、辅助作用;张×乙获得了被害人孟×的谅解。

被告人王利霞对起诉书指控其犯合同诈骗罪不持异议,但辩称对公司销售模式的性质认识不清。

被告人王×乙对起诉书指控其犯合同诈骗罪不持异议。

被告人李×乙对起诉书指控其犯合同诈骗罪不持异议。

被告人李×乙的辩护人的主要辩护意见是:李×乙在单位犯罪中起次要、辅助作用;李×乙主观恶性小,李×乙系初犯、偶犯。

被告人吴腾对起诉书指控其犯合同诈骗罪不持异议,但辩称部分被害人被骗的事实与其无关,且其在案发前已经离职。

被告人吴腾的辩护人的主要辩护意见是:被害人王×、雷×系主动与其联系做业务,吴腾并未参与诈骗被害人刘×丙、彭×、赵×丁、姜×的事实,相关数额应予扣除;吴腾在案发前离职,系犯罪中止;吴腾系从犯、初犯、偶犯并能如实供述犯罪事实。

被告人赵×甲对起诉书指控其犯合同诈骗罪不持异议。

被告人赵×甲的辩护人的主要辩护意见是,赵×甲在单位犯罪中起次要、辅助作用。

被告人任×甲对起诉书指控其犯合同诈骗罪不持异议,但辩称其并未参与被害人戴×被骗的事实。

被告人李×甲对起诉书指控其犯合同诈骗罪不持异议,但辩称其并未参与被害人雷×被骗的事实。

被告人刘贺对起诉书指控其犯合同诈骗罪不持异议。

被告人严×对起诉书指控其犯合同诈骗罪不持异议。

被告人严×的辩护人的主要辩护意见是,严×在单位犯罪中起辅助、次要作用。

被告人张×己对起诉书指控其犯合同诈骗罪不持异议。

被告人张×己的辩护人的主要辩护意见是,张×己对中网互赢公司的销售模式的性质认识不清,主观恶性较小,且在单位犯罪中起次要作用。

被告人王金涛对起诉书指控其犯合同诈骗罪不持异议,但辩称部分被害人被骗的事实与其无关。

被告人王金涛的辩护人的主要辩护意见是:中网互赢公司为部分被害人提供了网络服务,相关事实不应认定为诈骗;王金涛在单位犯罪中起次要、辅助作用;王金涛的主观恶性较小。

被告人王强对起诉书指控其犯合同诈骗罪不持异议,但辩称部分被害人被骗的事实与其无关。

被告人王强的辩护人的主要辩护意见是,现有证据仅能证明王强参与了诈骗被害人史×、唐×的事实,证明王强参与其他被害人被骗的事实证据不足;王强在单位犯罪中起次要、辅助作用。

被告人牛步琦对起诉书指控其犯合同诈骗罪不持异议,但辩称其并未参与被害人熊×被骗的事实。

被告人刘鑫对起诉书指控其犯合同诈骗罪不持异议。

被告人刘鑫的辩护人的主要辩护意见是:被害人薛×并未陷入认识错误而给付钱款,刘鑫亦未参与诈骗被害人包×、祁×、万×、邓×的事实,上述金额应当从刘鑫的犯罪数额中扣除;刘鑫在单位犯罪中其次要作用,系从犯。

被告人赵×乙对起诉书指控其犯合同诈骗罪不持异议。

被告人戚长合对起诉书指控其犯合同诈骗罪不持异议。

被告人戚长合的辩护人的主要辩护意见是:戚长合并未参与诈骗被害人谭×等人的事实,上述金额应当从戚长合的犯罪数额中扣除;戚长合在单位犯罪中其次要、辅助作用;戚长合有揭发检举的行为。

被告人王文龙对起诉书指控其犯合同诈骗罪不持异议。

被告人王文龙的辩护人的主要辩护意见是:王文龙在单位犯罪中起次要、辅助作用。

被告人冯小晖对起诉书指控其犯合同诈骗罪不持异议。

被告人杜姗姗对起诉书指控其犯合同诈骗罪不持异议,但辩称其只是中网互赢公司的客服人员,并未直接实施诈骗行为。

被告人杜姗姗的辩护人的主要辩护意见是:杜姗姗并未参与诈骗被害人史×、陈×乙的事实;证明杜姗姗参与诈骗被害人潘×、王×子、关×的证据不足;杜姗姗在单位犯罪中所起的作用很小,不属于直接责任人员;杜姗姗系初犯、偶犯。

被告人李英对起诉书指控其犯合同诈骗罪不持异议,但辩称其对中网互赢公司的销售模式的性质认识不清。

被告人李英的辩护人的主要辩护意见是:被害人陶×、徐×丁等人主动找李英做业务,李英并未实施诈骗行为,李英并未参与诈骗盛×、黄×乙的事实,上述金额应当从李英的犯罪数额中扣除;李英在单位犯罪中所起作用较小,不应认定为直接责任人员;李英认罪态度较好。

法庭审理期间,被告人石淑荣的辩护人向法庭提交了石淑荣的献血证,拟证明石淑荣表现良好,如明知中网互赢公司有违法行为就不会到该公司工作。

被告人王超的辩护人向法庭提交了辩护人对王超的询问笔录,拟证明刘晓强是中网互赢公司的直接负责人,王超虽名为销售总监,但未做过任何实质性的销售管理工作。

被告人申岩的辩护人向法庭提交了中企信达公司的工商档案,拟证明该公司同中网互赢公司一样,为刘晓强实际控制。

被告人张晶的辩护人向法庭提交了张晶的表现证明、无犯罪记录证明以及被害人徐×甲、陈×乙、王×己等人出具的谅解书,拟证明张晶一贯表现良好,且获得部分被害人谅解。

被告人李慧奇的辩护人向法庭提交了李慧奇的表现证明、李慧奇亲属的病例以及四名被害人出具的谅解书,拟证明李慧奇一贯表现良好,获得部分被害人谅解及李慧奇亲属患病的事实。

被告人蔺时兰的辩护人向法庭提交了蔺时兰的父亲的诊断证明,拟证明蔺时兰亲属患病的事实。

被告人韩美珍的辩护人向法庭提交了韩美珍的母亲的诊断证明,拟证明韩美珍亲属患病的事实。

被告人张×乙的辩护人向法庭提交了张×乙的表现证明以及被害人孟秋的谅解书,拟证明张×乙一贯表现良好及部分被害人对其谅解的事实。

被告人张×己的辩护人向法庭提交了张×己的表现证明以及张×己患强直性脊柱炎的诊断证明,拟证明张×己一贯表现良好且患有疾病的事实。

被告人王强的辩护人向法庭提交了王强的献血证,拟证明王强一贯表现良好。

被告人王文龙的辩护人向法庭提交了工伤伤残程度鉴定书,拟证明王文龙伤残的事实。

本院查明

经审理查明:

自2013年至2014年6月,中网互赢公司总经理刘晓强(另案处理)指使被告人石淑荣等62人,在北京市海淀区、昌平区等地中网互赢公司内,以公司名义在签订、履行关键词网络服务合同的过程中,谎称该公司系工信部下属单位,虚构有他人抢注或有买家高价收购等事实,诱骗被害人王×戊等259人在该公司完善关键词网络资源、购买付费业务,以此骗取钱款共计人民币8442.905万元(以下币种均为人民币)。其中,被告人石淑荣于2013年5月进入该公司工作,曾任行政总监、全国行政总监,在此期间,中网互赢公司合同诈骗金额为8415.905万元;被告人申岩于2013年1月进入该公司工作,曾任财务部经理,在此期间,中网互赢公司合同诈骗金额为8442.905万元;被告人王超于2014年5月任该公司销售总监,在此期间,中网互赢公司合同诈骗金额为2482.78万元,其直接参与的犯罪金额为212万元;被告人任泽程于2014年3月任该公司商务部经理,在此期间,中网互赢公司合同诈骗金额为5239.2546万元,其直接参与的犯罪金额为320.5万元;被告人韩美珍曾短期内任该公司销售总监,其直接参与的犯罪金额为60.8284万元;被告人柏璐于2013年5月进入该公司工作,曾任行政部经理,在此期间,中网互赢公司合同诈骗金额为8415.905万元;被告人张晶曾任公司直销组长,其直接参与合同诈骗金额为1053.84万元;被告人王金涛系公司商务部员工,其直接参与合同诈骗金额为656.1万元;被告人吴腾曾任公司直销组长,其直接参与合同诈骗金额为469.4万元;被告人宋金飞曾任公司直销组长,其直接参与合同诈骗金额为411.08万元;被告人李英曾任公司直销组长,其直接参与合同诈骗金额为396.68万元;被告人郅良曾任公司直销组长,其直接参与合同诈骗金额为363.074万元;被告人王强系公司商务部员工,其直接参与合同诈骗金额为355.48万元;被告人张晓慧曾任公司直销组长,其直接参与合同诈骗金额为317.4万元;被告人常开心曾任公司直销组长,其直接参与合同诈骗金额为302.62万元;被告人何春晓曾任公司直销组长,其直接参与合同诈骗金额为257.16万元;被告人张永北曾任公司直销组长,其直接参与合同诈骗金额为218.78万元;被告人梁凤明曾任公司直销组长,其直接参与合同诈骗金额为193.21万元;被告人戚长合系公司商务部员工,其直接参与合同诈骗金额为166.7万元;被告人李慧奇曾任公司直销组长,其直接参与合同诈骗金额为199.15万元;被告人牛步琦系公司商务部员工,其直接参与合同诈骗金额为148.36万元;被告人杜姗姗系公司行政部客服人员,其直接参与合同诈骗金额为158万元;被告人王丽娜曾任公司直销组长,其直接参与合同诈骗金额为83.768万元;被告人冯小晖系公司商务部员工,其直接参与合同诈骗金额为127.9006万元;被告人王文龙系公司商务部员工,其直接参与合同诈骗金额为120.63万元;被告人刘鑫系公司商务部员工,其直接参与合同诈骗金额为111万元,被告人王利霞系公司直销部员工,其直接参与合同诈骗金额为172.7万元;被告人贾波琳曾任公司直销组长,其直接参与合同诈骗金额为64.48万元;被告人宋轶群曾任公司直销组长,其直接参与合同诈骗金额为56.82万元;被告人牛步华系公司直销部员工,其直接参与合同诈骗金额为149万元;被告人刘贺系公司直销部员工,其直接参与合同诈骗金额为130.3万元;被告人蔺时兰系公司直销部员工,其直接参与合同诈骗金额为100.15万元;被告人王×甲系公司直销部员工,其直接参与合同诈骗金额为86.548万元;被告人李×甲系公司直销部员工,其直接参与合同诈骗金额为84.66万元;被告人王×乙系公司直销部员工,其直接参与合同诈骗金额为80.2万元;被告人赵×甲系公司直销部员工,其直接参与合同诈骗金额为67.16万元;被告人任×甲系公司直销部员工,其直接参与合同诈骗金额为66.7万元;被告人张×甲系公司直销部员工,其直接参与合同诈骗金额为54.8万元;被告人任×乙系公司直销部员工,其直接参与合同诈骗金额为54.8万元;被告人钱×曾任公司直销组长,其直接参与合同诈骗金额为39.67万元;被告人韦×曾任公司直销组长,其直接参与合同诈骗金额为35.7万元;被告人赵×乙系公司商务部员工,其直接参与合同诈骗金额为29.9万元;被告人蔡×系公司直销部员工,其直接参与合同诈骗金额为46.42万元;被告人张×乙系公司直销部员工,其直接参与合同诈骗金额为38万元;被告人王×丙系公司直销部员工,其直接参与合同诈骗金额为28.2万元;被告人张×丙系公司直销部员工,其直接参与合同诈骗金额为27.02万元;被告人王×丁系公司直销部员工,其直接参与合同诈骗金额为24万元;被告人张×丁系公司直销部员工,其直接参与合同诈骗金额为23万元;被告人李×乙系公司直销部员工,其直接参与合同诈骗金额为21.4万元;被告人张×戊系公司直销部员工,其直接参与合同诈骗金额为15.24万元;被告人何×系公司直销部员工,其直接参与合同诈骗金额为12.8万元;被告人郅×系公司直销部员工,其直接参与合同诈骗金额为11.8万元;被告人杨×甲系公司直销部员工,其直接参与合同诈骗金额为10.38万元;被告人刘×甲系公司直销部员工,其直接参与合同诈骗金额为10万元;被告人李×丙系公司直销部员工,其直接参与合同诈骗金额为9.8万元;被告人严×系公司直销部员工,其直接参与合同诈骗金额为9.72万元;被告人张×己系公司直销部员工,其直接参与合同诈骗金额为5万元;被告人朱×甲系公司直销部员工,其直接参与合同诈骗金额为3.8万元;被告人郝×甲系公司直销部员工,其直接参与合同诈骗金额为3.62万元;被告人刘×乙系公司直销部员工,其直接参与合同诈骗金额为3万元;被告人么×于2013年10月进入该公司工作,系行政部员工,在此期间,中网互赢公司合同诈骗金额为8002.7426万元;被告人贺×于2013年9月进入该公司工作,系技术部员工,后任技术部经理,在此期间,中网互赢公司合同诈骗金额为8162.3526万元。

被告人石淑荣等59人于2014年6月17日被民警抓获,被告人申岩于2014年7月1日被民警抓获,被告人吴腾于2014年9月20日被民警抓获,被告人李英于2015年11月12日被民警抓获。

案发后,涉案赃款已全部追缴并扣押在案。在本院审理期间,部分被害人对被告人张晶、李慧奇、张×乙予以谅解。

上述事实,有经庭审举证、质证的下列证据在案证实,本院予以确认:

1、被告人石淑荣的供述:其于2013年5月进入中网互赢公司工作并于2014年4月担任全国行政总监,负责全国各分公司的行政事务。该公司法定代表人是陈冬丽,公司总经理是刘晓强,下设行政部(经理柏璐)、销售部(现任总监王超,前任总监韩美珍)、技术部(经理贺×)和财务部(经理申岩)。其中,行政部主要负责招聘面试和员工培训,其负责统筹安排行政部的各项工作,柏璐负责安排行政部具体工作,么×负责招聘和培训。其来公司两个月左右,就听说公司商务部存在配合直销部骗取客户信任的行为,直销部的销售员通过QQ下载刘晓强提供的客户名单,给客户打电话询问是否需要转让关键词,如果需要,销售员就对客户说把客户的关键词信息发到交易平台上,后销售员把客户资料交给商务部,商务部员工冒充买家身份给客户打电话,谎称欲高价收购客户的关键词,如果客户同意,再谎称客户的关键词还需要进一步完善。此时再由直销部员工与客户联系,让客户做其公司的业务以完善关键词,客户同意后,由销售员打印合同,找卢×盖章后把合同传真或者邮寄给客户,客户签好字后发给其公司并将钱款转至其公司账户中,财务部确认收款之后,技术部负责给客户制作相关产品。产品的价格由刘晓强制定。其知道公司的诈骗行为后,也曾提出过离职的请求,但刘晓强说其只负责公司行政方面发展和设立分公司,言外之意就是不用其去欺骗客户,其就留下来了。

2、被告人柏璐的供述:其于2013年5月到中网互赢公司担任行政专员。石淑荣原是行政部的负责人,在她担任全国行政总监后,其临时负责行政部的工作,其上级是石淑荣,石淑荣的上级是刘晓强。刘晓强不在公司时,石淑荣负责公司的全面工作,有时客户到公司也由石淑荣负责接待。行政部主要负责招聘、培训、劳动合同、绩效考核和前台等工作。行政部在多家招聘网站发布招聘信息,由其和么×、赵×、李×3约应聘者面试,其将相关信息制成表格上报给石淑荣或者刘晓强,其负责面试,再将面试合格的人员信息报给刘晓强。具体培训工作由么×负责,其也曾帮助么×培训过两次,主要是培训产品的有关内容。公司还有话术单,内容是说有人想抢注客户的资源之类的,具体是谁教给销售人员的其不清楚。公司的直销部负责联系客户推销业务,商务部辅助直销部工作,即冒充抢注关键词资源的人或者购买关键词的买家与客户联系,使客户愿意购买直销部推销的产品。公司销售总监是王超,直销一组组长是王丽娜、二组组长何春晓、三组组长常开心、四组组长张永北、五组组长郅良、七组组长李英、八组组长宋轶群、九组组长张晶、十二组组长韦×、十三组组长张晓慧、十四组组长贾波琳、十五组组长梁凤明,商务部主管是任泽程。

3、被告人么×的供述:其于2012年11月到中网互赢公司行政部工作,2013年5月至11月离职,后回到公司继续工作。其公司由销售部、行政部、技术部、财务部组成,北京的公司大概有110人左右。行政部门负责招聘、面试、培训和人事调动,石淑荣是行政部门的总负责人,她除了管行政部的问题,还会给销售部门做业绩统计,如果刘晓强不在公司,由石淑荣管理公司的全面工作。其主要负责考勤和招聘面试。对于应聘销售部的人员,由柏璐和其进行面试后,进行简单的培训,主要介绍公司所做产品,然后把几种不同情况下的话术单交给新员工进行学习。话术单的开头是介绍中网互赢公司是工信部的直属单位或者是商标局的下属单位,问客户是否需要转让域名,针对客户的不同反应进行回复。话术单是刘晓强拟定的,其来公司的时候就有话术单了。直销部打电话推销域名,商务部冒充其他人员假装要购买客户的域名,以便让客户购买公司的产品。其中有的客户因产品没有转卖成功,认为被骗并要求退款,石淑荣负责接待这些客户。

4、被告人申岩的供述:中网互赢公司由销售部、财务部、行政部和技术部组成。其于2013年到该公司担任会计,主要负责根据合同和员工业绩计算提成、发放工资,并根据刘晓强的安排进行账户间的转账。2013年底,其发现有员工冒充第三方买家给客户打电话,而且用虚假的营业执照等资料欺骗客户,但其认为该公司给其的工资比其他地方高,且其与公司法定代表人是亲戚,所以没有离开公司。在王超担任公司销售总监之前,韩美珍是销售总监,但是刘晓强不想让别人知道她的业绩,所以她任职期间没有业绩单,每月月底,刘晓强告诉其一个数字作为韩美珍的业绩,其再据此计算提成。2014年6月17日,刘晓强给其打电话说“知道公司出事了,千万别把财务部柜子里的合同给警察”,因为合同上有业务员和客户的名称、金额、电话等信息,如果警察拿到合同会对公司不利。

5、被告人贺×的供述:其是中网互赢公司的技术部负责人。其公司有行政部、财务部、销售部、商务部和技术部。行政部负责招聘培训和考勤制度,财务部负责发放工资和提成,销售部和商务部互相配合打电话骗客户购买公司产品,技术部负责制作产品。其公司的业务员给被害人打电话,称自己是一个关键词第三方转让平台,推销关键词服务,后另外一个员工给被害人再打电话谎称要购买该关键词,但需要加一些其他服务,该被害人认为有利可图,就会再给销售部员工打电话购买相关服务。业务谈成后,销售部员工会将产品和服务交由技术部制作。其平时在公司总能听到销售部和商务部打电话,他们经常用假声给被害人打电话,其也听到过说话的内容,后来还有客户上门闹事说公司诈骗。

6、被告人王超的供述:中网互赢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是陈冬丽,总经理是刘晓强,公司下设销售部、财务部、行政部、技术部。其于2013年4月进入该公司销售部工作,于2014年5月被刘晓强任命为销售总监,负责北京公司销售部的日常管理,包括召开会议、总结工作、督促员工完成业绩,其前任销售总监是韩美珍。销售部分为直销部和商务部,直销部包含15个组,每组设一名组长,成员三到六人;商务部经理是任泽程,下设15名员工,配合15个直销组工作。刘晓强通过企业QQ共享“3G关键词”持有人的信息,直销部员工据此与客户联系,谎称有人在其他网络平台抢注该资源,可暂时替客户保护该关键词不被抢注,同时向客户灌输关键词若被被抢注则转让价格会受影响的思想。后直销部员工将客户信息发送给商务部,商务部员工使用单位发放外地手机号给客户打电话,冒充第三方买家欲高价购买客户的关键词,但前提是在其他网络平台上也要注册该关键词。同时,直销部员工使用外地手机号冒充外地网络公司人员与客户联系,要求客户让中网互赢公司解除对其关键词的保护。此时,客户误以为确实有人要购买其持有的关键词,必须要找中网互赢公司对该关键词进行完善,就会与中网互赢公司销售人员联系,签订该关键词名下的“.TM”域名注册、网页、手机APP等产品合同。客户付款后,刘晓强通过企业QQ告知客服卢×,由她在QQ群中公布,并由上海分公司员工进行汇总,财务部月底根据直销部员工提供的合同和汇总记录进行比对,按照业绩给员工发工资和提成。技术部负责制作相关产品,这些产品成本很低,但向客户要价很高。

7、被告人任泽程的供述:其于2013年7月到中网互赢公司销售部工作,一开始在直销部,后被分配到商务部,因业绩突出,于2014年3月被刘晓强任命为商务部经理,主管商务部的人员分配,即安排商务部员工与对应的直销小组配合,还负责商务部的业绩统计,即每月汇总商务部员工的业绩,交给总经理刘晓强。前任商务部经理是郭勉(冕),当时的副经理是现任销售总监王超,王超的前任销售总监是韩美珍。商务部负责给直销部打配合,冒充一些大公司副总以上级别的人员,谎称欲购买客户持有的关键词,但关键词尚需进一步完善,诱骗被害人购买直销部推销的产品,再根据客户的经济状况,选择继续诈骗或者退出。其冒充江西省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姚总”进行诈骗。其与其女友张晶配合,诈骗成功十余起,包括关键词“中国磁芯网”、“船舶网”等。其与直销部的李英配合,于2014年4月诈骗成功过一起“船舶设备”和一起“中国过滤网”的业务。其和直销部的人员基本都配合过,基本都是一些小生意,有的也没有算入其业绩。其到商务部工作后,给公司创造收益500万元左右。

8、被告人王丽娜的供述:其于2013年3月到中网互赢工作,同年6、7月间担任直销一组组长。其刚入职时接受了产品基础知识和话术的培训,话术包括抢注话术和转让话术。抢注话术是谎称有他人抢注客户的关键词,问客户是否需要保护,骗客户在公司注册;转让话术是直销部与商务部配合,由商务部冒充第三方抢注资源、高价收购资源,欺骗客户在公司办理业务。其还给张×丙、李慧奇和宋轶群打过配合。

9、被告人何春晓的供述:其于2013年7月到中网互赢公司销售部工作,其是直销二组的组长。在其入职时,刘晓强负责给其培训,并给其一份话术单,让其对客户宣称自己是域名交易中心中网互赢公司的员工,后来的新版话术单要求其自称国家互联网信息中心员工。公司给直销部员工提供关键词客户资料,直销部员工给客户打电话,如客户有意转让关键词,就告诉公司商务部员工,由商务部员工冒充第三方买家与客户谈收购事宜,且要求客户对关键词进行完善,客户就会与其联系购买产品。

10、被告人常开心的供述:其于2013年8月到中网互赢公司销售部直销三组工作,万婷是三组组长,其是组员。如果其以中网互赢公司员工的名义所谈的业务失败,就会用中企信达公司员工的名义与客户继续联系。其联系客户是虚构了有他人抢注的事实。

11、被告人张永北的供述:其于2013年11月到中网互赢公司销售部工作,销售总监是韩美珍和王超,其后来担任直销四组组长。刘晓强将客户信息共享在企业QQ中,其根据相关信息给客户打电话,让客户相信其公司的技术好,能够办理域名注册或者网站,并可以卖出好价钱。只要客户同意转让,就会有假的买家与客户联系。其到公司时没有经过培训,是其看别人怎么打电话学会的。

12、被告人郅良的供述:其于2013年9月5日到中网互赢公司上班,石淑荣对其面试,入职后之后有培训,但培训的人员并不固定。2014年4月开始,其担任直销五组的组长。其与公司的洪靖宇、王文龙、王金涛等人配合诈骗过被害人的钱款,其中有一个被害人叫徐×乙。其知道其行为是诈骗行为。

13、被告人李英的供述:其于2013年11月到中网互赢工作,2014年5月辞职。销售部的负责人是王超,销售部由直销部和商务部构成。直销部下设15个组,其是直销四组的员工,常开心是组长。其后来被调到直销七组,没有组长。其在职期间共骗过7、8个客户。其谈完客户之后会通知商务部的任泽程等人继续“跟进”,所谓“跟进”,就是让他们冒充买家去联系客户,高价收购关键词等。但这些话其不会对他们明说,因为这种方式已经约定俗成,商务部的人也知道该怎么做,大家都心知肚明。

14、被告人宋轶群的供述:其于2013年12月到中网互赢公司工作,行政部的柏璐对其面试,具体谁培训的其记不清了。其是销售部直销八组的组长。在给客户打电话时,如果客户不想在中网互赢公司注册,其就会谎称有人抢注客户的关键词,只有中网互赢公司能注册。

15、被告人张晶的供述:其于2014年2月底进入中网互赢公司工作,当时是么×对其面试、柏璐对其培训,介绍公司产品时,让其谎称自己是国家互联网信息中心的,以便让被害人相信其公司的实力。其是直销九组的组长,其负责给客户推销产品,商务部员工冒充他人给客户打电话,让客户紧张起来,害怕自己的域名被别人注册或者误认为有人要高价购买他的域名,这样客户就会与直销部员工联系购买公司的产品。其曾以这种方法与徐×甲、陈×乙、季卫东等多名客户签订了合同,并因此获得提成。还有一些其他同事谈的业务,都算在其的业绩当中,目的是按照较高的比例多拿提成,因为其公司规定,业务量越大,提成的比例就越高。其没有和李英配合过,不知道她为何把业绩算到其名下。李英和吴腾也是直销组的组长。

16、被告人钱×的供述:其于2013年12月进入中网互赢公司工作,后其被任命为直销十组的组长。其向客户推销公司的服务和产品时,有些客户并不愿意注册开发相关关键词,其他员工就会冒用其他公司的名义向客户施压,谎称对客户的关键词感兴趣,或者谎称要抢注相关关键词,这样客户就会购买中网互赢公司的服务。其中,其曾配合王×丙,谎称欲购买关键词“校友网”,骗取李×4的钱款。

17、被告人李慧奇的供述:其于2014年2月到中网互赢公司工作,行政部的么×对其面试和培训,其担任直销十一组的组长。其工作流程就是给客户打电话,按照话术单的要求说,如果客户有意向,其就把客户信息交给经理,然后找人冒充别的公司或者以其公司子公司的名义给客户打电话,谎称抢注,这样客户就会主动给其打电话要做回产品。

18、被告人韦×的供述:其于2013年5月进入中网互赢公司工作,销售部门主要负责给客户打电话推销产品、与客户签订合同,负责人系王超,其是直销十二组的组长。其公司不是工信部的下属单位,也根本没有人要抢注客户的关键词或者相关产品,在转让的过程中,其公司的员工冒充第三方买家给客户打电话谎称收购关键词,欺骗客户。

19、被告人张晓慧的供述:其于2013年9月进入中网互赢公司工作,么×对其进行培训,培训的内容主要是对域名相关知识及话术的讲解。其公司的销售模式是谎称有他人抢注客户的关键词或者冒充第三方买家高价收购客户的关键词,同时向客户提出完善关键词的需求,客户就会找其公司制作产品,之后冒充第三方的员工再找个理由不购买客户的关键词。

20、被告人贾波琳的供述:其于2013年11月到中网互赢公司工作,柏璐和么×对其进行面试,后柏璐对其进行培训,主要内容是介绍公司产品,并给其话术单让其按照要求给客户打电话,谎称自己是国家互联网信息中心中网互赢注册审核机构,并告诉客户有人要抢注客户的关键词,之后商务部的人员还会冒充第三方买家谎称要高价收购客户的关键词,但需要完善相关平台上的网络资源,这样客户就会与其联系做相关产品。其于2014年5月开始担任直销十四组的组长。

21、被告人梁凤明的供述:其于2013年8月到中网互赢公司工作,行政部的柏璐或者石淑荣对其面试,后经过培训,开始给客户打电话。其于2014年6月担任直销十五组的组长。公司有人负责把关键词持有人的信息放在QQ群中,公司给每一个员工发一份话术单,员工按照话术单的内容给客户打电话。一般情况下,需要给客户打三个电话,第一个电话说其是中网互赢公司的,有人要抢注客户持有的关键词。第二个电话询问客户是否需要保护,如果不保护关键词资源,有可能被其他人抢注。第三个电话由另外一名员工拨打,冒充其同行的其他公司谎称要注册客户的关键词资源,目的就是让客户着急。这样客户就会在中网互赢公司做产品。

22、被告人吴腾的供述:其于2012年12月到中网互赢公司工作,三个月后辞职,2013年11月又回到公司上班,直至2014年4月离职,其曾担任过直销十四组的代理组长。其与商务部的员工配合,由他们冒充买家要高价收购客户的关键词,或者冒充其他网络公司的人谎称要抢注客户的关键词。让客户觉得有利可图,就会满足他们提出的完善关键词的要求。

23、被告人宋金飞的供述:其于2014年4月到中网互赢公司工作,当时行政部主管柏璐对其面试和培训,并给其一张话术单,内容是给客户介绍公司产品等。直销部分为十五个小组,其曾经担任过直销十一组的组长,因同年5月底其老家收麦子,其总请假,所以公司就安排李慧奇担任组长。由于十一组成立的时间不长,所以没有固定的商务部人员配合,其都是找关系不错的同事配合,主要是张成元。

24、被告人李×丙的供述:其于2014年5月到中网互赢公司工作,在公司化名李园。其进入公司时,行政部的王冰对其面试,介绍了公司情况并给其发放了话术单。其主要负责联系客户,对她们说要把他们的关键词挂在公司的交易平台上做宣传,但实际上并没有这样做,其知道自己的行为是欺骗行为。其在公司工作了半个月左右了解到商务部的员工冒充其他买家欺骗客户购买公司产品,所以其打算开完工资就离开,结果就被抓了。

25、被告人刘×甲的供述:其于2014年4月到中网互赢公司工作,行政部的王冰对其面试和培训,首先告诉其公司的产品名称,后给了其一张话术单,让其按照话术单的内容给客户打电话。首先其跟客户说其单位是工信部下属商标域名管理中心或者是中企信达交易部,问客户手中的关键词是否需要转让,或者跟客户说第三方的人要抢注他的关键词资源,问客户是否需要保护,如果需要就给他保护。具体有两种方法,第一种是抢注,就是给客户打电话说客户手中的关键词要被第三方申请注册了,客户是原属单位,有优先注册权和知情权,然后问客户是否需要注册,如果要注册,其就跟客户说业务的种类和价格。第二种是转让,如果客户要转让,公司就帮助客户把关键词挂在网上,之后其把客户资料给商务部的人,让他们冒充买家身份给客户打电话,内容大概就是让客户把关键词的资源完善,会卖很高的价钱。之后客户就会给公司的销售人员打电话,去做客户原来没有、但是买家需要的资源,当客户做完后,商务部的人还会接着冒充买家,让客户做更多资源。但是在抢注中,根本没有第三方要抢注,销售人员跟客户所说的公司的名字是假的;转让中,买家是商务部的人冒充的,其公司也没有专业机构对关键词价值进行鉴定,跟客户说做完资源后会卖很好的价钱也是随便说的,因为没有人买。

26、被告人朱×甲的供述:其于2014年4月进入中网互赢公司工作,柏璐对其面试,么×对其培训。其在公司化名李×辛。其进入公司后只签署过一次合同。2014年5月,其根据公司提供的电话联系一个叫朱伟光的客户,因为他持有“感应电炉供应商”的网络关键词。后其找注册三组的梁凤明配合其,冒充了一个买家谎称要购买朱伟光的资源,后来朱伟光联系其,让其帮他做全网注册,其就和朱伟光签订了合同,金额是3.8万元。

27、被告人张×丙、蔺时兰、张×甲、韩美珍、刘×乙、杨×甲、张×丁、牛步华、何×、郅×、王×甲、郝×甲、蔡×、任×乙、张×戊、王×丁、王×丙、张×乙、王利霞、王×乙、李×乙、赵×甲、任×甲、李×甲、刘贺、严×、张×己、王金涛、王强、牛步琦、刘鑫、赵×乙、戚长合、王文龙、冯小晖、杜姗姗的供述所证明的内容与前述被告人的供述所证明的内容基本一致。

28、被害人王×的陈述证明:2010年末,其注册了一个移动互联网的3G关键词“中国校园门户”及相关网站。2013年11月底,中网互赢公司的刘昕(也叫刘利强)给其打电话称“中国校园门户”的TM商标和APP客户端有人抢注,但被中网互赢公司保护着,如果被抢注,其资源就无法转让。刘昕还称中网互赢公司是工信部下属的专门做域名开发的公司,如果让他们公司负责开发,可以保护其他相关端口不被他人抢注,且转让时可免费过户。在其考虑的过程中,刘昕不断打电话催,说只能保护24小时,如果抢注方向工信部投诉,可能要取消中网互赢公司的资格,同时刘昕把合同发给其,其同意并签订了合同并支付钱款4.2万元。后其接到云南投资集团刘军的电话,称欲以280万元收购其“中国校园门户”的资源,但要求其把该资源注册在微信公众平台上,其表示同意并与中网互赢公司签订了合同并支付钱款9万元。后其再和刘军联系时,刘军称他们联系到和其相近似的关键词,但是资源比其的多,如果其能注册和其他人一样多的关键词还可以要其的关键词,价格也可以再高,但其没有同意。后其又接到鄂尔多斯国有资产投资控股集团投资部张经理的电话,称以高价收购其“中国校园门户”资源,并问其“B2B行业门户”的数据都做了没有,其问刘昕,刘昕称已有人在做,但他能给其抢回来,其表示同意并与公司签订了合同,为此支付17.5万元。后其无法联系到张经理,也无法联系到刘昕。经多方查找,其找到了中网互赢公司财务人员的电话,后他们给了其吴腾的电话,吴腾说刘昕生病了,其的相关资源由她负责。后山东的赵磊欲收购“中国校园门户”资源,同时吴腾给其打电话说有人又在抢注其资源,正在审核,中网互赢公司保护不了多久,赵磊也催其把资源先占上。为了成交,其又与中网互赢签订合同并支付钱款27.8万元。2014年2月21日,其代表长春富能电子有限公司与中网互赢公司签订合同,服务内容为“中国校园门户”微淘通(3年)、行网建设(2年)、电脑版APP注册(1年),共计278000元,联系人为吴腾。结果后来联系不上赵磊。吴腾说再帮着联系其他客户。

29、被害人徐×甲的陈述证明:2014年5月,其接到自称中网互赢公司员工陈鑫的电话,称有人欲在B2B平台上抢注其早先注册的船舶制造网、船舶制造门户和船舶制造商场三个网站,中网互赢公司是工信部下属的公司,已采取临时保护的方式让他人无法在B2B平台抢注,还称如果其要在B2B平台注册关键词,可以找他们公司。后其接连接到3个各地买家的电话,均称欲以8000万元以上的高价收购船舶制造网、船舶制造门户和船舶制造商场的关键词,但前提是要通过中网互赢公司在B2B平台上也注册相关关键词。后其每天都接到陈鑫的电话,其最终决定与中网互赢公司合作,除了做B2B平台之外,其还让陈鑫给其做了22个TM域名的注册。为此,其与中网互赢公司签订了两份合同并支付了12万元和17万元。后各地买家称其只做了一年的服务,不符合他们的要求,必须要做五年服务。于是其又和陈鑫联系,签订了第三份合同将服务期延续为五年并支付48万元。后其再联系三个买家都无法联系上。

30、被害人张×的陈述证明:其于2012年购买了无线网址的“船舶设备”域名及“船舶设备”域名,打算过几年自己开发用。2014年3月31日,其接到中网互赢公司李英的电话,称他们公司是工信部的授权单位,可以把其“船舶设备”的资源放在交易平台上,其表示同意。当天下午,有一个自称是甘肃国有资产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张林乡的人给其打电话,问其是否愿意转让关键词,其没有同意。但该人一直给其打电话,当该人提出以800万元收购时,其表示同意。后他又打电话说“船舶设备”的全网合一平台被别人注册了,会影响后期开发,他建议其找中网互赢公司争议回来。其间,李英也给其打电话,称如果资源被别人抢注,可以通过争议要回来,不过争议回来需要付费5.8万元。此时甘肃国投打电话说坚持要这张证书,并且说价格可以调整为1200万元。双方签订了合同,等证书出来就安排预付款。其遂分两次共付了5.8万元,后其要求甘肃国投付款时,对方一直不接电话或关机。此外,其又被自称是降息投资集团姚威的人欺骗,支付给中网互赢公司钱款。后其联系江西投资集团和甘肃国有投资集团,并没有叫姚威和张林乡员工。其遂联系李英坚决要求退款,但是对方找各种理由拖延。

31、被害人黄×乙的陈述证明:其曾于2010年2月买过一个工信部“中国过滤网”信息名址。后来中网互赢公司的李英打电话并发短信,称他们公司是工信部直属单位,先帮其把“中国过滤网”下面所有未注册资源保护起来,能帮其把它转让出去。次日,其接到自称江西省投资集团公司的姚威的电话,要收购“中国过滤网”资源。后一个自称上海某网络公司的人说欲注册其的中国过滤网”TM资源,但被中网互赢公司保护着,让其释放资源让他们的客户注册,如果我不释放,他们就去提起争议。过了一会儿,姚威又打电话称他们技术部查到“中国过滤网”的TM有争议,让其务必要注册“中国过滤网”的TM,并获得证书,他们见到证书就可以签订合同支付定金。中网互赢公司的李英告诉其必须注册10年才能获得证书,于是其让李英注册了“中国过滤网”TM。此后,姚威不断以其资源有问题为名,骗其向中网互赢公司支付钱款办理本不需要办理的业务。后其联系姚威,对方一直不接电话,其也无法联系到李英。其发现被骗后要求中网互赢公司退款,但对方迟迟不办理。

32、被害人梁×的陈述证明:其拥有“中国测绘业务”、“中国测绘信息网”和“中国矿产资源”三个关键词。2013年11月初,其接到李英的电话,她自称是中网互赢公司的部门经理,可以给其发布关键词转让信息,在网站做推广。几天后,一个自称是天堂硅谷创业集团公司的副总经理梁正给其打电话,称要买其的“中国测绘业务”和“中国矿产资源”关键词。其于2013年11月29日和梁正网签了合同,梁正要求其支付办理中国测绘业务的TM商标、3G门户、手机APP三项的注册费用。2014年2月26日,其又和一个自称是苏州元禾控股有限公司的李洋签订了一份中国测绘业务域名交易的承诺书,李洋要求其支付办理微信公众平台、全网通址、通用网址、B2B的注册费用。2014年5月9日,一个自称是云南省投资控股集团公司的倪训昆的人和其联系,后签订了中国测绘业务的收购合同书,他要求其支付办理中国测绘业务的4GAPP、TEL域名、招商网站的注册费。上述三人都说会把购买其关键词的费用给其,但最终没有给其钱款。

33、被害人刘×丁的陈述证明:2014年5月初的一天,中网互赢公司一名叫王丽的女业务员给其打电话,问其是否有一个叫“酒店设备”的关键词,并且说她们公司可以给关键词做域名,其说等有需要的时候再说,两天后,有一名叫刘刚的男子给其打电话,称他是江西省投资集团公司的,要购买其“酒店设备”的关键词,开价3亿元,但前提是其必须先将“酒店设备”注册一个B2B端口,于是其就想起了王丽,后其与王丽联系让中网互赢公司帮其做B2B,并支付了5万元的费用。B2B做完后,其给刘刚打电话,刘刚说在网上看不到该B2B端口,于是其就问王丽,王丽说注册1年的在网上是看不到,2年以上才可以看到。刘刚说必须注册两年的他才购买其关键词,后来刘刚的电话就打不通了。

34、被害人徐×乙的陈述证明:2014年4月16日有一个自称是广州金融控股集团的曾凡春给其打电话,称要收购其“双汇”的关键词,说还需要其他的配置,其就按照他说的去做,后其联系了北京中企信达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的郅良,给其的关键词注册了B2B业务,期限是一年,其支付了4万元。后曾凡春陆陆续续提出各种要求,其就按照他的要求注册其他平台的关键词,但其后来看他总是这样,没有诚意收购,就不再按他的要求做了。

35、被害人李×己的陈述证明:2014年6月的一天,其接到中网互赢公司一个叫钱×的经理打来的电话,他说他们公司是互联网信息中心的下属企业,跟工信部很熟,做一些资源维护很方便,有需要的话可以跟他联系,然后就挂了电话。几天后,一个自称是浙江温州金融投资集团张明江的人打电话称要收购其的关键词,但是要将OTO、B2B的资源做好,收购价格是2.6亿元。其就想到中网互赢公司的钱×了,其给钱×打电话,让他帮其做这些资源维护,后其给钱×汇款10万元。但是做好后,其就无法联系到张明江了。

36、被害人李×庚的陈述证明:2014年5月,有一个自称中网互赢公司李×丙的女子给我打电话,说可以把我的“重庆装修”的关键词放到他们公司交易平台上。过了几天,一个叫倪训昆的买家给其打电话说愿意出80万元买该关键词,但他说该关键词是一个裸词,必须注册一个有TM域名的资源。之后其问李×丙,李×丙也说是个裸词,她说她们公司可以注册TM资源,1.8万元10年,所以其就给李×丙汇款1.8万元,注册了TM域名。后来倪训昆又给其通话说他们需要有B2B资源的关键词,之后其又问李×丙,李×丙说做B2B需要5万元。当其把这个关键词注册成了带有B2B的形式后,倪训坤说这个关键词资源的微信公众平台有争议,需要注册一个带有端口的微信公众平台。其又给李×丙打电话注册了微信资源,费用3万元。注册后倪训坤又说这个微信公众平台只是一个端口,还不完善,需要再注册带有数据的平台。后来其怀疑被骗了,就没有再继续做。

37、被害人史×的陈述证明:2014年5月,其接到中网互赢公司业务员白雪的电话,问其名下的“南通保险箱”域名是否转让,并说市场价七八百万元,其表示同意。白雪说她会把其关键词挂在他们公司的交易平台上。半个月后江西一个公司的人跟其联系说在交易平台上看到其关键词的转让信息,对方愿以1800万元的价格购买,但提出必须针对该关键词再做两个B2B和O2O的业务。其就联系白雪,要求做这两项业务,并支付了10万元。白雪说一星期做好,一星期后其联系白雪,她说还没做好需要半个月,之后再联系又说两个月才能做好,其一直等也没有消息,这两项业务在网上也查不到。后来收购公司的电话也打不通了。

38、被害人朱×乙的陈述证明:其拥有“感应电炉供应商”的关键词,该词最初注册在其子朱伟光名下,后中网互赢公司联系其后,其就将该关键词转到其名下。2014年4月份左右,其接到了自称是中网互赢公司业务员李×辛的电话,称他们公司是工信部的直属机构,说有人要抢注其的关键词,他可以帮我免费保护起来,其表示同意。一天后,上海智龙网络公司的人给其打电话,称他们公司要注册关键词“感应电炉供应商”的全网合一申请,还说如果其不注册就要释放出来让给别人,否则后果自负等等,因为其不懂这些,就打电话向李×辛咨询,李×辛告诉其说可以帮助其抢回来,只要其现在就注册这个资源。其表示同意,并与李×辛签订了合同,向他提供的账户支付了3.8万元,后来李×辛将这个全网合一平台的证书寄给了其。后来又有买家和其联系,要高价收购其的关键词,但前提是要求其继续做其他资源,其又向李×辛咨询,李×辛就不停的劝其赶紧做好这些资源后转让,后来有人提醒其这可能是个骗局,其才知道受骗了。如果没有人说要抢注其的资源其肯定不会注册这些资源。

39、被害人贾×、王×辛等二百余人的陈述亦能证明中网互赢公司以他人抢注或虚构第三方高价收购的方式诈骗钱款的事实。

40、证人腾×的证言证明:其是中网互赢公司技术部副经理,技术部经理为贺×。技术部下设5个小组,分别为美工组、IOS组(组长杨×乙)、网页组(组长杨×丙)、安卓组(组长金×)、微信组(组长孙×乙)。其曾听销售部的员工说过,其公司部分员工向客户谎称其他员工向客户推销的产品。有时其经过销售部,听到员工给客户打电话时有夸大的成分。2014年5月,其在互联网上看到了有人说其公司涉嫌诈骗,但其选择继续在公司工作。

41、证人金×的证言证明:其是中网互赢公司技术部安卓组组长。其公司技术部所作产品都很简单,但是收费都很高。公司销售员工向客户宣称其公司所做安卓应用存在后台,还宣称能够给客户实现在线支付功能,但实际上都无法实现。其在公司看到或听到过销售部员工以他人抢注或者有第三方高价收购的方式诱使客户购买产品,但最终也没有人向客户购买产品。

42、证人杨×乙的证言证明:其是中网互赢公司技术部IOS组组长。贺×、腾×分别为技术部的经理和副经理,她们把销售部员工给她们的项目单分给技术部的员工,然后技术部按照要求制作产品。

43、证人孙×乙的证言证明:其是中网互赢公司技术部微信组组长。其于2014年3月到该公司上班,4月就知道公司存在诈骗行为。其平时能够听到业务部和商务部的员工经常用假声或者捏着鼻子给客户打电话,而且员工向客户购买自己公司员工推销的产品也是不可能的。后来经常有客户来公司闹,贺×和其聊天时也提到过这些事情。

44、证人杨×丙的证言证明:其是中网互赢公司技术部网页组组长。其于2013年12月到该公司工作,于2014年4月知道公司存在诈骗行为。贺×是技术部经理,负责业技术部的绩效考核,平时在微信组工作。销售部人员根据客户的要求填写项目单交给技术部副经理腾×,腾×再根据具体情况分派给下属的几个组,在做产品的过程中,如果需要图片,各组就填写美工申请单交给美工组,美工组做好之后直接发给各组。其到公司以来一共做了20多个网站。

45、证人赵×的证言证明:其是中网互赢公司行政部人事专员。其公司行政总监是石淑荣,负责行政部总体规划,给员工开会,她的办公地点在商务三区;柏璐是人事经理,负责招聘、面试,以前也参与培训;么×负责人是招聘和销售人员入职培训;杜姗姗负责客服。其知道公司存在诈骗行为,因为有销售人员向客户说其公司是工信部下属单位,但实际并非如此,而且其在互联网上看到过其公司存在诈骗行为,也听同事说过与其公司类似的公司已经被公安机关查封的事实。

46、证人卢×的证言证明:其于2014年4月初到中网互赢公司工作,起初做销售,但发现有诈骗行为后,就决定不再继续做销售,经与公司行政部门沟通后,他们安排其到财务部工作,但财务部经理申岩不接收其,于是就安排其到客服部工作。其主要职责是统计销售人员的业绩情况并在企业QQ群中发布“捷报”,即“商务某区某员工到款多少元,希望大家继续努力”之类。发布“捷报”的主要目的是让销售人员知道客户打款了,由他们认领业绩。

47、证人李×壬的证言证明:其于2013年3月进入中网互赢公司行政部担任行政专员,同年7、8月间其得知公司存在诈骗行为,但因其未直接参与,故继续工作至案发。其主要负责统计考勤、分配企业QQ、统计销售人员拨打电话量。销售人员的电脑里都有统计软件,其就把他们每天打的电话量和时长进行统计,如果完不成每天的任务就要加班完成。有的客户发现产品有问题就到公司找人解决,其见到石淑荣、柏璐和韩美珍接待过客户。

48、证人朱×丙的证言证明:2013年底至2014年初,其前夫刘利国转给其4000余万元,其中1000余万元按照刘利国的要求转给北京的一些账户,剩余3100万余元购买了理财产品。

49、话术单、新员工培训手册证明:中网互赢公司对新入职员工进行话术培训,主要内容包括向客户虚构中网互赢公司是工信部下属单位,通过谎称“抢注”或第三方高价收购的方式诱骗客户购买中网互赢公司的网络服务。

50、中网互赢公司服务合同证明:中网互赢公司在2013年、2014年间,由该公司销售员工作为联系人,代表公司与二百余名被害人签署服务合同,服务项目包括相关网络关键词的TM域名、全网通址、五网合一、APP客户端、微信公众平台、微淘通的注册等内容。

51、收据、汇款凭证、转账记录及部分证人证言等证据证明:被害人按照合同约定,将对应款项支付到中网互赢公司、中企信达公司的对公账户、刘晓强、陈冬丽的个人账户或将现金交至中网互赢公司,上述钱款共计8400余万元,其中部分用于给中网互赢公司员工发放公司,部分被刘晓强及朱×丙用于购买理财产品。

52、业绩单、电子合同统计单、工资表及工资制度证明了各被告人的入职时间、业绩、获取工资和提成的情况。

53、企业法人营业执照等证据证明:中网互赢公司的住所北京市海淀区清河嘉园东区甲1号商业办公楼15层1546室,法定代表人陈冬丽,注册资本100万元,公司类型有限责任公司,经营范围:技术开发、商标代理、版权转让、版权代理、计算机系统服务;成立日期2009年4月27日,营业期限自2009年4月27日至2029年4月26日。公司原注册资本50万元,陈冬丽20万元,牛军梅30万元。后于2013年8月修改为公司注册资本100万元,陈冬丽出资70万元,牛军梅出资30万元。中网互赢公司2013年8月租赁北京市海淀区清河翠微大厦A座1343室作为办公地点,后于2014年,租赁北京市海淀区清河嘉园东区甲1号1546、1420、1516、1517作为办公地点。2014年3月10日,租用北京市昌平区西三旗建材西路87号上奥世纪A座22层作为办公地点。

54、北京市海淀区国税局出具的申报明细报告表证明:自2009年4月中网互赢公司成立以来至2012年9月,该公司向国税部门申报的月营业收入均为0,但根据该公司账户显示,该段时间公司账户上有38笔钱款进账,摘要为“注册费”等,共计51万余元。

55、扣押笔录、司法鉴定意见书及附件:2014年6月17日,公安机关在北京中网互赢公司内将犯罪嫌疑人卢×抓获,当场起获并扣押卢×办公所用台式电脑1套;2014年7月2日,公安机关将犯罪嫌疑人申岩抓获,并对其在中网互赢公司办公所用的台式电脑1套依法扣押。北京信诺司法鉴定所收侦查机关委托对从申岩、卢×处扣押的两部台式电脑进行鉴定,提取电脑内存储的涉案相关数据。内有合同统计表、工资表等电子数据。

56、到案经过、拘留证、逮捕证、取保候审决定书、冻结手续等证据证明了各被告人到案、被采取强制措施以及涉案赃款悉数追回的事实。

57、户籍材料及工作说明证明了各被告人的基本情况以及刘晓强、陈冬丽被上网追逃的事实。

对于被告人张晶、李慧奇、张×乙的辩护人提交的谅解书及据此证明部分被害人对上述被告人表示谅解的事实,本院予以采纳。

对于被告人石淑荣等多名被告人的辩护人提交的献血证、诊断证明、病例、工伤伤残程度鉴定书、表现情况证明等证据,经查:上述证据仅能证明部分被告人曾经献血、其本人或亲属患有疾病、平时表现情况良好等事实,但相关事实与被告人是否参与犯罪无关,上述证据与本案无关联性,故本院不予采纳。

对于被告人王超的辩护人提交的调查笔录,拟证明王超系挂名销售总监,及王超及其辩护人据此提出的王超不应对其未直接参与的犯罪金额承担责任的辩护意见,经查:王超自2014年5月起担任中网互赢公司销售总监,负责北京公司销售部的日常管理,包括召开会议、督促员工完成业绩等工作,并非单纯挂名销售总监,其所任职务对于单位的合同诈骗行为起到了推动作用,应为此承担一定责任,但相关数额应与王超直接参与犯罪的金额予以区分。对于王超及其辩护人所提相关辩解和辩护意见,本院酌予采纳。

对于被告人石淑荣所提其不知中网互赢公司采用“抢注”、“买家高价收购”的方式进行销售的辩解,及石淑荣、申岩、柏璐、贺×、任泽程、何春晓、郅良、蔺时兰等人的辩护人所提被告人不具有犯罪故意,行政部、财务部和技术部与销售无关的辩护意见,经查:首先,石淑荣、柏璐所在的行政部主要负责对公司行政事务进行管理,包括招聘、培训、考勤、考核等,其中石淑荣于2014年4月被任命为全国行政总监,负责全国分公司的行政事务,柏璐为被任命为行政部经理,负责北京行政部的具体工作安排,而对新员工进行虚假话术培训亦是行政部工作之一,能够反映石淑荣和柏璐的主观故意,石淑荣在侦查机关亦明确供称知道公司存在诈骗行为。其次,申岩作为财务部负责人,主要负责统计员工业绩,据其供认,早在2013年,其就发现有员工冒充第三方买家给客户打电话,而且用虚假的营业执照等资料欺骗客户,但其认为该公司给其的工资比其他地方高,且其与公司法定代表人是亲戚,所以没有离开公司。同时,在公司被侦查机关调查后,其逃避侦查,并要求下属员工不要将涉案合同交给侦查机关,足以证实其主观故意。再次,贺×在侦查阶段的供述以及多名技术部员工的证言均能证明,其经常听到销售员工用假声给客户打电话,也听到过通话的内容,且有客户上门闹事说公司存在诈骗行为,故其明知公司存在诈骗行为。最后,任泽程、何春晓、郅良、蔺时兰等人作为犯罪行为的直接参与者,冒充买家、谎称抢注等行为足以反映其主观上的犯罪故意。行政部、财务部和技术部作为单位犯罪中单位的重要组成部门,为单位的正常运行及合同诈骗的实施起到了保障和推动作用,上述人员均应对单位的犯罪行为承担责任。故对于上述被告人及辩护人所提相关辩解和辩护意见,本院均不予采纳。

对于被告人任泽程及其辩护人、被告人张晶及其辩护人以及被告人吴腾及其辩护人等多名被告人和辩护人所提被告人仅负责电话推销、未采用“打配合”的方式进行诈骗、被害人系主动联系被告人购买产品等辩解和辩护意见,经查:各被害人陈×及相关合同、证书、收据等证据能够证明,被害人因中网互赢公司所实施的合同诈骗行为,陷入认识错误,认为完善关键词能够获取巨额利益,中网互赢公司的业绩单及工资表能够证明相关被告人参与其中并获取高额提成,被告人在共同的主观故意的支配下,实施合同诈骗行为。直销部员工通过向被害人谎称中网互赢公司系工信部下属企业,有他人正在抢注或已经抢注了被害人所持关键词的网络资源的方式,在被害人误以为自己遭受财产损失的情况下,以能够为被害人提供关键词临时保护、域名争议索回关键词等方式,诱使被害人在中网互赢公司购买本不需要的网络服务或产品。商务部员工配合直销部员工,在“抢注”方式无法骗取被害人钱款时,通过冒充第三方买家,虚构欲高价收购被害人所持关键词,但须完善相关网络服务的事实等行为,使被害人陷入转让关键词能够即时获取巨额利益的认识错误,支付高额费用进而被骗。至于被告人具体是打电话推销、或谎称有他人抢注、抑或冒充第三方高价收购,仅属于分工不同,不影响犯罪的性质及参与金额的认定。此外,少数被告人的部分业绩系他人将业绩算入自己名下,以便获取当月基本工资或高额提成,对此业绩计算方式,各被告人之间有明确认识,故将他人业绩计入自己名下的行为,客观上亦对诈骗行为起到了帮助作用,应当计入各被告人的参与数额,但相关情节在量刑时可酌予从轻考虑。综上,对于上述辩解和辩护意见,本院不予采纳。

对于被告人王超的辩护人、被告人任泽程、何春晓、张晶等人及其辩护人所提,中网互赢公司按照合同约定提供了对价服务、被害人未陷入认识错误的辩解和辩护意见,经查:各被害人之所以购买网络关键词及相关服务,是因为中网互赢公司通过种种诈骗行为使被害人陷入了能够立即获取巨额利益的认识错误,被害人支付钱款的根本目的是为了高价转让并获利,而非单纯为获得网络产品,中网互赢公司提供的所谓网络服务或产品亦是为了实现其犯罪目的。因此,提供相关产品并不能阻却合同诈骗罪的成立。故对于相关辩解和辩护意见,本院不予采纳。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被告人石淑荣、申岩、王超、任泽程、韩美珍、柏璐、张晶、王金涛、吴腾、宋金飞、李英、郅良、王强、张晓慧、常开心、何春晓、张永北、梁凤明、戚长合、李慧奇、牛步琦、杜姗姗、王丽娜、冯小晖、王文龙、刘鑫、王利霞、贾波琳、宋轶群、牛步华、刘贺、蔺时兰、王×甲、李×甲、王×乙、赵×甲、任×甲、张×甲、任×乙、钱×、韦×、赵×乙、蔡×、张×乙、王×丙、张×丙、王×丁、张×丁、李×乙、张×戊、何×、郅×、杨×甲、刘×甲、李×丙、严×、张×己、朱×甲、郝×甲、刘×乙、么×、贺×身为单位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在签订、履行合同过程中,骗取对方当事人财物,其行为均构成合同诈骗罪。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指控被告人石淑荣等62人犯合同诈骗罪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指控罪名成立,唯指控石淑荣为单位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及认定被告人王超、韩美珍、张晶、郅良、钱×、李慧奇、张×甲、王利霞、任×甲参与犯罪的数额有误,本院予以纠正。石淑荣的辩护人所提石淑荣不属于单位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的辩护意见,本院予以采纳。被告人石淑荣、申岩、王超、任泽程、韩美珍、柏璐、张晶、王金涛、吴腾、宋金飞、李英、郅良、王强、张晓慧、常开心、何春晓、张永北、梁凤明、戚长合、李慧奇、牛步琦、杜姗姗、王丽娜、冯小晖、王文龙、刘鑫、王利霞、贾波琳、宋轶群、牛步华、刘贺、蔺时兰、王×甲、李×甲、王×乙、赵×甲、任×甲、张×甲、任×乙、么×、贺×所犯合同诈骗罪,数额特别巨大;钱×、韦×、赵×乙、蔡×、张×乙、王×丙、张×丙、王×丁、张×丁、李×乙、张×戊、何×、郅×、杨×甲、刘×甲所犯合同诈骗罪,数额巨大;李×丙、严×、张×己、朱×甲、郝×甲、刘×乙所犯合同诈骗罪,数额较大。被告人石淑荣作为全国行政总监、申岩作为财务部经理,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系主犯;其他各被告人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辅助作用,均系从犯。鉴于被告人申岩、王超、任泽程、韩美珍、柏璐、张晶、王金涛、吴腾、宋金飞、李英、郅良、王强、张晓慧、常开心、何春晓、张永北、梁凤明、戚长合、李慧奇、牛步琦、杜姗姗、王丽娜、冯小晖、王文龙、刘鑫、王利霞、贾波琳、宋轶群、牛步华、刘贺、蔺时兰、王×甲、李×甲、王×乙、赵×甲、任×甲、张×甲、任×乙、钱×、韦×、赵×乙、蔡×、张×乙、王×丙、张×丙、王×丁、张×丁、李×乙、张×戊、么×能够如实供述主要犯罪事实,涉案赃款已全部追回,被害人损失能够得到弥补,被告人张晶、李慧奇、张×乙获得部分被害人谅解,故根据各被告人在犯罪中的地位和作用,对被告人石淑荣、申岩、王超、任泽程、韩美珍依法从轻处罚;对被告人柏璐、张晶、王金涛、吴腾、宋金飞、李英、郅良、王强、张晓慧、常开心、何春晓、张永北、梁凤明、戚长合、李慧奇、牛步琦、杜姗姗、王丽娜、冯小晖、王文龙、刘鑫、王利霞、贾波琳、宋轶群、牛步华、刘贺、蔺时兰、王×甲、李×甲、王×乙、赵×甲、任×甲、张×甲、任×乙、钱×、韦×、赵×乙、蔡×、张×乙、王×丙、张×丙、王×丁、张×丁、李×乙、张×戊依法减轻处罚;对被告人么×依法减轻处罚并判处缓刑;鉴于被告人何×、郅×、杨×甲、刘×甲、李×丙、严×、张×己、朱×甲、郝×甲、刘×乙、贺×所犯合同诈骗罪情节轻微,且到案后能够如实供述基本犯罪事实,可依法对其免予刑事处罚。对于各被告人及其辩护人所提对被告人从轻、减轻或免除处罚的辩解和辩护意见,本院酌予采纳。综上,根据被告人石淑荣等62人犯罪的事实,犯罪的性质、情节及对于社会的危害程度,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十二条第一款及1997年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二十四条第(五)项、第二百三十一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一款、第四款、第二十七条、第五十五条第一款、第五十六条第一款、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七十二条第一款、第七十三条、第三十七条、第六十一条、第六十四条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财产刑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五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被告人石淑荣犯合同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剥夺政治权利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十万元。

(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4年6月17日起至2026年6月16日止。罚金限自判决生效之次日起十日内缴纳。)

二、被告人申岩犯合同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剥夺政治权利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五万元。

(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4年7月1日起至2025年6月30日止。罚金限自判决生效之次日起十日内缴纳。)

三、被告人王超犯合同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六个月,剥夺政治权利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二万元。

(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4年6月17日起至2024年12月16日止。罚金限自判决生效之次日起十日内缴纳。)

四、被告人韩美珍犯合同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剥夺政治权利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一万元。

(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4年6月17日起至2024年6月16日止。罚金限自判决生效之次日起十日内缴纳。)

五、被告人任泽程犯合同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剥夺政治权利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一万元。

(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4年6月17日起至2024年6月16日止。罚金限自判决生效之次日起十日内缴纳。)

六、被告人柏璐犯合同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九年,剥夺政治权利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

(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4年6月17日起至2023年6月16日止。罚金限自判决生效之次日起十日内缴纳。)

七、被告人张晶犯合同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剥夺政治权利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九万元。

(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4年6月17日起至2021年6月16日止。罚金限自判决生效之次日起十日内缴纳。)

八、被告人王金涛犯合同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剥夺政治权利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九万元。

(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4年6月17日起至2021年6月16日止。罚金限自判决生效之次日起十日内缴纳。)

九、被告人吴腾犯合同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八万元。

(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4年9月19日起至2020年9月18日止。罚金限自判决生效之次日起十日内缴纳。)

十、被告人宋金飞犯合同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七万元。

(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4年6月17日起至2019年12月16日止。罚金限自判决生效之次日起十日内缴纳。)

十一、被告人李英犯合同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七万元。

(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6年2月16日起至2021年8月10日止。罚金限自判决生效之次日起十日内缴纳。)

十二、被告人郅良犯合同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七万元。

(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4年6月17日起至2019年12月16日止。罚金限自判决生效之次日起十日内缴纳。)

十三、被告人王强犯合同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七万元。

(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4年6月17日起至2019年12月16日止。罚金限自判决生效之次日起十日内缴纳。)

十四、被告人何春晓犯合同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六万元。

(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4年6月17日起至2019年6月16日止。罚金限自判决生效之次日起十日内缴纳。)

十五、被告人张永北犯合同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六万元。

(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4年6月17日起至2019年6月16日止。罚金限自判决生效之次日起十日内缴纳。)

十六、被告人梁凤明犯合同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六万元。

(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4年6月17日起至2019年6月16日止。罚金限自判决生效之次日起十日内缴纳。)

十七、被告人张晓慧犯合同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

(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4年6月17日起至2019年6月16日止。罚金限自判决生效之次日起十日内缴纳。)

十八、被告人常开心犯合同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

(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4年6月17日起至2019年6月16日止。罚金限自判决生效之次日起十日内缴纳。)

十九、被告人戚长合犯合同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

(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4年6月17日起至2018年12月16日止。罚金限自判决生效之次日起十日内缴纳。)

二十、被告人李慧奇犯合同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

(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4年6月17日起至2018年12月16日止。罚金限自判决生效之次日起十日内缴纳。)

二十一、被告人牛步琦犯合同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

(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4年6月17日起至2018年12月16日止。罚金限自判决生效之次日起十日内缴纳。)

二十二、被告人杜姗姗犯合同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

(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4年6月17日起至2018年12月16日止。罚金限自判决生效之次日起十日内缴纳。)

二十三、被告人王丽娜犯合同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四万元。

(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4年6月17日起至2018年6月16日止。罚金限自判决生效之次日起十日内缴纳。)

二十四、被告人冯小晖犯合同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四万元。

(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4年6月17日起至2018年6月16日止。罚金限自判决生效之次日起十日内缴纳。)

二十五、被告人王文龙犯合同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四万元。

(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4年6月17日起至2018年6月16日止。罚金限自判决生效之次日起十日内缴纳。)

二十六、被告人刘鑫犯合同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四万元。

(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4年6月17日起至2018年6月16日止。罚金限自判决生效之次日起十日内缴纳。)

二十七、被告人王利霞犯合同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四万元。

(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4年6月17日起至2018年6月16日止。罚金限自判决生效之次日起十日内缴纳。)

二十八、被告人贾波琳犯合同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三万元。

(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4年6月17日起至2017年12月16日止。罚金限自判决生效之次日起十日内缴纳。)

二十九、被告人宋轶群犯合同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三万元。

(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4年6月17日起至2017年12月16日止。罚金限自判决生效之次日起十日内缴纳。)

三十、被告人牛步华犯合同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三万元。

(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4年6月17日起至2017年12月16日止。罚金限自判决生效之次日起十日内缴纳。)

三十一、被告人刘贺犯合同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三万元。

(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4年6月17日起至2017年12月16日止。罚金限自判决生效之次日起十日内缴纳。)

三十二、被告人蔺时兰犯合同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三万元。

(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4年6月17日起至2017年12月16日止。罚金限自判决生效之次日起十日内缴纳。)

三十三、被告人王×甲犯合同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元。

(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4年6月17日起至2017年6月16日止。罚金限自判决生效之次日起十日内缴纳。)

三十四、被告人李×甲犯合同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元。

(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4年6月17日起至2017年6月16日止。罚金限自判决生效之次日起十日内缴纳。)

三十五、被告人王×乙犯合同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元。

(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4年6月17日起至2017年6月16日止。罚金限自判决生效之次日起十日内缴纳。)

三十六、被告人赵×甲犯合同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元。

(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4年6月17日起至2017年6月16日止。罚金限自判决生效之次日起十日内缴纳。)

三十七、被告人任×甲犯合同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元。

(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4年6月17日起至2017年6月16日止。罚金限自判决生效之次日起十日内缴纳。)

三十八、被告人张×甲犯合同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元。

(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4年6月17日起至2017年6月16日止。罚金限自判决生效之次日起十日内缴纳。)

三十九、被告人任×乙犯合同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元。

(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4年6月17日起至2017年6月16日止。罚金限自判决生效之次日起十日内缴纳。)

四十、被告人么×犯合同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

(缓刑考验期限自本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罚金限自判决生效之次日起十日内缴纳。)

四十一、被告人钱×犯合同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五千元。

(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4年6月17日起至2016年12月16日止。罚金限自判决生效之次日起十日内缴纳。)

四十二、被告人韦×犯合同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五千元。

(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4年6月17日起至2016年12月16日止。罚金限自判决生效之次日起十日内缴纳。)

四十三、被告人赵×乙犯合同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

(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4年6月17日起至2016年12月16日止。罚金限自判决生效之次日起十日内缴纳。)

四十四、被告人蔡×犯合同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

(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4年6月17日起至2016年6月16日止。罚金限自判决生效之次日起十日内缴纳。)

四十五、被告人张×乙犯合同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

(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4年6月17日起至2016年6月16日止。罚金限自判决生效之次日起十日内缴纳。)

四十六、被告人王×丙犯合同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

(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4年6月17日起至2016年6月16日止。罚金限自判决生效之次日起十日内缴纳。)

四十七、被告人张×丙犯合同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

(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4年6月17日起至2016年6月16日止。罚金限自判决生效之次日起十日内缴纳。)

四十八、被告人王×丁犯合同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

(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4年6月17日起至2016年6月16日止。罚金限自判决生效之次日起十日内缴纳。)

四十九、被告人张×丁犯合同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

(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4年6月17日起至2016年6月16日止。罚金限自判决生效之次日起十日内缴纳。)

五十、被告人李×乙犯合同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

(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4年6月17日起至2016年6月16日止。罚金限自判决生效之次日起十日内缴纳。)

五十一、被告人张×戊犯合同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

(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4年6月17日起至2016年6月16日止。罚金限自判决生效之次日起十日内缴纳。)

五十二、被告人贺×犯合同诈骗罪,免予刑事处罚。

五十三、被告人何×犯合同诈骗罪,免予刑事处罚。

五十四、被告人郅×犯合同诈骗罪,免予刑事处罚。

五十五、被告人杨×甲犯合同诈骗罪,免予刑事处罚。

五十六、被告人刘×甲犯合同诈骗罪,免予刑事处罚。

五十七、被告人李×丙犯合同诈骗罪,免予刑事处罚。

五十八、被告人严×犯合同诈骗罪,免予刑事处罚。

五十九、被告人张×己犯合同诈骗罪,免予刑事处罚。

六十、被告人朱×甲犯合同诈骗罪,免予刑事处罚。

六十一、被告人郝×甲犯合同诈骗罪,免予刑事处罚。

六十二、被告人刘×乙犯合同诈骗罪,免予刑事处罚。

六十三、在冻结的账户中的人民币八千四百四十二万九千零五十元,按比例发还各被害人;剩余款项依法处理。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一份。

审判人员

审判长林辛建

代理审判员宋振宇

代理审判员鲍艳

裁判日期

二〇一六年六月十四日

书记员

书记员李蕊

书记员王静

分享到:
上一篇:浙江商业银行诉宁波经济技术开发区(中土畜)广信贸易公司、 下一篇:最后一页

合肥刑事律师网

QQ在线

在线咨询

15855187095

添加微信

扫描添加微信